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3 又是晨欢时

  23早晨,云飞扬满脸不高兴地开车来到了停车场。因为昨晚雷雨萍是皱着眉扳着脸回家的。善于察言观色的云飞扬不用猜疑就知道她肯定是为了昨天上午他回家后与她发生的一点小小的争吵而显露的阴云天气。昨天本来心情不好的云飞扬看到她老婆阴冷而无情的样子,心里更是委屈与难过。现在云飞扬想:以前每次小吵几句总是我主动哄她,可她从来就没哄过我。我还没享过被哄的滋味呢。哪怕在我面前撒个小小的娇也行呀。真是太不平衡了吧。干脆,我也不理她,看她如何,大不了今晚再不说话。所以整个晚上他们谁也没理谁,相互冷战着。

云飞扬没有下车,坐在驾驶室里。他希望今天没有活儿,好让他一个人闭目神游。

坐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播放音乐。美妙的歌声振奋了云飞扬低调的心情。慢慢的,手指也跟着节奏敲打着方向盘。很快他也跟着手机唱了起来。

“咦,今天还真是没活了呀,怎么这半天了,没有一辆车启动呢?”云飞扬从车窗里探出头看了看外面自言自语地说,“好吧,几天没上网了,到网上看看吧。”

登上QQ,点击动态。

“哎呀,”云飞扬笑着,“怎么这么多留言呀?”

哈哈,大部分都是那个昨夜秋风所留的,几乎每天都有她的几句话:

“真不能原谅我吗?”

“对不起,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

“原谅我吧,大哥。”

“天天隐身的吗?”

“不要不理我嘛,好吗?”

哈哈,下面几句好像是生气了的:

“小气鬼,不像个男人。”

“真不理我就算了的。”

哈哈,接着语气又软了:

“大哥,求求你原谅我吧。”

“大哥,我再也不犯错了,我以后会小心的。”

云飞扬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他说:

“呵呵,我就不理你,看你怎么着,大不了今晚再不说话。”

他拿着手机边笑边说。突然他想到了现实中,要是我老婆也这样哄我该多美啊!“对,不理我也行,大不了今晚再不说话。”

他又重复地说着刚才的话。

呀,图像又在闪烁。哦,又是那个昨夜秋风发来的QQ,她说:“大哥,今天网上显身了呀。怎么生那么大的气呢?”

接着又发来一句:“我可是从没有这么请求别人原谅的。”

云飞扬想了想,这老是不理别人也不对呀。再说原谅别人的过错,自己也在享受快乐。也再说,网上我是从不生气的嘛。好,给她回几句。

怎么回呢?云飞扬又想了想,对,先引用大诗人徐志摩的几句话:“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接下来云飞扬继续编辑:“相识虽然短暂,但我却陶醉在交往之中。然而一个小小的音符扭断了我的琴弦。我真的好心痛,好心痛。自以为潇洒倜傥的我在别人的眼里不过如此而已。心灵受创有如自尊被辱。算了吧,你有你的归宿,我有我的去路。我只是天空中的一片云。风吹我就飘。飘啊,飘。”

编辑完了,云飞扬把上下文看了看,哈哈,很有点情调的,笑了笑就一起发了出去。

过了一小会,图像闪动了,是昨夜秋风发来的:“大哥,看来你是真的伤心了,也不打算原谅我了的。”后面还带着一个难受与流泪的图片。

云飞扬看了说:“哈哈,真是有趣。”他想了想就将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发了过去。

对方马上回复说:“哈哈,总算看见了你的笑容。啊,真是太好了,我太高兴了。”也配了一个小丑旋转的表情。

“哈哈,最近很忙吗?”云飞扬用客套话回着。

“不忙呀,还好呢,你呢?”她说。

“我有点喽。”云飞扬随便回了一句。

“那就好呗,越忙就越充实嘛。”

云飞扬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回复了。他看着手机中的新闻。

过了一会,昨夜秋风又发话了。“怎么了?大哥,是不是又不想理我了呀?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云飞扬看了,笑道:“没有,你不要乱想了,我刚才陪人说话呢!”

“哦,没生气!那就好,那就好,我最担心你不理我的,求求你,千万不要不理我。”

“哈哈。”云飞扬笑了笑,他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嗯,大哥,既然你现在忙,我就不打扰你了。以后再聊,来日方长嘛。”

云飞扬礼貌地说:“嗯,拜拜。“

昨夜秋风回道:“888”

云飞扬不想继续聊下去了,于是就草草地收兵了。

真是奇怪,与这个网友平时聊的很少,她怎么这么的执着呢?云飞扬下线了,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有什么让一个女人这样的重视呢?哎,不懂,也不想了,网上的事,网上的人,无足轻重,不必在意。

云飞扬下车了,拿块抹布一边擦着前面的挡风玻璃与后视镜,一边哼着动听的歌。马上引来了老张的脚步。

“云飞扬,这么的高兴,有什么喜事吗?”老张调侃地说。

云飞扬没有看老张,仍然哼着歌擦着玻璃。样子显得轻闲而又随和。

“待会也帮我擦擦车吧。”老张说着,手里递过来一支烟,“等会我接新娘子的。”

“哈哈,”云飞扬接着递过来的烟说,“你这破车去接新娘子?不怕把人家新娘子的肚子里的娃娃颠下来才怪。”

“哈哈,你以为人家新郎新娘都像你们俩口子婚前就偷偷摸摸地当爸爸妈妈了。”老张说。

“呵呵,像我就不错了。千万不要像你明着当爷爷,暗地还是当着爸爸。”云飞扬手臂插着腰笑着说,

“混蛋。”老张马上骂了一句,挥起手向云飞扬劈了过来。

“哎呀,哈哈,你不好意思当爷爷,就叫孙儿喊我爷爷也行,没问题。”云飞扬躲开了挥来的手掌笑着说。

这边有人打架了,马上吸引来了站在不远处的老刘,他跑过来说:“打,打,打的好,打的我们好好看看,看哪个的武功高些。”

“哈哈,你不出钱,打的你白看?想得美。“老张收手了笑着说。

“这家伙心术不正,来,我们二打一。”云飞扬笑着对老张说。

说完,他们一涌而上又闹起来了。

老刘见势不妙,连忙将烟猛吸一口,然后像火把一样拿在手里,对他二人说:

“来呀,来呀,不怕火的过来呀。哈哈哈哈。”

呵呵,小小的烟屁股把张、云二人震住了。于是他们只有前后偷袭。哈哈,老刘忙得措手不及。很快,这场打闹迎来了七八个嘻皮士,他们吆喝着,扇动着。使得这场戏更加热闹了。终于,老刘像被点了穴似的动弹不得了。

“别打了,别打了,手机响了,手机响了。”老刘忽然听到云飞扬的手机在叫,他说着。

“算你的救星来了。”云飞扬一边说着一边喘着粗气陶出手机。“喂,那位?”,“哦,是你呀,Sorry,我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的。”

云飞扬马上离开在场的几人,走到了无人的地方接电话去了。

“哦,这样呀,我还以为你装大不认人了呢?”对方有些生气地说。

“哪里哟?怎么会呢?哈哈,刚才与人在逗闹,正在兴头上。说,有什么好事呢?”

“没什么好事,就是要两个车拖建材,你有时间吗?”对方说。

“我现在有时间,但是,我……我……。”云飞扬有些为难似的。

“怎么啦?不愿意接我的活吗?”电话那头语气又有些生硬了。

“哦,不是的,你别误会。你还是给你的家门老张打个电话,叫他约我去,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呢。为什么呀?”

“我是担心他误会说我抢了他的客户。现在他就在我的旁边不远处,你明白了吗?”

“哦,是这样的呀,你做人还很有心眼的呀!嗯,不错,有道理。好,我就照你的意思来办吧。”对方说。

“嗯,多谢理解。”云飞扬打完了电话又回到了现场。

“是谁打来的?这么神秘!”老张说。

“还有谁呢,梦中的那个人哩,哈哈。”老刘说。

云飞扬笑着说:“你们呀,句句话都离开不下半身的。什么时候能装个正人君子我看看哟?”

“哈哈,真是乌鸦笑猪黑。”老刘说。

这些师傅们个个都是开心鬼。分散的时候他们都是干活开车的好手。只要聚在一起,他们不是动口就是动手。像小孩子似的爱逗闹。紧张的神经松驰了,仿佛比单身汉都快活似的。

“各位,我要走了,拜拜。”玩笑话说够了,云飞扬上车了。他估计老张的手机马上就要响了。

就在云飞扬启动了发动机的时候,老张的手机真的响了。他说了两句就喊:“老云,不要走了,等一会。”

云飞扬这时乐开了花,心里笑着说:“哈哈,我把时间算得够准确的呀。”但他故意镇静地问,“怎么?油都不让我加了吗?我要加油上路了的,什么事呢?”

老张打完了电话对他说:“老云,军分区的那个军嫂要两个车,她点着名要你和我去拖建材。”

“哦,这事呀。”云飞扬装着为难的表情说,“她怎么不早点来电话呢?真是的,怎么办呢?”

“哎,急什么。你那事先放着,明天再去不迟,没人与你抢的。”老张说.

“嗯,也是。那货明天去拖也不迟,还是先以家门的事业为主。”云飞扬顺着他的话溜到了正题。“这家门就是家门呀,好事总是不忘自家人呀!哈哈,这下不用担心我抢你的客户了吧?”

“哈哈,哎哟,没有人说你记忆差的。不说这话会憋出病来呀?”老张说。

“走吧,我们一起去给市委书记拖装饰房子的材料。”

云飞扬和老张走了,留下的老刘朝云飞扬喊:“好你个云飞扬,真是滴水不漏呀!”

“什么话哟,等我回来了我请你客,拜拜。”

荣呈祥
老师,我能签约吗?

23 又是晨欢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