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是迫不及待啊,这么快就收拾好了”章暮收起自己刚才的担心和忧虑,转而将刻薄和讥讽又一次砸向了苏锦年,苏锦年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将自己行李抬进屋,身上虽然穿着着洗的发白的衣服,但是却没有一贯的寒酸,反而让人觉得这个人很干净直白,章暮讨厌这样,章暮讨厌有时候苏锦年什么都没做,却能莫名其妙的抓住自己的眼球,他觉得这就是这个女人的招数,她对待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为什么你可以忍受一个你这么厌恶的女人和你生活在一起?”收拾东西默不作声的苏锦年突然间对着章暮说,章暮好像没听到一样,径直走上楼,苏锦年浑身颤抖着看着他慢慢上楼的背影,眼前却倏地看不清什么了,低下头,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一颗晶莹的水珠掉落在昂贵的地毯上,“苏锦年,为什么你永远都这么的不争气”她在心里至少是这么默念的,也就是她眼泪掉落的瞬间,楼梯上传来一个轻微的碰撞声,苏锦年的双眼是抬起来的,至少在她望去的目光里,有期待,但是现实只是留给他一个空荡荡甚至有些冷清的楼梯,嘴角一丝苦笑仿佛也在嘲讽她自己的自以为是,不知道静静思考了多久,直到身体都有些僵硬起来,苏锦年才慢慢的起身,是的,她需要和章暮好好的谈一谈,走到厨房像热一杯牛奶,却碰见了周妈,佣人周妈是一直侍奉章暮的章家的管家,人很和蔼一直对苏锦年也很不错“周妈,我来吧”苏锦年接过温热的牛奶,把咖啡留在了厨房“苏小姐,少爷他最近都习惯喝咖啡,您这样上去会不会和少爷有矛盾啊”周妈担忧着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苏锦年,“没事,他的胃不太好,实在不能一直喝咖啡,放心吧周妈没事的。”苏锦年小心的带着温牛奶迈上了楼梯。

“他还真是不安分啊,当时已经教训过了他们,现在居然又在找死,你们都是白痴吗,马上做个project给我,难道需要我教你们怎么做事吗?”房间门虚掩着,传来章暮盛怒的声音,她知道章暮是一个对待工作很认真的人,不然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样的成就,但也就是这样的日复一日的工作,才造成了他的胃的损伤,这是苏锦年一直担心的事,“苏家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学会爬墙根了!”章暮冷笑的声音把苏锦年惊醒,小心的推开了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来和你谈谈我哥的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盛怒的时候听到苏锦年的声音,章暮的心里就会稍稍有些平静,闭目了一会儿,“我不喝牛奶,给我倒咖啡!”苏锦年早就准备好章暮会这么说,“我哥呢?”章暮接过了苏锦年手中的牛奶,鄙夷的看着面前这个干瘦的女人,“你放心,我们领完结婚证你就会见到你哥,不知道你哥哥看到你现在这样委曲求全的样子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干过的傻事,因为他的关系,让这么多人受到牵连。”苏锦年有些苦涩,但是却没有回嘴,某种程度上她是恨自己的哥哥的,但是时间久了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去憎恨苏锦谦的资格,当初因为苏锦谦的一意孤行,伤害了那么多人,她苏锦年在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公主变成了一个负债千万的丑小鸭,那么大的变故让苏锦谦不能接受,跳楼自杀却变成了瘫痪,于是一时之间,双亲离世,哥哥性情大变,她本以为章暮会陪着她度过这些难关,却不曾想章暮是一切事物的罪魁祸首,她本身就更愧疚,所以即使哥哥一直刁钻和从前不再一样,她也觉得是自己应该承受的,而现在章暮对待她的态度反而让她习惯,因为她开始渐渐明白或许自己本身就是不值得被爱的人,所以摆好自己的位置就可以了,这样,她反而觉得日子比较好过;章暮看她呆愣的样子,心里竟有些心软,一下厌烦,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你不管怎么猜,都是猜不到你哥在哪里的,所以收起你那些恶心的心思,别在走进这个房间,我看到你,我就觉得恶心!”章暮说完这些话竟有些激动,苏锦年知道自己再问只会惹到章暮,想了想准备起身走出去,章暮最见不得她这样默默无声好像很听话的样子,一时生气,竟然忘了手上的牛奶是热的,直接砸了过去“带着你的牛奶滚出去!”“嘶~”章暮听到了一声闷沉的砸声,抬头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奔跑的身影,视频会话又来了,分散了章暮的注意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