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绣缘

霜绣缘

流年孤芳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天飞雪,心灰冷

  皇建二年,武成帝高湛受遗召即位,改元太守

唯大人之女唯如月正式侧封为唯贵妃,特赐凤安宫。

寒冬腊月,庭外大雪纷飞,一阵寒风吹来,直令人紧缩衣襟,含胸低头。

大清早,凤安宫外已茫茫雪白一片。院中前面那棵桂花树和柳树也早已裹上了厚厚的白衣,清早的烈风吹来也不禁让来往的婢女们和太监直打寒颤。

正当大家对着庭外的雪天指指点点的时候,屋内燃起一个声音。

“来人哪!”屋内传来一声呼喊。

“是,娘娘”善柳迅速的走来屋内。

“现在什么时辰了?为何外头如此喧闹?”唯贵妃抬头望向善柳,似乎有些心烦。

“哦,现在还早呢,娘娘你怀有身孕,睡到晌午也无妨。哦,还有,娘娘,昨晚下了好大的雪,这会儿大家都在赏雪呢,所以外面有些吵,要不奴婢去叫一下他们?”善柳低着头唯喏道。

“哦,那倒不用了,难得他们这么开心,平常他们经常看着主子们低头行事,也真的难为他们了!”唯如月感慨道,“柳儿,快替我把衣服穿好,既然外面这般热闹,想来,我也不能错过这美景吧!”

“是,”善柳迅速的从衣架上取下衣服,替唯贵妃更衣“今年难得雪下得这么大,娘娘可得好好欣赏一番!”

善柳替唯贵妃更衣后,给她画了一点淡淡的妆,梳了一个轻便的头发,但却没有输掉贵妃气质。毕竟怀孕的人如果浓妆,戴贵妃头饰,这样对胎儿是百害无益。

一切梳妆完成后,善柳小心翼翼的扶着唯贵妃一步一步走到庭外,唯贵妃扶着门槛,松开善柳的手,独自望向着天空……善柳低头走向一旁。

在她八岁那年,家乡曾也下过这样大的雪,那时是一家人在屋外赏雪,大家其乐融融,而现在……只剩她和弟弟在这深宫之中。想着想着,唯贵妃的眼泪不禁掉了下来。柳儿一见,慌了手脚,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

“娘娘,你没有什么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要不我们回屋吧!这下雪天不欣赏也罢,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柳儿紧张的望着唯贵妃。

“没什么事,只不过是一时触景生情,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罢了,无妨。”唯贵妃依旧面不改色的望着天空。

突然,唯贵妃转过身望向柳儿:“柳儿,你说,这孩子要是出生了该叫什么好呢?”

柳儿毕恭毕敬道:“依奴婢看,孩子的名字应该由娘娘您和皇上协商一下才是,奴婢可做不了主。”

唯贵妃轻轻的抚摸着将要出生的孩子:“如今皇上又不在宫中,又不知何时回来,我们总不能等孩子出生之后,还没有名字吧,她无辜的叹着气。”“这样吧,本宫就先起个,待皇上回来后,再行协商。如果是个女孩的话,就叫慧芸可好,希望她聪慧伶俐,如是男孩的话,叫凌正,凛然正气!”

“娘娘真是好学识,相信皇上听了,也会和奴婢一样的!”

唯贵妃叹气道,只可惜皇上南巡去了,估计回来,她也生产完了吧……

半个月后,唯贵妃生产,皇帝还是没有回来。

门外,只有唯大将军焦急的在徘徊,这可是他唯一的姐姐,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听着屋内撕心裂肺的叫喊,唯勇几次想冲进去,但被产婆拦住了,说是女人在生孩子时男人不可以进去见血光。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唯将军无奈。

半个时辰后,婴儿哭声想起,房门被打开。

“恭喜将军,贵妃娘娘生了个小公主,给您添了位小侄女”产婆兴奋的报道。

“哦?来人,陪产婆下去领赏,”唯勇命令着身边的太监。

“是”

唯勇见产婆已出来,想必,她姐姐也无事了,于是便迅速赶到她床边:“姐姐,姐姐,”唯勇轻生的呼唤着。唯贵妃听到呼唤声,缓缓的张开双眼:“勇弟,你怎么来了?”她轻轻的说道。

“皇上不在,我就只有来了,我还指望能照顾一下你,谁知我什么忙也没帮上”唯勇低着头。

唯贵妃轻轻的说:“没关系,我这有柳儿呢,你不用担心。哦,你看看,这就是你小侄女,可爱吧?”唯贵妃指着孩子说道。”

“哦?我这小侄女倒和你长得挺像,不像皇上,唉?这左臂竟还有个心形胎记,呵呵呵。对了,起名字了没?”唯勇望着孩子激动的说道。

“叫慧芸,智慧的慧,芸芸众生的芸。”

“嗯,名字挺好听的”

“唉?勇弟,你来了也有些时候了吧,你快些回去吧,想必军中的事务也不少,”唯如月说道。

唯勇点点头“那,好吧,那你好好照顾你自己,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让柳儿通知一下我,我会立马赶过来的,”他转头望向柳儿:“柳儿姑娘,贵妃娘娘就劳烦您多多照顾了,”说完,朝柳儿鞠了躬,起身向大门走去……

约摸半个时辰后,正当唯贵妃熟睡之际,突然闻到一股浓烟味,随后隐约见到一个蒙面黑衣人在门外。“是谁!”唯如月叫起来。黑衣人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她的声音,逃跑得更快了。她来不及深究,连忙呼唤柳儿的名字:“柳儿、柳儿,”此时唯贵妃的身体特别虚弱,现如今又被浓烟呛得快说不出话了,声音逐渐嘶哑……

此时,柳儿刚刚浇完花回来。抬头一望,见贵妃的寝宫冒着浓浓的黑烟,连忙丢下手中的花洒,往贵妃的寝宫跑去……

柳儿站在凤安宫外大声呼喊:“娘娘,娘娘你在里面吗?”柳儿焦急的等待着,但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过来。柳儿想:“如贵妃娘娘不在里面,肯定会有人来救火,而此时四处不见一人”。因此他断定娘娘肯定在里面。

于是柳儿便冲进屋里,见娘娘正抱着小公主无力的躲在床角里,连忙跑过去“娘娘,娘娘,”柳儿使劲儿的摇着唯贵妃。唯贵妃慢慢的睁开眼,见到是柳儿便激动不已,于是伸手把孩子递给了柳儿,说:“柳儿,你快带着小公主离开凤安宫,有人要杀小公主,快点,哦还有……”唯贵妃取下脖颈上的凤凰玉佩(与皇上是一对的),双手颤抖的放入柳儿手中,说“快带着小公主走,否则我们三个将会一同葬入火海,谁也逃不出去”,正在她们相互推脱之际,门外站着三个黑衣人,手持长柄刀,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

“柳儿快走,不要管我,快带着小公主远走高飞,永远都不要回来,”唯贵妃竭力的嘶喊,说完便主动冲了上去。

“娘娘……”柳儿绝望的哭喊着。但为了小公主安全,柳儿不再逗留,贵妃娘娘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小公主安全的离开皇宫,她不能让娘娘失望,所以拼命的跑,黑衣人见柳儿跑出也竭力的追……

半途中恰巧遇到了刚刚买菜回来的春荷,春荷见柳儿抱着一个孩子如此竭力的奔跑,心中满腹疑惑,就问道:“柳儿姐姐,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你要这么如此拼命的奔跑?”

柳儿答道:“这是唯贵妃的孩子,有人要杀她,贵妃娘娘为了让我和小公主安全的离宫,已经惨死在黑衣人刀下了,所以我拼命的跑,是为了小公主的安全。”

春荷瞬间恍然大悟。

“看,她们在那!”其中一个黑衣人指着柳儿说道。

柳儿见她们快追上了,来不及和春荷闲聊,就又开始逃跑……春荷见此状,丢下菜篮子,也跟着柳儿一同奔跑……

眼见黑衣人快追上来时,春荷说:“我们这么跑下去,迟早要被抓到的,这样,我来帮你把他们引开,你从左边的小树林里跑去,千万不要让他们看到。”

柳儿一听立马否定:“不行,我已经失去娘娘了,我不能这么自私丢下你,要有一起走,要亡一起亡!”

“可你还有小公主,贵妃娘娘已经为了她丧命了,如果你现在要找死,贵妃娘娘的命不是白送了!”春荷愤怒又焦急的对着她说。“我想我这么做,贵妃娘娘一定会感激我的!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柳儿拗不过春荷,把她自己的衣服和春荷对调了。柳儿按照春荷的计划,跑向了左边的小树林,而春荷打扮成柳儿的样子,来引诱黑衣人,终于,跑向了前头陡峭的悬崖。为了让黑衣人死心,春荷二话不说,直接坠崖……

黑衣人见目的已达成,便纷纷撤退。

目前,柳儿她们那里安全了。

许安宫内。

“怎么样?事情办得如何?”瑶妃望着身边的侍女容安说道。

“回娘娘,一切都办妥了,我们就说唯贵妃是不小心推翻了烛台,导致凤安宫内起火,她自己也则不小心葬入了火海。”容安楸着瑶妃说道。

“哈哈哈!”瑶妃发出了魔性的笑声“容安,做得好,回头本宫重重有赏!”

“谢娘娘!”容安说完朝瑶妃鞠了个躬。

“哼!唯如月,这些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生什么不好,偏偏就生了个男孩,想和我争太子之位,哼!门都没有!”瑶妃摆着阴险的脸色。

此时,容安弯着腰走过来,“娘娘,那个唯贵妃她不是生了个女儿吗,怎么又成生了个男孩了?”容安脸上写满了疑惑。

“什么!”瑶妃愤怒的转向容安。“刚才小杨子跟我说唯贵妃不是生了个男孩吗!还说那孩子红光满面,像极了皇上!她,怎么会生了个女儿,难不成是龙凤胎?”

“娘娘,这不可能啊?我听产婆说唯贵妃就只生了一个,并且还是个女儿!”“当时奴婢就纳闷了,想是唯贵妃既生了个女儿,为何还要取她性命,不过想来是娘娘的吩咐,奴婢也不敢多嘴!”

“这下遭了!”

“怎么了?娘娘!这唯贵妃死了,不也正了却了咱们的心事吗!”

“我父亲跟我说要是这次唯贵妃生了个女儿,让我不要轻举妄动,若是生了个男孩,要我让她永远都醒不过来!如今这唯贵妃生的是女孩,而我却又至她于死地……”瑶妃瞬间觉得背脊里有过一丝冰凉。“想必这唯贵妃的死讯也传开了吧!”瑶妃差点倒下……

傍晚十分。

门外太监走进来:“启禀娘娘,门外瑶大人求见。”

“快传!”瑶妃紧张了起来。“容安,你先出去吧,我和父亲说会话!”

“是!”容安走了出去,把门也关上了。

“你怎么会这么糊涂!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轻举妄动吗!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糊涂女,真是成事不足,办事有余!”瑶大人愤怒的拍着桌子,朝着瑶妃说道。

“对不起,父亲,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以为她生的是男孩!”瑶妃羞答答的望着她的父亲。

“你不会自己去问产婆吗,让一个不靠谱的小太监去办事,怎么会成功!”瑶溆别过头。

瑶妃拉过父亲。两眼焦急的望着他:“哎呀,爹,你就先不要骂我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想想我该怎么办!皇上明天就要回来了,我怕当时会说漏嘴!”

“现在知道怕了?早知道要怕,当时为什么不清醒点!”瑶溆还是一股怒气的望着瑶妃。

瑶妃低头不语。

“这样吧,皇上回来,要是问起此事,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记住,千万不要说漏嘴了。”

“小女一切都听父亲差遣!”

哼!瑶溆甩开衣袖,愤怒的走出许安宫。瑶妃也因为此事,整夜都未曾入眠。

第二天大清早。

“皇……上……回……宫……”老太监的声音拉的老长老长。

容安催促着瑶妃起床:“娘娘,娘娘,皇上回宫了”。瑶妃听到这五个字,像是中了邪一样,迅速的起身……

皇上一回来,迅速的赶往凤安宫,凤安宫已经变成了废墟,只见几个来来往往的婢女和太监在收拾残恒……

“微臣参见皇上!”唯勇单跪地上。

“唯爱卿快请起”皇帝迅速缠起唯勇“唯爱卿不必多礼,相信你这几日也非常难过吧!”

“微臣谢皇上关心,只是苦了姐姐,姐姐刚生下孩子,便惨招毒手”唯勇艰难的含着眼泪。

“什么?唯爱妃已经生产了?那,孩子呢?”皇帝焦急的望着唯勇。

“孩子,是个女孩,现以不知所踪,据听说是唯贵妃的贴身婢女善柳抱走了,不过,听说姐姐把皇上赠送给她的凤凰玉佩给了孩子,而且孩子的左手臂上有一块心型的胎记,相信孩子不久就会找到的!”

“一定要找到,这可是唯爱妃唯一的骨血,朕不能辜负了她!”

“谢皇上隆恩”

“唯爱卿,可查到凶手没有!”皇帝一脸正紧的望着唯勇。

“回皇上,微臣找到了三个人!”唯勇转过头“来人那,把他们都抬上来”只见几个太监抬这那三个蒙面人,不过都死了。

“找到什么线索没有?”皇帝转头望向唯勇。

“回皇上,微臣在他们身上搜到了这个。”说完,唯勇便拿出了一个像令牌一样的东西,双手奉上。

皇帝拿起唯勇奉上的令牌,仔细瞧了瞧,这不是?这不是许安宫的令牌吗?“来人那,传瑶妃!”皇帝愤怒的盯着那块令牌。

“臣,臣妾,参见皇上,”瑶妃小心的盯着皇上脸色,手里不知不觉冒出了冷汗。

“瑶妃,这该怎么解释!”说完,皇帝便丢出他手里的那块令牌。

瑶妃一见这正是她当日交给容安去……“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妾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那这令牌是怎么回事!”皇帝此时的眼神似乎要把她吃掉。

“臣妾,臣妾真不知道,或许,或许是容安偷拿去的,皇上饶命啊!”瑶妃自己都没感觉自己说话越来越结巴了。

“胡扯!这块令牌是朕亲赐予你的,若是没有你的指示,她一个小小的婢女有怎会有如此大的胆子,不是你的命令,那还会有谁!”

瑶妃一听,便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于是就连忙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妾知道错了,臣妾知错了,臣妾再也不敢了”瑶妃不停的磕着头,眼泪也不停的往下流。为什么她的父亲还没有来,他说过会帮她的。

“来人那,奉朕旨意,瑶妃不守妇道,残害忠良,其罪当诛,念其父对朝廷有功,现送往冷宫,未有朕旨意,不得私放,钦此”。摆驾回宫!

皇帝回宫后,写了一封召书。有寻得小公主者赏黄金百两,丝绸数匹……

柳儿成功逃出后,便在附近买了一些干粮,水,以及小公主要喝的羊奶,又开始奔波,她发誓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一天天的时间过去了,天气仍然很寒冷。

柳儿也不知不觉的走进了无尽头的沙漠之中,艰难的前行,她把自己随身带的水和食物也用的差不多了,孩子的羊奶也快喝完了,此刻,她很绝望,因为她怕她完成不了娘娘的遗愿……但为了娘娘,她强忍着痛苦。

大约一个钟头后,一位猎户为追一只猎物走进了这沙漠之中,恰巧见到这名女子正在沙漠中艰难的爬行,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于是他就放弃了他的猎物,转身走向那对艰难的“母子”。

“姑娘,你还好吧,我看你好像虚弱,你应该好多天都没进食了吧!”猎户关彻的问道。

“我还可以,就是苦了这孩子!”柳儿低头望向怀里的婴儿。

猎户见她们如此可怜,便说道:“姑娘,我看你一个人带着一孩子在这沙漠中……这样吧,我家就在不远处,如果姑娘不嫌弃,可在寒舍下休息一下,顺便补充一下体力,如果再像你这样,孩子也吃不消的”!

柳儿一想,为了小公主要生存下来唯今也就只有这种方法了……于是便跟随猎户走去……

流年孤芳
茫茫何处无荒草 杨柳萧萧亦处是 旦我归来烟无渺 只愿换做常山青

第一章:天飞雪,心灰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