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暗杀

  “小姐,我们真的要进去啊!”碧环拉住自家小姐,犹豫着。

“哈!”夏落晚打了个哈欠,,微眯着眼,说:“为何不进,难道你想睡大街?”

......“可那毕竟是烟花之地,很难为情的!”

“哎呀!”夏落晚伸手揽住碧环,循循善诱:“碧环,你看,客栈没房了,又不想睡大街,这里还美女如云,住宿条件又好,你不住,傻啊!”“可是很贵啊!”

“怕什么!后面不是来了个财主吗?”碧环往后望去,看见九子御一脸文雅气度地走来,内心大呼不公,这样一个好好公子,怎么栽在了自家小姐手里。夏落晚无视碧环的小眼神,扭头冲九子御灿烂一笑,“九公子,您等着,奴家这就去给你找个美娇娘,好好侍奉您!”说完还向九子御眨眨眼,拉着碧环就进去了。只是在偏头的时候,余光扫过暗处,眸中神色暗了暗,这狗东西,还真是阴魂不散。

“诶!这位客官——”夏落晚刚进门,老鸨就迎上来,却看见是两位年轻女子,一时发愣,“姑娘是来找活干的?”

“找你个头!”夏落晚一爪子拍去,不屑道:“本姑娘是来找乐子的,去!把你这最好的姑娘送到雅间来!”老鸨也是见过世面的人,随即一笑:“原来姑娘好这口啊,等着,我这就去叫银铃来,好好服侍姑娘!”对于老鸨暧昧的小眼神,夏落晚邪邪一笑,挑起老鸨的下巴,轻佻道:“是个懂事的,快去吧!回头赏你!”“好嘞!”

碧环感到深深的寒恶,嫌弃道:“小姐,你节操掉地上了!”

“......”自从这小丫头片子听惯了她的话,倒学的有模有样。

“碧儿,走起!”

“......”众人也是醉了,哪家的姑娘,这么......开放!

阿木一行人自然看到了这一幕,眼角不禁抽搐,“主子,我们真的要进去?”九子御勾唇,踏步进去,其他人不敢多言,快步跟了进去。

雅间里,酒香浓郁,夏落晚靠坐在椅榻上,玉指捏着酒杯,浅酌一口,耐心等待佳人到来。半晌,门外传来银铃叮当的声音,清脆悦耳。陌生女子踏进房中,一袭薄银舞衣,轻纱盈动,勾勒她妙曼的身姿,玉肌粉面,凤眸勾人,顾盼有情,果真是佳人呢!“公子久等了!”银铃的步伐伴随着悦耳的铃儿声,快口说道,酥媚无比。只是看清了夏落晚之后,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

“怎么?不满我是个女儿身?”夏落晚似笑非笑地望着银铃,淡淡道。

银铃迅速反应过来,重展笑颜,上前跪坐,主动为夏落晚斟上美酒,说“怎么会呢?银铃能服侍姑娘是银铃的福气。”

“福气?”

“自然!”

“你倒是嘴甜,就是不知道喜不喜欢钱!”

银铃一愣,随即大方承认“我们这些烟花女子,那有不喜欢钱的。”

“是吗?”夏落晚接过银铃递来的酒杯,指腹摩挲杯沿,继续问道:“那么是钱财重要些,还是命呢?”

银铃没有料到她会这么问,沉默了一时,最终开口:“对于银铃来说,钱更重要!”

“那就好办了!”夏落晚递回酒杯,说:“干了这杯,我们做个交易!”

银铃微怔,还是接过酒杯,饮尽,“什么交易!”

“没什么,借你身衣服而已!”夏落晚漫不经心地开口,玉指在榻上轻点三下后,银铃就昏倒在桌前,“你下药......”

十分钟后,“银铃”走出雅间,步伐微乱,该死,这衣服这么露。“银铃姐这么快就出来了!”迎面走来一个同样妖媚的女子,问道:“怎样,没被欺负吧!”

夏落晚低头,冷声道:“有事?”

“怎么这么严肃?”女子以为她真受欺负,也没注意声音的不同。

夏落晚不想理她,从她旁边绕过要走。

“诶!干嘛甩脸子!主子叫你过去!”

夏落晚突然停止脚步,听见她继续劝道:“虽然主子做法变态,但他只宠爱你一个啊!”

宠幸?变态?这个怡红院还这不简单,夏落晚稳住脚步,说:“知道了!”

“行,先走了!”女子一扭一扭地走开了。

夏落晚抬头,一双清眸望着女子的背影,神色不定,主子?鬼才去呢!本姑娘才不陪你!

突然,怡红院一下全黑了,走廊上喧哗四起。夏落晚一愣,那个狗东西居然这么沉不住气,现在就想刺杀姑奶奶。“哎呀!谁推我?”“呀!有血!”“抓刺客!”夏落晚置身于嘈杂之中,不可久留,她猫着步儿,跳出护栏,眼睛一瞟,就看见一双凶恶的眼神瞪着自己,有点熟悉!我去!这个银铃竟然这么快就醒了,赶紧闪!夏落晚立即跳下护栏,跃进附近一个独立的阁楼。“小命要紧啊!”

“快,刺客逃出去了!在那里!”

夏落晚随意闯进了一个房间,关上了门,长吁一口!回头,就看见了桌前坐着的一个黑影,深邃似海的眸子正直勾勾的望着闯进来的夏落晚,吓她一跳!“啊!”

夏落晚正想扒门离开,去突然听到对方温尔的声音,“阿晚!”然后人影就走了过来。

“宫修?!”夏落晚认出了美男,有些惊讶。

宫修听到小人儿叫出来他的名字,笑得越发灿烂,黑夜中,琥珀色的眸子更加璀璨明亮,“阿晚,你穿的好漂亮!”

夏落晚听到外面的声响,急忙捂住宫修的嘴,低声道:“漂亮个鬼啊!别出声!”

宫修乖乖点头,不再说话。额......这孩子真乖!夏落晚没理这么多,拉着宫修坐到床上,说:“乖!你好好睡觉!姐姐走了!”此地不宜久留,那个狗东西可能已经追来了!

夏落晚刚想离开,衣袖却被拉住,“阿晚,不走!”回头,就看见了某美男可怜兮兮的模样,有些小诱人呢!“哎呀!姐姐正被追杀呢!没功夫陪你玩!”夏落晚拍拍宫修的脸,哄到:“乖,下次有机会来看你!”说完就抽出手,一溜烟儿跳下窗,还冲宫青挥挥手,拜拜!

宫修看着一溜烟跑掉的她,眸子笑意盈盈。

房门突然被打开,几名黑衣人走进了,抱拳跪下,“殿下!已经准备好了!”

“走!”

——

另一边,夏落晚已经逃到了深巷中,身后,一名黑衣男子紧紧跟随,忽然,夏落晚就停了下来,背对着男子,墨发飞扬,在看不到的夜色中,她眸光暗闪,等待男子的靠近。身后男子蒙面,眼睛充血,拔出匕首就要刺来。夏落晚勾唇,一侧身就躲过他的进攻,往他侧腰狠狠一踹。男子便倒在地上,但他那双发红的眼睛扔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少女。

夏落晚身上套着银铃的银色舞衣,勾勒完美身形,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上含着笑意,未到眼底,“他居然给你下蛊。”夏落晚玩弄手中刚抢来的匕首,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怪不得这么着急呢!但是,你今天招惹我,你就算有解药,你也死定了!”

男子一个鱼挺翻起来,继续向夏落晚进攻,下手越发狠毒,招招致命。夏落晚左躲右闪,找准机会一匕首刺进男子腰间,下手也狠。对于想杀她的人,夏落晚向来不留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嘿嘿,打的你妈妈都认不得你!可男子因受蛊毒的控制,丝毫不觉得痛,像一具行尸走肉。夏落晚也不想浪费时间,一个转身,将他打趴在地,催动元素,一掌打下去,然后跳开,看着男子在地上打滚,嗤笑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身后男子一直在地上打滚,体内像有有一团火在燃烧,慢慢的,火苗从体内窜出,燃起他的衣服乃至全身,火光一片,死骨无存!

第八章:暗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