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答案

  怎么会...这是她早上还调侃过乔千娇的那条项链。

原本以为,会是郑紫琴做的。现下想想,郑紫琴也不会傻到在自家宴会上闹事,只是没想到,会是自己妹妹的。

难道,是为了晚上她和郑子韬跳舞的事?

她那时也是清楚的感受到乔千娇投过来的眼神是多么生气,可是情况如此,本想着事后再解释一番,却没料到,对方这么快就下手了?

这,就是自己的好妹妹?为了一件小事,就做出这番举动,害她今日这样丢脸!

不就是一个郑子韬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乔千媚是越想越火大,而林娜早已悄悄退了出去。乔千媚没有留意到,她嘴角因计划成功的那丝微笑。

这下,可以升职加薪了!

好好好,我的好妹妹,这比账,我记住了!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乔千媚本以为,今天的事就这么过去了,等到明天一切都会好的,没想到,第二天的报纸头条便是她被采访的那一幕。

【乔氏,姐姐失踪,妹妹为婚事庆祝】

报纸上大大的标题刺目的不得了,乔千媚看到后气愤的把报纸撕碎了。

封杀!本想通通都封杀,可是数量实在太多,各家都在竞相报导,根本没办法阻止!

郑宅。

郑紫琴盘腿坐在床上,对着笔记本电脑一顿猛敲。

"姐,你在干什么?"郑子韬实在看不下去她这几乎要入魔的状态了。

"在评论啊!乔千媚的报导都被顶上热搜榜第一名了耶。我正在煽动群众了啦~"说着,又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行字,点击【发送】,搞定!

"老天真是开眼啊,嘻嘻,这次乔千媚可是要火了啊。子韬呀,姐好开心呐。"

"开心就好。"郑子韬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眼中划过一道光芒。

"不过,好奇怪啊,媒体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全部都报导这件事啊,好像——"故意针对乔千媚的样子啊,有点奇怪呢。

"媒体嘛,他们不就专会捕风捉影这种事,又一向好的不报专报坏的,这次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八卦,怎么会轻易放过。"

"嗯..."但是,沈长璟那边,应该是封锁了全部的消息吧,怎么还有人敢不听他的话呢?这次的事也太不正常了吧。

"好啦,别纠结这个了,还没吃饭呢,我去替你端早饭上来。"

巴黎。下午。2:00沈长璟的办公室。

乔千笙抬手敲门,"沈长璟,在吗?"

"进来吧。"

乔千笙推门走进去,沈长璟正在看一个合同,也没有理她,乔千笙也只能站在一旁,不明他叫自己来究竟所谓何事。

"沈长璟?"见他把合同放在一旁,乔千笙这才开口。"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过来。"

走过去,在他身边停下,沈长璟把笔记本电脑推到她面前,示意她看屏幕。乔千笙有些不明所以,却在视线转移到屏幕的那一刻瞪大了眼睛。

页面上的内容居然是【乔郑欲联姻,举行庆祝宴会】

乔千笙迫不及待的将页面下滑,直到浏览完全部的内容,心情仍是不平静。

愤怒,不甘,悲伤...种种情绪交织。

乔郑联姻在意料之中,不是自己就是乔千媚,如今的结果倒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

但真的是,很生气啊。

一看到这个,就想起乔千媚是怎么害她的!妈妈和哥哥死的那么惨!

乔千媚怎么还可以逍遥快活!

"其实,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上次跟你说的交易,怎么样,答应吗?"

交易,吗?乔千笙咬紧了下唇。这几天的安然,她几乎就要忘记这件事了。或者说根本就不想去记住。

"很划算的哦!你看,答应我了呢,不仅可以帮你报仇,我还可以养你一辈子呢,什么事都不用担心。怎么样?"

"其实,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是吧。"她转头,冷然道,"没有你的力量,我根本无法达成目的,或者说,没有你,我现在根本不会站在这里,不知道在哪里的黄土里待着。其实,你完全没有给我选择的必要。"

"我觉得那样听上去也会比较好。而且,对你来说,不会那么刺耳,对吧?"

"呵,考虑的倒是周到。"乔千笙嗤笑。

"那么,你答不答应呢?"

"答案的话——我们去花园里走走吧。"她忽然道。

"嗯?"

"这个,可是关乎"终身大事"啊,既然不希望我觉得刺耳,那干脆换一个浪漫一点的地方,让我也不觉得现实。怎么样?"

"走吧。这个时节,花开得不错。"

玫瑰盛开,白色与红色交错,一半是鲜艳至极,另一半,则是极致的纯白。

以前,她最喜欢的是白色玫瑰,它是那般纯洁无暇,像是天真烂漫的少女,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而最近,越发喜欢红色玫瑰了,妖艳,耀眼,危险,如此鲜红,灿烂夺目。散发着芬芳馥郁的香气,何其诱人。

这里的红玫瑰,可都是顶好的良种吧。乔千笙伸手抚过那些花瓣。

沈长璟状似不经意的摘下一朵红玫瑰,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剔去尖利的短刺,将它递给乔千笙。

乔千笙只是看着他手上的花,并未接过。

"大家都知道,乔家长女乔千笙爱玫瑰成痴,并且只喜白色,不喜红色。从小到大种过无数白玫瑰。他人知其喜好,因而总是送白玫瑰。但是——"乔千笙凝视着他,"你是第一个,送我红色玫瑰花的人。"

沈长璟只是微笑,不语,保持着将玫瑰花递出的姿势。

"不怕我不喜欢然后丢掉吗?"

"我想,你现在应该开始喜欢了。至少,这几天你待在花园是时候,只看着红色的玫瑰。"

"人嘛,总是会变的。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尤其是女人,总是善变的。不过,你是暗地里偷看我呢还是派人监视了。"她接过花朵。发现上面的刺都被剔除了,哟,还挺细心的么?

"城堡里也有监控器的。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调出来。再说,关心一下这里的情况,也是应该的。"沈长璟不由自主的分辨了一句。

"那不还是背着我偷看。切。"

沈长璟不再开口,乔千笙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在前面。沈长璟就在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跟着。

那是一段很长的路,直到走到了花园尽头,乔千笙在那片湖前停下。胡湖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绚烂的光芒。

花开到这里就没有再往前,只有零星几朵散落在草地里。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

"沈长璟,我很难伺候。"

"嗯。我脾气很好。"

"我很喜欢花钱。"

"你知道我的财产数目吧。我一向很慷慨。"

"我要求很多。"

"嗯,我知道。"

"我可不会去照料别人。任何人都不会。"

"当然。"

"我也许什么也给不了你,除了时间。"

"没关系。"

"我很重视承诺,如果说好了又抛弃,那我一定会和那个人,同归于尽的。不管两个人是什么样的关系。我讨厌不守诺言。"

"好。"

"我没有在开玩笑,这句话一定说到做到。如果你哪天会把我放弃,最好不要应。"

"不会。"

"我也讨厌背叛。"

"这种事,我沈长璟从来都不屑做。"

"好,那么,我答应你的交易。你帮助达成我想要的,我给你我全部的时间。"

她清冷的声音传入沈长璟耳中,他忍不抿紧了唇。

"我绝不会有过多的要求,只要你不弃,我必不离。随便以什么身份,待在你身边都没关系。"

"好,我必不弃,你当不离。"他的眼中一片坚定,"那么,过来吧,阿笙。"

在和煦的日光下,漫天飞舞的花瓣,他微笑着向她伸手,没有任何虚情,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那就像,神明在召唤自己的信徒。

这一次,乔千笙豪不迟疑的向他走去,走向这个今后自己会一直与自己一起的人。

对,只是一起,而非在一起。

"阿笙。"沈长璟轻轻拥她入怀,他的身上有花的香气,让埋头在他怀中的乔千笙一阵心颤。

"嗯。"

"今天,真是不错的一天。"

"嗯。"也许,吧。

房间里,灯火已熄。

沈长璟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确定人已睡着,便走了出去。

合上房门,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那边传来一个男声。

"是我。"

"沈长璟?"对方似乎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时候会接到他的电话。"我们都多久没联系了。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我来了。"

"我下令封锁了乔千笙的消息,可今天国内的媒体却都在报导这件事。想来想去,能控制媒体的又有理由做这件事的,也就只有你了。"

"还是那么聪明。"

"那么,公然违抗我的意图,你倒是胆大。"

"嗯哼放心,乔千笙的事你不都处理的很好,我也特地去清除了痕迹,就算媒体再怎么报导,也没人查的到蛛丝马迹。"

"那最好。"

"在那边怎么样?"

"自然很好。那国内那边,还需要你注意一下。"

"好。可以。"

"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也不等对方回答,沈长璟就挂断了电话。

而另一边,男子看着听着手机"嘟嘟"的声音,脸上不禁泛起笑意。

这家伙,脾气还是没变。

第二十二章 答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