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登机

  "沈长璟,我要去学校!"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乔千笙提出这个请求。

沈长璟不明所以,"你不是早就毕业了吗?"

像他们这样的继承者,一早就是为了成为公司的继承人而受训练,因而也早早的毕业。乔千笙在学业上一直天赋异禀,从小就有"神童"之称的她十七岁就进修完回国了。

"我想进入时装设计这一行,所以还是要先进学校。毕竟现在我也不是很专业,光有天分和绘画技术是不够的,我想你可以帮我找到最好的学院吧。"

"可以。不过,会很辛苦的。其实有我在,你完全不必要去做。"

"这是我喜欢的事,而且,我才不要一事无成呢。"

"你哪里一事无成了,明明已经很好了。"她从来都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他一直都知道。记得那一次为了在最短的时间拿到最好的成绩,她透支体力和精神,整整一个月都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睡眠只有短短三四个小时。

所有人都只看到了她的成就,却没想过所有的成功背后都是无尽的辛酸。

"总之就是要学啦。这可是我从小就想做的事。然后,我想去意大利的学校。"

"嗯?"沈长璟放下刀叉,询问的目光射向她。

"我之前去过意大利,在那里学过一段时间,觉得不错。而且,那里的风土人情很好,风景也特别漂亮,意大利也出国很多著名的艺术家,所以,我想去那里。可以吧?"这次,她征求沈长璟的决定,毕竟她现在整个生活都依附于沈长璟。

这个事实她很不愿意接受,毕竟她乔千笙长这么大哪有这样的时候?

"法国不好吗?"相比于意大利,法国的浪漫和艺术也是分毫不差吧。

"嗯,好是好。但是——"

她为难的样子成功的吸引了沈长璟的注意力,"但是什么?"

"意大利有个名为Prada的企业,Prada是全球时尚前锋,其影响力和权威绝不一般,这个企业,才是我的目标。"

"你想进去?"

"不仅如此,我还要收购她们的分公司,并从中建立自己的公司。"

"野心还挺大的么?"

不过,这才是他所熟悉的乔千笙啊。"需要我的帮忙吗?"

"暂时不用,不过,需要的时候一定回来找你的,只怕你到时候拒绝了。"沈长璟也算是她的底牌吧?哪能那么轻易亮出来啊?而且,她乔千笙,不会连这个本事都没有的。好歹也在业界叱咤风云三年啊。

"怎么会呢?"他很愿意帮她,因为那样的话,才会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如果她什么都会做,那他就不被需要了。

"不过在那边的生活,还是要靠你啦。"她难得带了点笑意与他说话。

"我会安排好的。准备什么时候动身?"既然决定了,应该很快就会走吧。

"越快越好。什么时候可以了就什么时候去。"

"这么急?就没有舍不得我吗?"这女人...

"嗯?沈少日理万机的,还有空管我舍不舍得?"

"那究竟有没有不舍呢?"

乔千笙斩钉截铁:"没有。"

"那我真是一点儿成就感也没有啊。"他没有表情,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乔千笙起身,离开餐厅。眼前的气氛让她莫名的抵触。

沈长璟就像是在花言巧语对待女孩子一般,怎么,想要将她收入囊中么?

哪有那么容易呢?

沈长璟的办事效率确实很高,五天的时间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入学手续,房子什么的,都办好了。

所以,乔千笙已经坐在房间里收拾行李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带的,都是一些随身物件,还有一些衣服和零碎的东西。

收着收着,忽然就停了下来。兀自沉思着。

其实,她还是没有告诉沈长璟,她非要意大利,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因为她的哥哥,乔恒希!

机场。

乔千笙登机的前十分钟,而沈长璟还没来。

他今天有一个合同要签,但是,说好了要来送她的。

答应的事不能反悔。

所以乔千笙执意等着,她一定要等到沈长璟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并不着急,只是不高兴。

终于,在倒数三分钟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笙。"沈长璟向她快步走来,看他的发型有些凌乱,还气喘吁吁的,倒像是长途奔跑过来的。

"来晚了。"她很不高兴的撇过头。

"车子在半路上坏了,我只能跑过来了。抱歉,来晚了。"天知道他有多着急,还好赶上了。

乔千笙责问的话语就这么停在了嘴边。

原来,是跑过来的。这家伙...

"这样的话,怎么不打电话说一声。我就不等了。"

"不行啊,答应了你要过来的。"他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刚刚你都那么不开心了,我不来的话,你一定会更不开心的吧。"

"哼,说得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我当然了解你了。你二十年的人生我可是从头到尾查了一遍啊。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意大利那边都准备好了,房子和学校的地址发给你了,卡和现金带了吧?"

"带了。"

"嗯。在那边的话,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嗯。知道。"

"还有,有什么人欺负你就狠狠的欺负回去,想做什么就做,我给你撑腰。"

"好啊。到时候我闯了什么祸,你可得帮我收尾啊。"

"好。尽管闯吧。"天大的事情都有他担着呢。

"我要登机了。"

"嗯,去吧。"

"沈长璟。"她没有动,只是看着他,忽然很孩子气的说了一句,"抱抱。"

"嗯?"他沈长璟先是错愕,随即弯了嘴角,"好啊,抱抱。"难得她这么乖这么可爱。

沈长璟将人揽到怀里,下巴抵着她的脑袋,伸手抚过她柔顺的发丝。乔千笙趴在他怀里,有一瞬间的不舍和眷恋。

从来没人会这么抱她,还是在机场的时候。

去意大利的话,大概也要两年左右吧。

两年都不能见他了呢。虽然之前那么果断的说不会不舍得,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呢。

乔千笙也回抱他,放在沈长璟腰际的手圈的极紧,勒的他生疼。不过沈长璟并没有因此说什么,只是柔声问,"是在担心吗?还是在害怕?"

到底只是二十岁的女孩子,刚刚经历了那么大的变故,又要在这个时候,独自一人去异国求学,当然会不安的啊。

想让她留在法国,但那不是她想要的。

真想,陪她去呢...

"没有..."这么说着,却是抱的更紧了。

"别怕。"他满心的怜爱,"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就打电话,我会立刻过去。"

"说话算话哦。"

"当然,阿笙,乖。想回来的话,随时都可以。"

"嗯。"

"阿笙。抬头。"他忽然道。

乔千笙不解,但仍是照做,沈长璟极块的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

"..."乔千笙离开他的怀抱,呼吸也变的不稳,"那我走了。"

该死,有点紧张。她暗暗想。

"去吧。"

"好。"

沈长璟一直在原地看着她,直到登机,再没回头。

另一边,郑紫琴和郑子韬也登上了去韩国的飞机。

"终于可以和姐一起去旅行了耶!"郑子韬十分雀跃的样子。

"怎么?很高兴吗?"

"当然啦。长这么大,我们可是第一次一起去旅行啊。"

郑紫琴仰头,靠在座椅上。没有接话,一上飞机,郑子韬就止不住的兴奋,倒是她,兴致不高。

去韩国的话,一定会见到那个人吧。

金铭宇...

郑紫琴摩挲着手上的戒指。那是五年前在韩国留学的时候,金铭宇送的。到底还是舍不得丢掉。

那个霸道又专制的人,一向是那么冷漠傲气。偏偏自己就碰上了这样的人。

两年前起就没再见他。金铭宇,那个骄傲的家伙,一定很生气吧。呵。

"姐,你之前不是就在韩国读书吗?这次可要带我好好玩一玩啊。"

"好。"

郑子韬偏过头去看窗外,玩?一定会好玩的。他也迫不及待要见到那个人了!

一路上,两人各怀心思,竟是无言。

韩国,首尔,郊外的一处别墅。

金铭宇在书房办公,就听外面传来了喧闹之声。

"让开,让我进去找铭宇!"

"贝拉小姐,你不能进去,少爷正在办公。"

"我不管,我都一个月没见到铭宇了。我要见他。"

"贝拉小姐......"

接着,便是门被打开的声音,韩贝拉踩着十五厘米的镶钻细高跟"蹬蹬蹬"走了进来,走到金铭宇旁边,想坐在他腿上。

金铭宇先一步起开了。冷冷的开口,"你来干什么?"

"哎呀铭宇,不要这么冷漠嘛,人家都来找你了。"她似水蛇一般锁住他的身子,将胸部紧贴着他的后背,语气嗲嗲的,"爸爸说,月底要举行舞会,我想请你来,而且,顺便说一下我们的事..."

"我们,什么事?"

"当然是我们在一起的事啦。我想让大家都知道嘛。"她志在必得的笑,这个男人,她一定要抓住。

金铭宇眼中闪过厌恶,这些女人,都一个样,冲着他有貌有钱,想尽办法把他绑在身边。那点儿心思,他怎么不清楚。

"我会去的,你回去吧。"大力挣脱她的束缚,不再看韩贝拉一眼。

"人家好不容易见到你,铭宇,别这么快赶我走嘛。"眼见着便又要缠上来。

"我不想说第二次。你自己走,还是让保安送客。"

"我..."还想说什么的韩贝拉,却在触及到那冷酷的眼神之后把话都咽了回去。

"好吧,那我下次再来找你。"

韩贝拉离开了房间后,他不屑的冷哼。

低头注视着手上的戒指。即使安儿离开两年了,他还是没有脱下来。他明明应该狠狠的教训那女人的。可是,他没有。

大概是,舍不得吧。

这次,安儿要来韩国了吧。

安儿,我很想你呢。

第二十三章 登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