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没有资格

  “上官廉,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夏落晚狠狠道,眼中决裂,看着眼前沉默不语的所谓舅舅。

“都出去!”上官廉沉声道,所有人都知道,一直以温和示人的皇帝,被成功激怒了,没有人敢停留,眨眼间,偌大的宣政殿就只剩上官廉和夏落晚。

上官廉打开变形的红帖,扫过婚帖两字,皱了皱眉,半秒恢复如常,“你和誉儿本就是恋人,你嫁与他当三皇妃有何不好?”

“呵!”夏落晚冷笑,逼近一步,“恋人?上官廉,你不要自诩你很了解我,在我眼里,你就是杀母仇人!”

“夏落晚!”上官廉突然拍案而起,吼道。

“怎么?心痛了,这与我比起来,不及千分之一!上官廉,你以为你是成全吗?其实你所谓的大局,所谓的廉洁清明,是最残忍的刽子手,从你下那道圣旨起,你已经完完全全割开了我们之间所谓的亲情,你已经没有资格左右我的人生!”夏落晚毫不示弱,冰眸迎怒而上。上官廉被她的眼神震慑了,心中一顿痛,颓然坐下,一下子像苍老了几岁,久久不语。

“撤了圣旨!”夏落晚提出要求。

“圣旨已下,岂有撤了的道理!”玉槿突然从殿外走了进来,一身霞冠凤袍,高傲地站在夏落晚对面。

夏落晚选择无视她,对着上官廉道:“皇上,请撤了圣旨。”

“如今北帜来了这么多各国使者,圣旨已昭告天下,现在你说撤就撤,皇威何在?岂不让天下人笑话!”玉槿说得冠冕堂皇,夏落晚心中冷笑,看来这件事跟这个皇后是脱不了干系的。

“现在是本姑娘跟皇上的谈判,有你说话的份吗?还是说皇后觉得自己的地位比皇上还高一等吗?”夏落晚好不客气地讽刺回去,“笑话?这整件事就是一个笑话,还差这一点吗?”

“你!”玉槿狠狠道:“你说的这些话,足以让你死一千次!”

“皇后!”上官廉突然沉声叫住,“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干的好事!”

“皇上!”玉槿没有想到到现在为止,上官廉还是这么维护这两母女,心里气急,“皇上,夏落晚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你怎么可以如此纵容她!”

“够了!玉槿,朕以为这三年来,你已经得到了教训,可是,今天看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太让朕失望了!”上官廉望着自己的妻子,淡漠道。玉槿笑了,“呵!教训?什么教训?看着你跟夏梦蝶卿卿我我,我要忍气吞声的教训?”

“啪!”

玉槿偏着头,脸上的五指印清晰可见,“上官廉,我说错了吗?”

“来人,皇后已经失去理智了,拉下去禁足!”上官廉不看玉槿,开口就道。玉槿笑着,终是不顾尊卑礼仪,惨淡道:“上官廉,你就是个禽兽!”“拉下去!”上官廉吼道,下人不敢不从,手忙脚乱地拉玉槿下去。

夏落晚沉默,殿内的气压一下降了下去。上官廉望着她,最终开口:“晚儿,你当真要退婚?”

夏落晚轻笑,“这是个笑话!”

“好,朕撤旨!”

“马上拟诏书!”

事情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夏落晚不打算停留,刚要出门口的时候,上官廉叫住了她。

夏落晚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淡淡道:“你或许是个好皇帝,但你不是个好兄长。”夏落晚在玉槿踏入殿内那一刻就知道,圣旨或许不是上官廉下的,可惜那一次没有或许。说完,夏落晚就踏出了宣政殿,趁着风雪,潇洒走远了。殿外,洛誉望着她的离去的背影,眼底苦涩,他的晚儿,根本不需要他,洛誉手中的红帖悄悄落地,雪落尽,终是越来越远......

忆蝶山庄——

正殿里,顶上的夜明珠明晃晃的刺眼,亮堂的大殿里装饰富丽堂皇,一处壁上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一位及其貌美的年轻女子,笑靥如花。正榻上,白衣男子慵懒地躺在那里,目光直勾勾的望着画中女子,满目柔情。

“主子!”阿木走进来,递上一张信笺,男子随意接过,扫了一眼,便猛地坐了起来,这相府大小姐还真是会制造惊喜,下旨和撤旨只不过一个上午而已。“现在,外面到处都在讨论这件事,很多外来者对相府大小姐议论纷纷,都想见识一下她。”阿木说道。

九子御淡笑,转而问:“斗仙大会事宜怎样了?”

“已经定了时间了,三日后,正式开擂!”

九子御站起来,眸光暗闪,“阿木,帮我去办件事!”

相府——

夏落晚一进竹园,就看见一位不速之客,勾起唇角,缓步走来:“二妹妹找我何事?”

林云湘急忙站起来,焦急问道:“外面所传是真的?”

夏落晚随意坐在园中的秋千上,不答反问:“妹妹希望是假的?”

林云湘捏紧的手松开,淡淡道:“姐姐,你真的不喜欢三皇子了吗?”“一双不合脚的鞋,我不会留恋!”

“姐姐,你.......”

“妹妹若真想成为三皇妃,不应该在我这浪费时间。”夏落晚不想废话,下了逐客令,跳下秋千,进了房间。

林云湘咬咬牙,她最讨厌夏落晚这副高傲的模样,她跺跺脚,生着闷气走了。

第二十三章:没有资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