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 田野的妹妹

  13人闲长指甲,心闲长头发。这几千年的古话真是没说错呀。云飞扬坐在车里闲得没事就拿着一个指甲剪,忙乎一会儿。完事了。这个时候就更加无聊了。没法,网上看看吧,QQ中有谁呢,看看吧。咦,这个昨夜秋风又在网上。真是清闲的人呀。哈哈,刚一登上她就发来了一个微笑。

云飞扬想作些了解,就问她:“哦,你好,你是哪里人,现在怎么发财的?”

她说:“大哥,我是公安(荆州市辖区的一个县城)的姑娘,嫁到武汉,现在在广州开了一间旅社,混口饭吃。”

“哦,不错嘛,东讨西伐,南征北战,真是神通呀。”

“我哪里神通哟,一大家子人要吃饭呗。”

“那是男人的事呀,老公呢?”

这时对方发来一个难过的表情,云飞扬纳闷了说:“怎么啦?”

“他只会吃饭,不会做事。”

云飞扬更不解了,问:“怎么回事?”

“三年前他酒后驾车,发生车祸,伤失了劳动能力,现在生活自理都困难。”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往事。这可能引发你的痛苦。”云飞扬有些同情这个女人了。

“不要紧的,没事,真的没事。我早已习惯了。大哥,不要自责了。”

“嗯,现在生意还行吧?”

“还可以,我是与别人合伙做的。”

“哦,那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哈哈,不,合伙人是个女的,是我姐姐婆家的隔壁的。”

云飞扬见此便发了个大笑的表情,旁边编辑着:“哦,你们都是女中的强人,创业的精英。”

“大哥过奖了,过奖了。”

云飞扬想此人不是那么清闲呀,在困景面前似乎有些乐观精神呢。

“祝你们生意红火,永分红利,永成商界红人。”

“哈哈,谢谢。大哥,很会说话的呀!”

这个时候云飞扬没有回话。

“大哥,你是干哪行的呢?”

云飞扬想了想,上次与风儿聊天的时候说自己是扫大街的。今天不妨再如此复制吧。

“我是扫大街的,每月工资1000元。”

“哦。”对方好久才回了这么个字。

云飞扬接着说:“我们很辛苦的,但换来了城市美丽的笑容,我骄傲。”

“哦。”对方还是这么回复。

尽管如此,云飞扬的兴致仍然很高地说:“辛苦我一人,健康一万人,我划算。”

对方好半天才回复:“嗯,好啊。”

“怎么啦?”云飞扬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好久没回答了。唉,没劲,还是与儿风聊的有趣。突然他想是不是她瞧不起扫大街的人喽?真相信我是扫大街的人?真是岂有此理。

“怎么啦?你瞧不起扫大街的人吗?”云飞扬心中实在有些不爽了。

好久也不见她回话,真是莫名其妙。好吧,再不用理睬她了。让她清高去吧。云飞扬下线了。

这时手机响了,是田野打来的。

“喂,小子,有新工作了,就不认识哥了。”云飞扬逗着他。

“呀呀,哪的话哟?只是最近我有点忙。云哥,今天有时间吗?”

“兄弟,有事就快说嘛。”

“嗯,好的,我妹妹来了,她在火车站,我要去接她。好像说她的行李有点多。”

“好呀,你在哪?我先接你,然后我们一起接妹妹,好吗?”

“哈哈,我就在你身后。”

云飞扬一扭头,果然,这小子在车后面露出一个脸,调皮地笑着。

“哟,怪不得我没看见的,原来还包装了一番的,真是大变样啊。”

“哪是包装呀,这是工作服。”

“哦,这律师穿工作服来取证。”云飞扬没好气,“看我是否真心待人?”

“嗨,云哥,我是想逗你玩。知道你经得起逗。”

“哈哈,因为妹妹来了,所以就高兴的不得了。是吧?”云飞扬笑了。

“嗯,是啊,从小与妹妹一起长大。自从上大学后我们就很少在一起了。今天妹妹来了,我能不高兴吗?”

“好吧,为妹妹接风,我请客。快上车吧,免得妹妹等的心焦。”

“哪要你破费了呢?我买单,一定的。”

说着他们出发了。

荆州的火车站设在郊区。与周围的建筑物相比,它更显得辉煌高大。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它的整个身躯。在它的带动下,周边也迅速地发展起来。好像马上要形成一座卫星城市了。炎炎的烈日下,它依旧傲然屹立。它伟岸又亲切,让四面八方的游子实现他们团聚的梦。

田野下车了,他按照妹妹发的信息找妹妹甜甜了。

“哥,我在这。”一个悦耳的声音传到了田野的耳朵里。

“甜甜,啊,总算见到你了。”他寻声而望,看见了。他高兴地喊。

虽然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看到妹妹了,但今天的妹妹变化却很大了。个子高了,那长长的马尾辫很自然地垂到肩下。额前的刘海下闪动着清澈的双眸。细皮嫩肉的脸上微红微白。嘴角上显露着可爱的稚气与喜气。下巴小巧而又厚实。身体稍微有些丰满,但不臃肿。衣服虽然不是很时髦,但是小姑娘很会打扮自己。使得这身衣服因人而美丽。

“啊,哥,你好帅哟。”田甜拉着哥哥的手说。嘴角还带着微笑。

“是吧,那当然,谁叫我妹妹这么漂亮呢。哈哈。”

“哥,别动,我帮你把衣领拉正。”说着她抬手扯了扯田野的衬衣上的翻领,“哦,这样,我哥更帅了。嘻嘻嘻……”

看着这亲切而又可人的妹妹,田野打心眼里高兴。他摸着妹妹的肩膀说:“甜甜,你的皮肤很白呀,这脸上还白里透红呀。”

“嗯,是的,这都是你给我的呗。”甜甜一直拉着他的手。

“我怎么给你的?”田野不解地问.

“你每个月给我寄那么多的钱,让我吃好喝好,所以我的皮肤、身体才好啊。哥,你真是太好了,真是我的好哥哥。”田甜动情地说。眼睛里流放着感激的柔波。

“谁叫我是哥呢,应该的。你从家里来,爸妈都还好吗?”

“嗯,哥,他们真的很好,你不用操心。妈妈问你在新的工作中是否习惯。”

“哦,我早已习惯了。虽然有时挺忙,但我很充实,忙比闲更好。”

“嗯,那就好,那就好。”她捏着他手说。

两个人站着说个没完没了。本来车坐久了是很疲劳的,但对于此时的田甜来说,见到哥哥了就不觉得疲劳了。那是兴奋得没有了疲劳。

云飞扬见他们兄妹这么浓厚的感情,也不便插嘴。他只有坐在车上的份。

“甜甜,饿了吗?来,我们把东西搬到车上,然后去吃饭。”田野拍着田甜的肩膀说。

“嗯,是有点饿了。好吧,哥,搬这些东西的时候要尽量地轻点放。”田甜一只手拉着田野的手,另一只手指着地上的纸包装箱说。

“这是什么呀?”田野问。

“电脑,哥,这是给你买的电脑。”

田野惊讶起来说:“电脑,给我买的?你…你…谁给我买的?”

“哈哈,是给你买的。真的,爸妈给你买的。咯咯咯……”田甜的笑声很甜很脆。看着哥疑惑的样子,她接着说:“哥,这事等会了我再慢慢给你说。”

这时,云飞扬下车帮忙了,他抱着一个大点的行李往车上搬。

“田甜,这位是我认识的一位大哥,他人很好。”田野当着云飞扬的面给田甜作介绍。

田甜放开了田野的手向着云飞扬说:“哦,这个大哥,你好,谢谢你了。”

“呵呵,不用谢。你们聊,东西不多,我一个人搬就行了。”

中午的太阳是热辣辣的。尤其在夏天里更是骄阳似火。能在这空调房里美美地吃上一顿。这真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晚上回家,云飞扬在电脑上观看新闻。雷雨萍过来没好气地说:“精力这么好,经济怎么那么差呢?”

“是啊,现在指数下跌,我不在观望等待吗?”云飞扬平静地说。

“儿子马上要报名了,再不挣钱回来,你就别想进门了。”雷雨萍满脸不高兴地说。

“雷扒皮又开始剥皮了。现在大热天的,事少些。你不也是少了很多的生意吗?”云飞扬委屈地说着,眼睛里露出无奈的忧愁。

“你是男人啦,有点追求,行不?”她说着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

云飞扬也有点生气了,他说:“你的那张银行卡是只进不出的。往日我给你钱的时候你也不嫌多。现在各行各业都淡下来了,你就唠叨了,真是个红太狼。”

儿子走出来说:“哈哈哈哈哈,妈妈的名字很多呀,周扒皮、雷扒皮,现在又多了个红太狼。”

云飞扬见儿子来了,便笑着与儿子说:“儿子呀,羊没抓到回了家,受苦受累还受骂。灰狼有苦无处述,红狼依旧爱吵架。”

“哈哈,妈妈是红太狼,老爸是灰太狼了。我也是个狼,我是背着书包的小二郎。”儿子说完马上就唱了起来,“不怕作业多,不怕考试忙。只怕你们又吵架呀。没有和睦呀,怎有小二郎?”

云飞扬听了儿子的话,心里暗自高兴。呀,儿子既文思敏捷,又有较强的文字表达力。是呀,没有和睦,怎有小二郎?他笑着说:

“哈哈,儿子呀,其实有了你才有和睦。呵呵呵。”

雷雨萍马上说:“你当我们是狼窝呀,你不要把孩子教坏了。”

云飞扬说:“夫人,莫生气。这个暑假一过完,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了的。到时候,我把美羊羊、喜羊羊都抓来,我们做烤全羊吃大餐,好吗?”

雷雨萍气消了:“嗯,不过不许你吃喜羊羊、美羊羊。”

“为什么?”云飞扬惊奇地问。

雷雨萍笑着说:“因为它们是母的,你们男人……”

“呀,你怎么……亏你想的出来。那你怎么吃公的呢?标准的心理不健康。”云飞扬摆着头说,“哦,我还是小心平底锅飞来。哈哈哈哈。”

“好了,说正经的,以后吃亏不讨好的事别做。”雷雨萍收住了笑脸说着。

“哦,原来,今天为这点事发火呀。哎哟,都是经常在一起的熟人,帮点点小忙算什么哟?人家田野要给我钱,是我不愿接受。”

雷雨萍说:“所以说,你就是一傻瓜。”

云飞扬说:“所以说,你就只有钱亲,没有人情。”

儿子见气氛又不对了,他害怕爸妈吵架。他连忙开口了:“所以说,你们要安静了。我在写作文。”

于是他们停止了口角之争。

哈哈,真是有小二郎在此,才有和睦。

田野把妹妹接到新租的住房里,里面是一室一厅,有厨房、卫生间,还有一个大阳台。这是一个月前田野租的房子。他想:如果妹妹来了,他就睡客厅的沙发。把房间让给妹妹睡。

一进门田甜就说:“哥,收拾的很整齐很干净呀。”

“那当然,我们的甜甜公主要来嘛,当然要认真地收拾一下呗。”田野边说边去打水。他是想让妹妹先洗个脸,减轻疲劳。

“哥,我来吧,你坐着休息一下。”甜甜见哥为她打理,便马上抢过脸盆和毛巾,自己动手打水去了,“哥,你们所里忙吗?你要不要去上班哟?”

“不要紧的,我今天是请了一天的假,明天就要上班了。”田野边说边收拾搬进来的行李。

“哦,那好吧,你上班了我就做功课。当然我还要做饭的,让你下班回来有饭吃。”田甜说着,很快她洗完了脸。

整理完毕。田野靠在沙发上。田甜坐过来侧身靠在田野的胳膊上,头落在田野的肩上。兄妹俩平静了。田野问了一些有关家里的情况,田甜也一一作答。不知不觉地田甜的眼睛有些困了。但她没有去床上睡,而是仍然靠在田野的侧边。

“甜甜,你去睡觉吧。坐了二天的车,肯定很累的。”田野心疼地说。

田甜用手磨蹭着她哥的肩膀说:“不,哥,我不想离开你,你太好了。”

“傻妹妹,我能到哪儿去?听话,到床上睡觉去。这么困了还硬撑。我就坐在这儿看看书守护你。”

“嗯,好呀,不过你不要见我睡熟了就离开我了。小时候你经常这样的。哥,我看不到你,我会害怕的。”甜甜拉紧了他的胳膊说。

“放心,哥不会走出这个房门。”

“嗯,好的,哥,我是有点困了,我就睡会儿,你也睡吧。”田甜困了,说话也没力了。

“你睡吧,我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我在这坐会。”

“嗯,好吧,哥,我睡去了。”说完她就进房间休息去了。

妹妹睡觉了。田野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书。突然,小时候的事在他脑海中回现。

好像有了妹妹之后才开始有了记忆,才开始有了童年的故事。也不知自己多大的时候,才有了妹妹。只晓得上小学之前,爸爸妈妈去田间劳动时,就把妹妹交给他,由他照顾妹妹。当然每次总少不了叮嘱一番:玩的时候不要跑的太远,尤其是不能欺负妹妹,还有要远离河堰。类似的话几乎每天都要重复几遍的。山村里,山多人少。能在一起玩的同年人就更少了。所以与妹妹为伴,也是很好的事。因为小孩子与大人相比更害怕孤独。到了八岁的时候自己要上小学了,问题就出来了,妹妹没人带了。爸妈是不可能带着妹妹去田间劳动的。因为庄稼地里环境太差了。怎么办呢?总不能把这么小的妹妹一个人放在家里呀。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商量,可谁都没有分身术。最后决定,他上学的时候带上妹妹一起上学。就这样上学、放学,总有他和妹妹的身影。如果是晴天他们还算方便。若是刮风下雨就苦了他和妹妹。山路泥泞难走,再冷的天也会走得流汗。但一停下来就冷得直哆嗦。所以照顾好妹妹的热冷是他最操心的事。因为妹妹体质较弱,一年总免不了要感冒几次的。当然爸妈也会责备他几句的。但看到感冒的妹妹那么痛苦,他又能说什么呢?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妹妹那时也很懂事很听话的。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妹妹心里总是有数的。

环境造就了他和妹妹艰辛的人生。难怪人们说吃亏是福。这话一点也不假。妹妹跟着他一起上学放学,一起上课下课。这也让她提前进入了求知的状态。老师上课的时候她也认真地听讲。虽然刚开始有点自控力不足,但很快她也能遵守课堂上的纪律。妹妹这么小的年纪都能听老师的话,他做哥哥的怎能松散呢?所以他很努力很自觉地学习。自然他的成绩总是全班最好的。每次考试总是第一名。还有更可喜的是上课的时候妹妹也学他们一样举手发言。她所回答的正确率也很高的。这点让老师们感到特别欣尉。所以,到了第三年学校就正式收她为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当然这是提前了一年的时间上学的。虽然年龄小,但成绩是最好的。每次考试总是第一名。所以他和妹妹被老师和同学们称为:第一兄妹。

可是,到了他上五年级的时候,爸妈突然决定要搬家,搬到邻县的一个镇上去居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要搬家,每次问爸妈的时候,他们总是闪烁其词,找个其他借口转换了话题。好在新的地方生活平静而又顺利。所以他也没有再过问此事了。他与妹妹依然是同在一所学校学习。依然是“第一兄妹”。

由于成绩优秀,他和妹妹被学校先后保送到县城最好的中学读书。高中也是因成绩优秀被县重点高中提前录取的。后来又顺利地上了大学。并且都上的是重点大学。从此,他们兄妹俩就走进了城市。离开了偏远的山区。兄妹俩也因此有了一个共同的梦:好好努力,将来把爸妈接到城里来,让他们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哥,哥……”妹妹在房里的叫声打断了田野的回忆。

田野立刻走进房间里,只见田甜面色苍白并且满脸是汗。显然是做恶梦了,他连忙问:“怎么了?甜甜,是不是做梦了?”

“哥,我好害怕。”说着她马上勾住了田野的脖子,似乎心有余悸。

“不要怕,有哥在。”他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拍着田甜的肩膀。

“哥,我梦见我们镇上的那个恶霸郑盖世了。他在追杀我。”田甜惊惶地说。

“哈哈,那个真该死,听说现在老实了。放心,有哥在。来,起床。我去买菜,准备做晚饭了,想吃什么,哥去买。鸡鸭鱼肉任你挑选。”

“哥,我也要去,和你一起去买菜。不然我一个人会害怕的。”是的,妺妹从小就很胆小的。说完她很快地起床并洗了脸。

“行,好的。一起去买菜,你喜欢吃什么要说的呀。”田野说着递给妹妹一杯牛奶,感觉她越长越美了。

时间还早,他们决定先逛逛超市。大街上车水马龙,尽显繁华之本色。各种商品真有诱惑呀,总是吸引着人们的眼球,让你心动不已。

“哥,这件衬衣不错,帮你买件吧。”

“哥有穿的呀!”田野着了看价格有些心疼钱了。

“哥,今天我要把你好好地装扮一下。平时为了我,你自己也没件像个样的衣服。来,试试。”田甜显得很执意。

看着田甜很认真的样子,他笑了笑:“好,试试就试试。”

田野在试衬衣的时候,田甜又看中了一条裤子,一双皮鞋。还有一个背包。于是她将它们拿过来了。

“哥,将这套全穿上,还有这双皮鞋。”田甜价也不看,仿佛这些不要钱似的,都拿来要她哥穿上。

“甜甜,你怎么啦?”田野不解地问。

“哥,快穿上,让我看看。”田甜催促着。

田野看着妹妹迟迟不肯试这么大的一堆衣服。这得多少钱呀?

田甜笑了笑说:“哥,只要穿的合适,我全给你买上,我来买单,放心,我有钱。”

“你哪来的钱呢?”田野疑惑地问。

“放心,爸妈给的。”田甜开心地说。

“可那是给你的生活费呀。”田野不安地说。

“哥,放心,我也不是一个不当家的孩子,等回家了,我讲我的故事给你听。”

“你能有什么事故哟?小鬼头。”

穿上了一身新衣服的田野真是大变样了。在试衣镜前一站,整个人精神大振啊。似乎有着玉树临风般的潇洒。又有着东方男子特有的魅力。因为他的皮肤、身材都很好。这些精品的衣服让他更是帅气逼人。

“我哥真是一等一的帅哥呀!呵呵呵,走,结账去。这些全要了。”田甜欣赏了好半天,咯咯咯地笑着说。

在结账处,田甜问清了钱数便递过去一张卡。服务员很麻利地刷了卡。并将这些衣服和皮鞋打好了包,交给了田野。田野看着妹妹苦笑了几下。

离开服务台,田甜对田野说:“哥,走,买菜去,等吃完了饭我就讲我的故事给你听。今天由于时间紧,加上我又累,所以还没来的及向你讲述家里的情况。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你的是我们家好的不得了啦。”

“哈哈,小丫头片子在搞什么鬼哟。“

甜甜听了,她向她哥做了个鬼脸。样子调皮极了。

来到菜场,田甜对哥说:“哥,你想吃什么尽管说,我来买。”

原打算是问妹妹喜欢吃什么的,不想反而被妹妹问过来了。田野不知她的底细了,只好笑着说:“随便你,今天你作主。“

“咯咯,好吧,哥,看我的。”她笑着说着。

很快,又是一大包的东西。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把个田野弄得大惑不解。

回来了做饭,他们俩都是行家。因为从小他们就是师傅了。很快,几个可口的菜上桌了。这时正是黄昏,也正是进餐的时间了。兄妹俩美美地吃了起来。

田甜夹了一块最好的鱼块放在她哥的碗里说:“哥,吃鱼,小时候你为了让我多吃点鱼,总是骗我说你不爱吃鱼,是吧?今天多吃点。”

田野笑了,他说:“鱼有刺,我怕卡喉咙。”

田甜停住吃饭,她看看她哥说:“哥,不是这样的。其实你与爸妈一样,一起照顾着我,我好幸福啊,有你们这样对我,我好感动。”

田野也认真地说:“甜甜,那个时候,你身体最差。所以,略有营养的东西就理所当然地让给你,应该的,来哥给你挑一块最好的排骨。”

田甜注视着田野说:”哥,你真是太好了!”

田野笑了,他说:“应该的,我是哥嘛。”

田甜抓住她哥的手说:“哥,小时候,你各方面都照顾着我。长大后你挣钱让我上大学,每月给我寄生活费。而你自己却舍不得买一件衣服和一双鞋子。这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田野又笑了,他说:“哎呀,小妹呀,哥先参加工作了呗。应该的。来吃饭,别让它凉了。来,喝汤。哈哈哈。”

这兄妹俩在异乡久别相逢,真是有说不完的话呀!他们说说笑笑地吃着,喝着,真是一对好兄妹呀!

吃完了,田甜边收拾碗筷边唱着动听的歌。

田野看到妹妹今天这么高兴,心想:从小家庭贫寒,妹妹却很懂事。他知道她是能省就省的,决不乱花一分钱的。今天就由着她一回吧。毕竟自己的工资是原来的好几倍了。

“你真是乐的很呀,今天让你彻底地潇洒了一回。以后不许这样没计划地开销,还是听我的。”田野看着她说。

“哥哥,我的好哥哥。”她像撒娇似的说,“今天我真的很高兴,哥哥,今晚我要与你一起睡觉,哈哈,行吗?”

田野笑着说:“那怎么行呢?我们都这么大了。男女有别嘛,小鬼头瞎说什么哟。”

“嘻嘻,嘻嘻,我们小时候不经常睡一张床吗?你还为我洗澡换衣了的呢,难道现在就不行吗?”她边说着边咯咯地笑着,还朝哥哥做着鬼脸。

看着调皮的小妹,田野笑着说:“那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都长大了,就得分床了。不然闹出事了就后悔晚了。你个小丫头片子。”

“喔,哥哥就是哥哥啊,道行深些呀。”

“过来,坐这,我有话问你,甜甜。”

“哥,什么话,你讲吧,”田甜边说边向田野弹着手上的水珠,样子滑稽极了。

田野抹抹脸上的水珠笑着说:“小丫头片子,小鬼头,哥问你,平时给你的生活费你都攒下来了吗?没有用吗?你怎么在过日子?”

“哥,放心,你给我寄的生活费我都用完了的,不然我还有命吗?”田甜边说边用毛巾擦着手掌手背。

“那今天花的钱从哪里来的?怎么解释?”

田甜放下毛巾也不笑了,对哥说:“所用的钱都在这张卡里。”

说着她从荷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这,从哪儿来的?”田野不解地问。

“哥,这就是我要向你讲的我们家的故事。”田甜认真的说。

田野不屑地说:“呵呵,我们家有什么故事哟?小丫头片子。”

田甜收回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哥,在讲故事前我首先要感谢你和我们的爸爸妈妈。没有你们的仁慈,我上不了大学,活不到现在,这些年我成了你们家的累赘……”

田野摆着头说:“你说的什么话呀?我听不懂,怪乎乎的。什么你呀我呀?”

“哥,别急,我会慢慢向你讲清的。”说着,她倒了一杯开水向她哥哥递过去,接着说,“哥,我们不是亲生的兄妹。我是你的爸爸妈妈抱养的……”

“什么?什么?你说的什么呀?”田野睁大了眼睛,看着田甜惊奇地问。

“是的,千真万确。我的真实姓名叫陈婷。哥,你听我说……”

13 田野的妹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