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流光知锦年

暮色流光知锦年

三岁E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色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深邃,黑夜里刚下过雨的小巷透出一股令人厌恶的腐臭味,即便是在这样腐败的黑夜中,街道两旁的住宅区里,交映闪烁着的光芒好像无论怎么温暖,也会特意选择避开苏锦年,似乎永远不会有一盏温暖的灯光,会为她而留,苏锦年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即便再怎么裹紧大衣,即便穿了多少暖意,也温暖不了苏锦年现在的心,冒着微雨前进,这会儿还不回去的话,在家里嗷嗷待哺的那个败家子又要开始大骂了,怀里是自己中午省着没吃的饭团,可以先给他垫垫胃,也许是走得匆忙,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那辆奢华的超跑,它开过她身边的时候,就像是无数次巧合的和苏锦年擦肩而过的好工作一样,溅的她一身水,在她最落寞的时候让她离地狱更近一步,就像是每个拒绝她的公司给出的话,都是同样的一句,“苏锦年小姐,我们公司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也许你可以去Streamer”苏锦年当然知道这是章暮对她的报复,可惜,真的是很可惜,这种报复对于苏锦年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因为这几个月,她已经习惯了,甚至她就是一颗永远不知道疲惫的陀螺一样,默默地不惹人注意的不停地旋转,冰冷的积水溅进了苏锦年的领口,一个冷颤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脚步,她迈不开,因为刚才余光撇到的是坐在那辆超跑里的人,那个淡漠冷傲的眼神,就像是看穿了所有的她,所有现在伪装出来的她,在他面前,她就像一个浑身赤裸,随时等待屠宰的羔羊一样,再怎么逃,再怎么挣脱,也没有办法远离这种宿命。

“苏锦年,你还可以怎么样?”章暮当然看到了苏锦年的那一撇,他就是要这个女人成为最卑微的那种人,生活在社会底层,永远没有办法挣脱,也没有力量改变的的那种人,就像这个女人的哥哥当初糟蹋许瑾言一样,“开车。”苏锦年就好像一只破败的风筝,垂死挣扎等待主人的救赎,可是她的主人却并没有打算把她捡起领回家,她就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望着这辆车越走越远,街上的人并不多,各个都在赶着自己的路,她就这样顿在街上,却并没有人因为她而打乱自己的脚步,“看,苏锦年,这就是现实,在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你是谁,你是不是活的还好。”尖锐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苏锦年的自我嘲讽,“臭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在家等你快等死了。”电话里传来的是“刻薄”的关心,或者是关心的有些过分的“问候”电话的那头是她的哥哥,苏锦谦,过分的关心和刻薄的语气都是为了把她赶走,这样起码苏锦谦的心里没有那么愧疚,这个人是毁了她一生的苏锦谦,是她已经瘫痪在床的哥哥,苏锦谦,那个血浓于水并且曾几何时也是个明媚阳光的男子。她已经没有余力去回忆从前的时光,因为她感觉心里有些说不清的慌乱。

穿梭到弥漫着腐烂气味的旧小区,破旧的楼房,灰尘密布的电线杆,就算是身体轻盈的麻雀也不愿意在这上面多停留一分,怕沾染上这个地方的晦气,“哥,我回来了。”苏锦年推开门却没有看到那个应该出现的身影,找遍了拥挤的一眼就可以望尽的房间,虽然苏锦年换了手机,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但是章暮的电话却一直在她心里,就算是她没有刻意的去背过,那几个数字就像是烙铁一样在她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她都不用去想,数字自己就会跑出来,这才是最让人心酸的事吧。

“苏锦年,想见你哥吗。”章暮挑衅的话语让苏锦年眼前浮现了这个男人坐在办公椅上,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有事就说。”章暮一直不喜欢苏锦年这样的一部分占主导地位,他不喜欢这样的苏锦年,让他觉得没有定数,不能掌控,“来Streamer,我们也许可以好好谈谈。”苏锦年当然听得出来章暮生气了,可是怎么办,她就是没有办法像过去一样对待章暮,苏锦年知道章暮在等,所以她不敢耽误,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接赶了过去,前台应该是已经被打过招呼,一路上倒也没有人拦着她,她知道章暮的办公室,直接闯了进去,“苏锦谦没有教你礼貌,要先敲门吗。”苏锦年本来也已经准备好被羞辱了,“对什么人用什么教养,这是我的家教。”章暮低沉的笑声听的苏锦年略微有些瘆的慌,“苏锦年,你越来越目中无人了。”苏锦年不想再和章暮耍嘴皮子了,“我哥呢,你已经疯狂到连残疾人都不放过了吗。”章暮知道苏锦年最在意的就是这个已经瘫痪的哥哥,“还记得谨言吗,我准备和你哥好好算算这笔账。”苏锦年最在意的就是这件事,因为哥哥的一时错误,而毁了他自己,也毁了苏锦年,“我嫂子的事,和你有关系吗?”苏锦年其实都知道,她都知道,她只是想让章暮亲口说出来,她想毁了自己,这样是不是就不用那么爱他,不用那么在意他,可是,就算是听到这些故事从章暮嘴里说出来,她还是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爱,她还是那么爱她,就算自己在心里默默狠狠的骂了自己多少次贱,还是没有办法,喜欢就是喜欢,隐藏不了也改变不了,她可以欺骗别人,但是却欺骗不了自己。

三岁E
喜欢就来看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