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夜色妖娆,海边的别墅里,回荡着贝多芬钢琴曲的旋律,是那一首《梦中的婚礼》。

依然是一身粉裙的少女,粉色的公主裙,裙摆上有白色的蕾丝边,栗色的头发烫成大波浪卷,精心打理过了,没有一丝凌乱,美好的侧颜在阴影里若隐若现。

她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跃,流出悠扬的旋律。

男人看着她,有一瞬间的失神。

乐声里还掺杂着金属与大理石地板相摩擦行程的声音,有几分刺耳。

千樱极不悦的停下了演奏,走到那个人面前,似是在生气又像是娇嗔,"我不是说过了嘛,我弹琴的时候要专心听着,我最讨厌弹琴的时候被打扰了,你干嘛要动嘛。"

墙角,那个半跪在地上的男子,双手双脚都被铐上了细细的金链,金属在黑暗里闪着冰冷的光。

明明应该是一片狼狈的样子,可他浑身上下却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穿得是考究的黑色西装和皮鞋,连头发都理的极好。

靠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可以看出,这是个极其俊美的男子,甚至带了一丝妖娆,极具阴柔美。

可他的眼睛里,是与外表不符的,一片坚毅!

男子没有回答千樱的话,千樱也不恼,笑嘻嘻的自顾自说下去,"嘻嘻,你看,这身衣服是不是很漂亮,我最近在学服装设计,特意为你做的,这可是我第一件作品哦。"

"别看它和平常西装没什么差别,很多细节处很不一样哦。"

"还不是为了迎合你的恶趣味。"男子冷哼。语气却没有那么生硬。却是自嘲,"反正我都被你囚禁了,穿什么无所谓。"

"怎么能无所谓嘛!"千樱忽然生气起来,语调也陡然提高,"我的恒希哥哥,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是最英俊的!"

"你..."

"恒希哥哥任何时候的状态都要好。"她一副坚决的样子,忽而又蹲下身,像个献宝的孩子一样,翻出他的领口,兴奋的和他说,"恒希哥哥你看,这个是我特意绣上去的呢。喜不喜欢?"

他低头,领口那里静静躺着一朵紫色的小花,是他最喜欢的薰衣草。

"看,这是你最喜欢的薰衣草,好看吗?我绣了好久,不许说不好看!"

"小樱,你怎么..."还是这么孩子气。

"恒希哥哥..."她忽然可怜巴巴的扁着嘴,把食指伸到他面前,"你看,为了绣这个,我的手都扎到好几次,很疼的...恒希哥哥都不说喜欢..."

乔恒希尽力克制着心头汹涌翻滚的情绪,忽的低下头,将她的手指含在嘴里,缓慢的吮吸着。

太暗了,他看不清伤口,但还是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儿,看来扎的还挺深的。

千樱看着他的动作,脸上一片满足,就像得到糖果的小孩。

这个白天阴郁沉静的女孩,到了夜晚就变成了一个邪恶的小妖精。不过,也是一个漂亮的小妖精。乔恒希想。

良久,乔恒希松开她的手指,千樱却是一头扎进了他怀里,双手揽住他劲瘦的腰,乔恒希的身子一震。

千樱贪婪的呼吸他身上的味道,好香哦。

她软软的出声,"恒希哥哥不要不理我,我会很伤心的。"

乔恒希不语。

"你明明知道我很喜欢你的,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一点点呢?"她的脸上一片难过。

"都四年了啊...恒希哥哥。"她的话语似乎带了些哭腔。"这样一直关着你,我也好难受的..."

"再接下去,我都不知道还能关你多久..."

"你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其实你只要说喜欢我就好了啊,你就是不愿意说..."

"恒希哥哥......"

乔恒希没有抱她,千樱不知道是因为链子锁着他不能抱,还是他根本就不愿意抱。

所以,她不敢解开链子...

小樱啊...

乔恒希望着窗外,眼里一片深沉。

第二天,朝阳升起的时候,乔恒希睁开眼睛,千樱仍旧在他身边酣睡。

小脸蛋红扑扑的,樱红的嘴唇,长长的睫毛在脸色投下一片阴影。她就像洋娃娃一样精致。

乔恒希不敢动,一动链子就会发出声响,千樱向来浅眠,一定会被吵醒。

可就这么僵着身体,也很难受啊,而且,似乎能...闻到...千樱身上的香味啊...

她身上有天然的体香...

他和千樱之间的关系很难说,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是个正常的男人...

好在,这种折磨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就结束了,千樱醒了。

刚醒来,千樱就把嘴唇凑过去,就在乔恒希脸颊上印下一个早安吻。

"恒希哥哥,早安。"

千樱很快的起身,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以及梳洗。

"恒希哥哥,你早上想吃什么我让用人做。"

"随你吧。"

"我想吃沙拉~好不好?"

"你喜欢就好。"

"那我让人去做!"

乔千笙的别墅。7:45

"乔小姐,起来了吗?"云湛在外敲门。

"进来吧。"

"是。"

乔千笙很早就起来了,正在画设计图。

"这么早就开始画吗?不用这么勤奋的。"

"不能浪费时间啦,再说,今天还有事要做。"

"什么?"

"我让你查陈莹莹,查到了吗?"叶殊那小子是不靠谱了,这个陈莹莹的背景不简单,他说查不到。还是要让云湛动手。

"查到了。"

"好。等下吃早饭的时候,你念给我听。"

"是。"

"云湛。"她停笔。

"嗯。"

"我们可以做朋友,你不用这么恭敬。"总是一副是她属下的样子,很不舒服。她总觉得,这个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姿态。

乔千笙一直觉得,云湛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以说是很矜贵的。不仅仅是出身世家的公子会有的感觉,像是从小就得到很好的教养,特意训练出来的,另一种感觉。很多细节都做得无比完美。

明明只是个秘书,有时,却会让她产生,可以说是尊敬的感觉。

"我现在可以是小姐的秘书。"那已是少爷最大的限度。

乔千笙看了他好一会儿,无奈了,"好吧。"

总觉得云湛心里,有什么秘密呢。应该是,很大的秘密吧。

"今天的早餐是我做的,意式玫瑰马卡龙,土豆泥还有燕麦板栗豆浆。都是选用最新鲜最优良的食材。只是购进的食材不多,早上也来不及去再买,只好先做这几样。"

乔千笙在餐桌前坐下,云湛站在旁边。

"嗯,不错。云湛,你这厨艺很专业啊。"做得很好吃,这样的水平,都和她差不多了啊。

云湛只是微笑,不作答。

"把查到的资料念给我听吧。"

"是。"

"陈莹莹,23岁。独生女。父亲经营一所娱乐公司,简称是S.J。这家公司称不上是顶尖,但在意大利很有影响力。"

"要是只是个娱乐公司也就罢了。可是叶殊都查不到底细。"叶氏的董事长虽是中国人,但其公司的本部却是在意大利,在亚洲它的势力和经营范围并没有多广泛,可在意大利却是树大根深,无法轻易撼动。在商业界里的名声也是响当当的。一个娱乐公司,叶殊居然会查不到?那就不简单了。

听她提到叶殊这个名字,云湛脸上的神色变了变,又接着说下去,"是,小姐说得没错。我查到S.J的背后应该有个更大的集团在操纵着,而且,S.J背地里经营着多家酒吧,而这些酒吧都是分布在意大利比较繁荣的城市,而且,生意极好。所有的酒吧中,属罗马的PRESENT最为兴盛。而PRESENT经营者,是陈莹莹。"

"present,礼物?倒是个挺合适的名字,这陈莹莹定不简单。"想想她平日里在学校装的一副单纯学生的样子,呵。

"是。还查到,PRESENT经营的最好并不是因为它处于罗马,而是因为,它和其它酒吧相比,多了一些花样。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夜之盛宴拍卖会"。"

"什么意思?"

"这个拍卖会是PRESENT大部分盈利的来源。罗马的社会知名人士或者高阶层人员,还有富豪等都会光临这个拍卖会。甚至是有些千金小姐。"

"哦?这么厉害。酒吧的拍卖会能做到这个地步也是不易,等等,莫非,它拍卖的不是物,是人?!"乔千笙忽然想到这点。

酒吧这种地方的拍卖会,不可能拿出什么文物古玩,又能吸引那么多人,连千金小姐都会去,那能卖的,也只有人了。这个陈莹莹,胆子还挺大的么?

"小姐聪明。拍卖一些少女或少年,据说容貌和身姿都是极好的。一个人通常可以卖到几百万甚至是几千万。若能卖到上亿,那就是极品了。去的都是些钱多的没处花的人,买回去当个宠物玩罢了。"他似有些叹息。

"真是践踏尊严又道德沦丧的拍卖会。还真是不简单。那它背后的公司,能查到吗?"

"还需要一些时间。"

"好,尽量快。"

"对了,云湛,这所谓的夜之盛宴多久举行一次?"

"每个月月底都有一次。小姐想要?"

"这个月月底不是快到了吗?我对这个拍卖会挺感兴趣的,我们去看看吧。"

"是。"

陈莹莹这样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近她,绝不可能是为了交朋友。不过,她感兴趣的,可不止这个拍卖会,还有这家酒吧...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收购这家酒吧,毕竟那盈利的数目,不是一般的大呀。

她总不能一直花钱出去却赚不进来吧...

"对了,小姐,还有一事。"

"什么?"

"酒吧拍卖的少年都是从世界各地买过来的,或者由合作的公司送过来,而亚洲那边提供这写人的,是乔氏。也就是,小姐的父亲乔匀成,一手包办的..."

父亲,如果那个人也算父亲的话...乔千笙只是冷笑。从小就被他培养成继承人,可如果没用了,早不知道把她丢哪去了。

不过现在看来是这父亲瞒着她的事,不少啊。乔匀成手下一定还有更多生意和势力是她不知道的。

"你记住,我不会再叫他父亲。"没有了她的乔氏,经营状况绝不会更好!

"是。"

"这事跟S.J背后的公司有关吗?"

"没有。这件事应该是陈莹莹的父亲陈正弘自己决定的。似乎,他背后的势力是不同意这件事的,所以陈正弘一直是私底下运作。而这比生意,对乔匀成来说利益极大。我查到,乔匀成似乎打算在内地也创建这样的酒吧"

"是吗..."乔千笙陷入了沉思。

乔匀成很看中这个拍卖会呀。如果将PRESENT收购的话,再自己操纵亚洲的进货渠道,就可以断了乔匀成这条财路。而且,他不是打算在内地也做这样的生意吗?可以在他的生意里,插上一手...

原本,S.J她还不一定要插手,但现在看,必须扳倒了!

Present,呵,乔匀成,让我替你备一份大礼!

第二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