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 牢狱之灾

  20像往常一样上货、锁绳,开车。这次运的是下面的一个县城。云飞扬以前去过的,所以很顺利的到了接货地点。接货老板出来迎接了。

“师傅呀,辛苦了呀。”老板高兴地说。

“哈哈,不辛苦,老板生意不错啊!”云飞扬连忙客气地说。

这时,不知怎么回事,从另一辆车上下来几个人将他与接货的老板围住了。这辆车好像一直跟着云飞扬似的。

其中一个对老板说:“车上的货由我们来卸。你们俩到屋里去,我有话问你们。”

“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这是工作证。”另一个接着说.说着他晃了晃他的警察证和上岗证。

云飞扬被搞懵了。只得不声不响地进了该老板的内厅。这个老板也进了内厅。有两个警察守着他们。其余的几个人下货搜查什么去了。

不一会一个警察进来说:“队长,找到了。”

说着,他将手里拿着的一袋白粉交给了被喊的队长。

队长看了看问云飞扬和老板说:“这是什么?”

老板目瞪口呆。云飞扬惊愕了说:“我不知道,是白粉?是毒品吗?”

“走,回队.全带走,汽车也给他开走。”队长发话了。

“哎,这不是我干的,我全不知道,我只是送货,真的……”云飞扬急了,他拉着警察的胳膊袖子说。

“不用多说,走,到局里了再说。”

云飞扬和那老板被押进了警车。他心里明白了个大概。原来,黎劲松叫他送运沙发,只是个晃子而已。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黎劲松利用了。

一上警车他的手机就被警察搜走了。他现在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满腹的冤屈无从开口。其实,他们也不让他说什么。在车上云飞扬多少还是有些恐惧。因为这些公安看上去个个像凶神恶煞。他害怕的是进去后动刑,最后被屈打成招。那可就惨了。还有,他的手机也时不时地响起来电和短信的铃声。警察们是不会让他接听的。这更加增添了他心中的恐惧。

真是有冤难申,在公安局他和那位接货的老板被分离受审。两个警察把他带到一间很简单的房子里。里面有一把椅子单独地放在房子的中央。看得出这把椅子是他坐的。他坐下来了并向四周看了看。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审讯室吧?还好,没看到什么刑具。他心里踏实了。

审讯开始了,云飞扬对所问的姓名、年龄、身高、籍贯、甚至性别都一一作答了。这时云飞扬的心里好像不那么紧张了,反而轻松了许多。

“你车上的白粉是怎么回事?”一个警察问他。

“我怎么知道呀,我还想问你们呢?”云飞扬说。

“到了这里,你不要逃避审问,问你什么你就老实地回答。不要耍诡计,知道吗?”

“知道。但那白粉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我们既然能跟踪你,并截获了你车上的毒品。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掌握了很多的情况和线索。所以你要密切配合我们的工作。想凭着侥幸的心里逃脱我们暂时的疏忽,那是不可取的。知道吗?只会让你罪加一等,知道吗?”

云飞扬笑着说:“哈哈,你们的攻心战打得不错呀。告诉你们,审问我是耽误了你们的时间。我没干坏事,问心无愧。如果你们想向我调查了解有关事情,我可以如实回答,知无不言。”

“你还嘴硬,难道非得动刑你才说实话吗?”

“别吓唬我,我心里很冷静。只是你们不能冤枉好人,放过坏人。”云飞扬平静地说。

“那人脏俱在,你怎么解释?”警察说。

“哈哈,你们看过狸猫换太子吗?九千岁手里拿着带血的匕首,昏睡在案发现场。这就说明九千岁是谋杀宫女的凶手吗?哈哈,希望你们要向包拯学习,学习他明察秋毫,秉公办案。不要盲目、莽撞,武断,知道不?”云飞扬微笑着说得头头是道。

“咦,你这家伙还反过来教育我们了。那你携带白粉,你知道吗?”一个警察问他。

“不知道,真不知道。沙发是事先包装好了的。那时我接到黎总的电话后就去他厂里了。他给我交待了要拖走的沙发后就走了。之后我与仓库的管理员一起将沙发搬上车,然后就上路了。直到你们搜出白粉,我才知道沙发包里有白粉。真的,我说的全是实话,信不信由你们。”

“我们已经通过多方面的调查,以及高科技手段,知道了你们的很多环节。现在希望你老实交待你及你的同伙的有关犯罪行为。这才是你从轻判刑的条件。你主动交待与别人揭发是两码事,知道吗?”警察用手指敲着桌子说着。

“哈哈,真是好笑,什么你们、你、同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你们要问我知道的事我就如实回答。”云飞扬说着慢慢地也激动了,“黎劲松,你个王八蛋,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警察说:“你冷静点,如果说我们从你的手机中查到了有关你与同伙的通话记录和短信,那你就认罪晚了。知道吗?”

“哎哟,你们就快去查呀,不要耽误时间了,我很忙的。我还有很多事要做的。”云飞扬说。

“不着急,你不老实交待,你今天就在这里待一天吧。”警察说完就走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云飞扬独自一人在这审讯室里待着。真是又急又无聊。他算知道被冤枉的滋味了。也不知是上午几点钟了,肚子的饥饿感来了,好在这审讯室里还有点开水,可以用来解渴。坐一会走一会,真是无奈啊。

黄昏时候那两个警察中的一个来了,手里拿着两包方便面和一个开水瓶交给了云飞扬。他与云飞扬随便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就走了。

“哎哟,真是冤死我了哟!”云飞扬拿着方便面说。

一天过去了,一夜过去了,又一天过去了。黄昏来了,那两个警察也来了。他们端着快餐盒,笑着说:“哈哈,饿了吧?来,吃饭。”

云飞扬满脸怒气地喊道:“混蛋,你们混蛋,你们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不要急,来,吃饭。”

“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哥哥,我王七蛋肚子饿了吗?怎么不早点送来呀?你们太缺德了。”云飞扬似乎要发怒了。

“咦!你是我们的哥哥呀?你是王七蛋呀?那我们,那我们是你的弟弟王八蛋了呀。好你个小子,你还很会骂人呀。”警察点着头看着云飞扬说。

云飞扬转过脸没有理会他。

另一个警察笑着说:“好了,不要生气了。因为我们太忙了。误了你的饭,对不起。你小子蛮会骂人呢。你不想吃饭吗?要是不饿,我们俩帮你吃吧。”

“来来来,吃饭,我们吃的也是盒饭,全是小菜。考虑到这两天你没有吃饭,我们给你加荤了的。有鱼有肉,比我们吃的要好呢。”另一个警察和蔼地说。

云飞扬听了他的话,转过身来接过那警察的饭开始吃饭了。吃了两口他说:“你们要尽快查清楚,不能老是把我关在这里。”

“嗯,是的,如果今晚上你的手机没有可疑的情况,你明早就可以回家了,行吗?”

“哦,你们想用我的手机钓鱼,告诉你们那是徒劳。”真是太饿了,云飞扬边吃边说,边吃边聊。

吃完了,云飞扬喝了口水说:“希望明天你们不是王七蛋的弟弟。我要回家,我不是你们要抓的人。凡事要讲道理,你们没有理由关押我的,是吧?再说,你们这样对我不也是犯法吗?”

两个警察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20 牢狱之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