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带回

  沈长璟见她晕倒,便再也维持不住淡然的模样,慌忙的朝她走去。

"叮呤"一声,金属落地的声响,只是极其细微,因而没人去注意。

走到她身旁,这才发现,她竟受了这么重的伤。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处好的地方。怒意涌上心头。乔千媚,乔千媚...你,找死!

视线上移,便看到了那柄弯刀。即使昏迷不醒,仍旧死死的握住,不肯松手。

沈长璟先是惊诧,而后,眼中闪过一抹动容。

他毫不顾忌的将满身血污的乔千笙抱起来,动作轻柔的像是在呵护一件易碎的珍宝。随后冷声吩咐手下,"立刻把易完经叫过来。还有,今天参与这件事的人,一个也不能放过,全部,以氏族里对待敌人的最残酷的刑罚来处置。"

"是,少爷。"黑色制服的手下齐声回答,声音洪亮如钟。

沈长璟抱着她进车,打开车门的时候回来丢下一句,"另外,封锁乔千笙的全部消息。"

"是。"

"快开车!"把乔千笙安置好后,他厉声吩咐到。

"是,少爷。"

司机丝毫不敢怠慢,马上发动了车子,离去前,他的视线有意看了看车外沈长璟站过的地方,那里,金色的怀表已碎成几片,零落在雨里。

司机更是震惊,那怀表,居然,被少爷生生捏碎了!那,那可是夫人的遗物啊。看来这位乔小姐,对少爷来说是真的很重要。

车子很快离开了这里,而金色的怀表碎片,被丢弃在那里,车子将其碾压进土里,无处可寻。

一路上,车内的低气压突破了零点,司机的头上不断有冷汗冒出,从后视镜中看少爷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自己也是愈加害怕起来。

沈长璟看着怀中的人,他感受到她的呼吸是那么微弱,嘴唇没有丝毫血色,脸更是苍白的不像话,可恶!

他不自觉抱紧了她。阿笙,你绝对不可以有事,我好不容易,才让你做出选择,你绝对不能有事啊。

一路超速飞驶,终于回了别墅,沈长璟一刻也不停的把人带回了自己的卧室,先是替她清洗了身子,给伤口上了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在看到她身上那些伤口的时候,他把浴室的镜子砸得粉碎依然不能缓解怒火。乔千媚那个女人!他想杀了她!

没多久,易完经也赶到了别墅,他是沈氏家族中最好的私人医生,这次被沈长璟急召过来,他十分意外。

沈长璟竟是为了一个女人叫他过来。

不过没来得及去好奇这些,因为乔千笙伤的实在太重,检查完的时候,他的表情亦是十分凝重。

"怎么样?情况不好吗?"看他这样子,沈长璟愈发的急躁。

"少爷,这位小姐应是受了残忍的殴打和虐待,伤势严重,又拖了很久都没有治疗。才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情况,很不好。需要,先动个手术。"

沈长璟不想听那么多,只说:"一句话,治好她。否则就去领罚。"他的话语里有不容抗拒的意味。

"是,属下尽力。"

数小时后,手术结束,已是深夜。

沈长璟一直等在外面,见易完经出来,连忙上前。

"她怎么样了?"

"目前,性命已无碍。但伤的太重,情况并不好。暂时醒不来。"

"要多久才能醒?"

"大概,需要四天左右。而且,醒了之后,也需要静养很长一段时间。"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他转身,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换了句话,"少爷,她一直不肯松开手中的那把刀,我试了很多次,她明明在昏迷,却始终不肯松手。"

听了他的话,沈长璟没有应答,只是垂下眼睛,掩饰了那一闪而过的情绪。

"那,属下先走了。"易完经没有多言,很快离开了,可心里却忍不住惊讶于女孩握着短刀的情景。

少爷竟然把"弦月"送了出去,那么重要的东西啊,若是被族里的人知道了,怕是要引起轩然大波了。

第三章 带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