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要去法国吗

  乔千笙的心漏跳一拍。抬眼,想从他的脸上寻到一些开玩笑的意味。却是徒劳。

他的表情十分郑重,眼里写满认真。

看来,不是开玩笑的了。真的想要她一生的时间。

"我能问,为什么吗?"她对他来说有什么价值吗?

不过那一瞬间,心里有小小的希冀,也许,他真的是个好人呢?

"为什么——因为,心情好。我想这么做。"

乔千笙咬紧了下唇,低下头去。

也对。她想。他们这样的人,身边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有权有势,做事全凭心情,高兴了就把你捧上天,不高兴了就将你弃之如履。

她怎么还能抱有期望呢?期待着也许他会不一样。会是好人,可笑,真可笑。

"你不用马上答应,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

乔千笙想了一会儿,答到,"好,我考虑一段时间。嗯——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我只是顺便,心情好罢了。"

"还是要谢,因为你的确救了我的命。"他现在,是她唯一能相信的。眼前这个人,至少不会害她性命。

可把你逼到这一步的,也是我啊。沈长璟想。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再待下去,自己可能会忍不住情绪爆发。

"对了,我已经让人封锁了你的消息,你没死的事,不会有人知道。"

说完,沈长璟大步离开了房间。

乔千笙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午后。

乔千笙在阳台上,看花园里的景色,风送花香,让人心驰神往。原本抑郁的心情也有些好转。

要是能到花园里去看看就好了...

不过...

看那紧锁着的房门,就怕沈长璟不让她出去啊...而且,也不知道沈长璟现在在哪里,怎么跟他说呢?

抑制不住想去花园的心情,她过去打开门,伸出脑袋探了探,惊讶的发现,门外竟然没有一个人!

还以为,他会派人看着她呢。那个叫云湛的家伙呢?早上不是还在这里...

算了,不管了,不在正好。

乔千笙迈着轻快的步伐,朝花园走去。

而原本听到了屋内的脚步声躲起来的云湛,此时也走了出来。

这是少爷的命令,不要让乔小姐觉得是在监视她,况且,他们两人,也不合适见面。

拿出手机给少爷发了条信息。

乔小姐有任何动向都要禀告,这也是少爷吩咐的。

花园里种满了各色玫瑰花,散发着芬芳的馨香。

沈长璟一定是个很喜欢花的人吧?不然,这宅邸二分之一的面积,怎么会都拿去种花了呢?爱花的人,心性应该都是不错的啊...

乔千笙呆立许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别墅二楼的书房里,沈长璟倚在阳台上,视线一直停留在花园里的女孩身上。

伤还没好也不知道乖乖待着,站了这么久,伤口该疼了吧?

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云湛,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少爷。"刘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吧。"

刘管家推开门,进屋之后恭敬的弯腰,直立。

"什么事?"

"少爷,你吩咐的事已经办好了,法国那边都准备完了,随时可以过去。"

"好。你先下去吧。"

"是。"

刘管家再次鞠躬之后便走了出去。沈长璟想了想,把手机放回口袋。本想叫云湛让乔千笙回去,现在觉得还是自己去好,顺便可以问问她要不要去法国。

"嘶——"

乔千笙刚想摘一朵花,却忘了玫瑰有刺,不留神被刺到了。

"好好养伤才是病人的本分。你这是在做什么?"沈长璟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嗯?"乔千笙本能的回头,"沈长璟。"

沈长璟走近,这才发现她手指的异样。很自然的拿过她的手,细细查看。

"嗯,被扎到了,还好,刺没有留在手指上。"

乔千笙下意识的把手抽回来,对于这样的举动沈长璟只是皱眉,并未说什么。

"没事,只是不小心给刺到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不待在屋里休息,跑出来干什么?"

"呃,散散步,我都躺了四天了,在房间里也无聊。"她解释到,又问,"你有什么事吗?"

"嗯,是有件事。"

"什么?"

"我在法国普罗旺斯有一处庄园,那里风景不错,装修的也挺好,很适合你静养,来问问你想去吗?"他语气平常,无视乔千笙惊异的表情。

这么好的事?"我一个人过去吗?"

"我陪你去。"

他陪着啊...

停了一会儿,才说到,"我有选择权吗?"

以她现在的境地,应该是他说什么都得听吧?

"当然。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可以不去。只不过,你不是一直都想去法国吗?"

"你怎么..."会知道...

"你说过的,忘了吗?"他看着她,眼神一变,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乔千笙没注意到那么多,专注于想他刚才的话。自己说过吗?印象中,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那一次是和沈氏谈一笔生意,那时她还是乔氏的总经理,沈氏派出的代表是沈长璟,谈的刚好是法国那边的一笔生意,她记得自己不过顺便提了一句罢了,没想到沈长璟竟还记得。

那他对她这个落难的乔家长女也太好了点吧?

算了,反正不会对她不利就好了。自己都这种境地了,有人这么好心难道还不乐意了?那岂不是太矫情了?

"嗯。什么时候去?"

"明天下午。"

"好。"

乔千笙有些疑惑,为什么沈长璟刚刚看上去,好像有些失望的样子?难道他并不喜欢法国?那为什么还要陪着自己去?

心里觉得奇怪,但还是懒得深究。也不关她的事,这主意又不是她提出来的。

"呃,我有点累了,先进去休息了。"站了这么久,确实挺累的。

"嗯。"沈长璟也没有多说,侧身替她让开一条路。乔千笙掠过他,很快走了过去。

只是进屋时下意识的回头,意外的见他还站在原地,盯着自己这个方向看。视线不防与他对上,一愣,随即匆匆离去。

第六章 要去法国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