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 忙碌的早晨

  18“起床,起床,大懒,小懒,你们统统地起来。”雷雨萍在厨房叫着。

云飞扬睡得正香被叫声吵醒了。他伸了个懒腰起床了。可头仍然沉沉的,他趿着拖鞋走了出来。在儿子房门口看见儿子仍然睡的很甜,便索性地跑到儿子床上睡了下来。

儿子被惊醒了:“爸爸,你……”说完他翻个了身又睡了。哈哈,父子俩相互陪伴着睡着了。

“怎么没动静啊,面条煮熟了,快起来。”

“儿子呀,雷扒皮在学鸡叫,怎么办?起床吧。”云飞扬睡眼腥腥地说。他感觉好困,这些日子也没晨跑了。

“唉,哎呀,星期六也不让睡个早觉。”儿子抱怨道。

“哎呀,老婆,你要是喜欢我懒该多好呀!”云飞扬打着哈欠。

“你看你把儿子都带坏了。”雷雨萍说着。

“妈,明天我天一亮就起床,今天就还睡一会吧。”

云飞扬笑着说:“哈哈,儿子呀,睡不成了哟,起床吧,去背一首古诗吧,这是你的计划。”

说完,云飞扬带头起来了。

儿子睡眼朦朦的,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床前太阳光,疑是月亮霜。举头看闹钟,低头怨学堂。”

云飞扬听了笑着说:“哈哈,这才是我的儿子,太有才了。”

吃喝完毕,云飞扬驱车来到了停车场。手机响了,一看是田野打来的。

“喂,田野,这么早呀!”

“哈哈,云哥,早上好。”

“哦,早安,这些天没把我忘记呀,哈哈,工作忙吗?”

“云哥,正因为想你才给你打电话请安呢。”

“哈哈,请安不敢当呢,有时间就过来玩吧。哎,问你个事,你与大地家具厂还有业务来往吗?那个黎劲松的事你知道多少?”

“基本上没有业务了。黎总现在脾气很大,人也像变了,不知他干些什么事,怎么啦?”

“我好像担心他会出事。”云飞扬说。

“嗯,同感。哎,云哥,我昨晚做了个梦。”

“哈哈,电话里还讲梦呀,你真逗。”云飞扬笑了。

“嗯,不是,你听我说,云哥,我梦见有好多的人围着你,不知你出了什么事,我感觉不妙才给你打电话的。云哥,我希望我这不是乌鸦嘴,只是你出门提防一些,明白吗?云哥。”

“哦,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梦是没根据的。你也迷信这个?”云飞扬一边说一边喝了口茶。

“不是迷信这个,只是给你提个醒呢。”

“好,再次感谢。”

“好的,没事了,拜拜。”

“嗯,有事常联系。拜拜。”

云飞扬挂断电话笑着说:“哦,哈哈,律师也信梦。”

业务还没上门,先登QQ吧,看看有什么动态。咦哟,与我相关的还不少呢,打开一看都是为上次“扫大街”之事的回复。

风儿说:“真是没头脑的人,扫大街的还会上网聊天?明显的是一个风趣话呗。”

还有个秋雨说:“现在没有职业贵贱之分,任何人都可以上网,不应该歧视别人。”

柳仙公说:“她的是什么高尚职业呢?”

……

云飞扬看着这些人的回复,感到欣慰。嗯,大多数人还是理解我的。咦,图像又在闪烁。唉,是那个昨夜秋风,她发个了什么信息呢?看看。

“大哥,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

云飞扬看了,笑了笑说:“懒得理你。”

说着关了QQ,高歌一曲:“我像只鱼儿在你的河塘,只为和你……”

咦,手机又响了,是短信,谁的呀?哟,是那个军分区的军嫂的,还是顺口溜呢。她说:

“风悄悄,雨潇潇。瘦尽灯花又一宵。大雁何时到?情烦恼,酒杯倒。缘来缘去缘没了。清泪沾秋袄。”

看了这个短信,云飞扬想了想,这个军嫂可能为情所困。对爱的无望而多愁善感。哦,对了,昨天听老张说她的老公与网友私奔了的。老张对她的基本情况可能有所了解。怎么办呢?怎么回短信呢?不回是说不过去的,总得给点安慰与鼓励,可怎么说呢?正为难之时他的手机又响了。今天的手机真是忙呀。哦,是黎总打来的,接吧,看他怎么说。

“喂,黎总,早啊!“

“嗯,你早,过来拖几套沙发吧。”

“好的,待会我马上就到,嗯,待会见。”

云飞扬接完电话,没有时间考虑怎么回短信了。算了,按照她的格式也写几句顺口溜:

“蓝天下,云成花。风儿追沙到天涯。为爱献奇葩。玉无瑕,君不差。红尘滚滚何惧它?依旧花月下。”动了一番脑筋,几经修改勉强完成了短信。

“玛的,写几句话这么困难。那个时候怎么不好好读书呢?算了,发出去算了。”云飞扬努了努嘴说。

“云飞扬,聊天分不开身了吧。哈哈。”老张笑哈哈地走了过来。

“哎哟,不聊了,拖沙发去了。让他们想我去。沙发打电话了的,拜拜,老张。”说完发动汽车走了。

来到大地厂,黎劲松交给云飞扬一个发货单,并叮嘱几句平常的话就自己忙去了。

18 忙碌的早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