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夏落晚最怕什么

  夏落晚走出香来阁,看见天色已是很晚了,轻轻叹一口气,淡淡道:“碧环,我们回去吧!”发现主子情绪突然低落,碧环不好说什么,乖乖跟在小姐身后。仿佛时间又回到了三年前,那夜,暴雨,她被小姐从山贼窝里救出,看着她站在死人堆面前,手中的匕首滴着鲜血,一身破烂的赤衣在血腥味浓重的夜色中意外的显眼,浑身湿透的她,身上有着触目惊心的鞭痕,而她似乎没有感觉,只是静默地站着,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嗜血气息,薄凉,冷冽,像是索命的死神。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血夜,一直胆小如鼠的她,第一次没有了恐惧,因为救她的小姐用行动告诉了她:恐惧,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是没有用的,只有足够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夜之后,她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后,尽管她淡漠,眼底是化不开的寒冰,并且一再用来自地狱般的沙哑阴暗的嗓音对她开口:“滚!”但她还是一心一意想要跟在她身边。那几个月,每每夜晚,她都能听到她压抑着的痛苦的呻吟,看到她瘦骨如柴的手指紧紧抓住身下稻草的,指尖在地上的狠狠刮痕,惨白的脸上全是汗水,这是小姐最脆弱的样子,看得让她揪心,却不敢开口,只能默默守在旁边,她明白她的痛,她的骄傲,她的尊严,不允许别人的怜悯。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的身份,可是她就莫名地相信,她是好人,一定是好人,尽管她总是冷冰冰的样子,拒她千里之外,可是她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碧环,我想回家,可这里没有我的家,那里也没有!”前世的夏落晚是个孤儿,是生化试验体,是没有自由的人体机器,这一世,她依然是孤儿,是世人唾弃的妖女,她的开心都是伪装,都是在骗自己。

“小姐!”碧环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无以言对。

夏落晚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没有关系,睡一觉,什么都不是事了。”

一路无言......

夏落晚没有发现的是,身后,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宫修垂眉,手心是一枚银色的钻戒,戒身上刻着“forever”,指腹轻抚,“小七,我到底错过了你多少!”

————

翌日清晨,某人正在床上打滚,不肯睁开眼睛,嘴里呢喃:“碧儿!”

房门打开,进来的却不是碧环,夏一走近正在赖床的小姐,请安道:“大小姐万福,碧姐姐刚才被二少爷拉走了!”

“什么!”夏落晚一下坐了起来,揉揉乱糟糟的头发,喃喃道:“这小屁孩竟然跟我抢人!”“.......”夏一福身道:“奴婢伺候小姐洗漱吧!”“赶紧的,姐姐要去教育一下小屁孩!”“......”

颐园——

“二少爷究竟要干什么!”碧环扯开林云晔拉住她的手,整理一下衣服,冷冷地望着二少爷,“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奴婢要赶回去伺候大小姐。”

“嘿!”林云晔叉腰,一脸不满道:“你个小婢子还敢凶我!信不信打你几板子!”

“请便!”碧环觉得林云晔就是没事找事,转身就要走。

“欸!等一下,不准走!”林云晔一下冲到碧环前面,扬着脸道:“我问你,夏落晚最怕什么?”

“神经病!”碧环把夏落晚教她的现代词都用上了!林云晔一下没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后,一把抓住要走的碧环,怒道:“你骂本少爷!”“你放开我!”“我就不放!”林云晔也没有理会碧环有没有用敬语,像小孩子一样耍上脾气了。“你放不放!”“不放!”“是吗?”碧环笑了,小姐教给她的防狼术她可没忘呢!

突然,“咔擦!”一声,接着就是一声猪叫声,“啊啊啊,你个小婢子,放开本少爷!”林云晔痛的只喊娘,没想到这一喊还真把娘喊来了。“你在干什么?”惠氏一进院门,就看见了这一幕,一下护子心切,急急冲上来。碧环一下松开林云晔,站到一边:“惠夫人!”

惠氏抱住林云晔的手,一看,眼睛都气红了,转身就想冲碧环打一巴掌,“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这是以下犯上!”

“娘!”林云晔一看母亲的架势,急忙拉住她,“娘,我自己收拾她,你不用管!”“晔儿!你干嘛护着她!”惠氏不满吼了一句。林云晔也一下愣了,是啊他干嘛护着她!“哎呀!”林云晔摇摇头,眼睛瞟到了门口,找了个借口:“娘,她是夏落晚的人!”

“二少爷竟然知道她是我的人,你还抢?”门口,夏落晚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

第二十章:夏落晚最怕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