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妖女归来(3)

  “张将军怎么如此慌张!”男子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有礼,他骑着马,从城门中出来,身后是一座空轿,显然是出来接人的。张殷见了他,慌忙下跪,“请三皇子为老臣做主!”洛誉跳下马,扶起张殷,温声询问:“何事?”

“就是她!在城门外撒野,还重伤了老臣,口出狂言,污蔑皇上!”张殷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夏落晚,恶言道。“哦?何人如此嚣张?”洛誉顺着望去,看见其貌不扬的马车前站着四人,中间的年轻女子一身素白,以纱蒙面,直勾勾地望着他。洛誉上前一步,看见女子眼中神情,不由一怔。

夏落晚被原主的情绪感染,眼中苦涩,竟有泪光,恋恋不舍地望着走来的洛誉。你还是不死心吗?呵!“姑娘是何人?为何在城门外闹事?”

夏落晚垂眉,收回情绪,手指玩弄着玉骨扇,轻笑着出声:“闹事?你还真会给自己戴高帽。”

洛誉没有料到这陌生女子这样嚣张,他恢复神情,问道:“姑娘若要进城,请出示出入牌。”“出入牌?”夏落晚抬头,笑道:“本姑娘进城需要这玩意儿?”“姑娘,你不要不识好歹!”他堂堂皇子,这样低声下气地同她讲话,已是天大的恩赐。

“不识好歹?我夏落晚识好歹就不是妖女了!”夏落晚向他走去,一字一句大声道。话音未落,周围哗然一片。夏落晚走到洛誉跟前,笑着:“你说是不是,洛哥哥?”这句话更加证实了突然出现在城门外的陌生女子的身份,惊煞旁人。时隔三年,闹得满城风雨的妖女夏落晚又回来了......

“不是大火烧身了吗?”

“真的回来了?!”

“天啊!是人是鬼?”

“她居然还活着,还明目张胆地回来了!”

“又是一场劫难吗?”

“为何要回来这片伤心地!”一时之间,人群如潮水般涌来,人声鼎沸,消息传播极快,经传入了皇宫。

——

“你说什么?”景荷园里,女子听到线人来报,“咔擦”一声剪断了梅枝,零落一地花雪。“皇后娘娘,相府大小姐真的回来了!”女子一听,脸色越发难看,精致的妆容开始扭曲。“她居然还有命回来?一群饭桶!”玉槿捏紧身旁的梅枝,目露狠光,三年了,那个贱人的种居然再次回来了,她终身不能忘记那贱母女给自己带来的羞辱。回来又如何?夏落晚,你有胆回来,本宫让你无命去!

——

“晚晚!”洛誉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人。夏落晚勾唇,吐气如兰:“洛誉,我回来了,你高不高兴?”洛誉一下就失了态,往后退,摇头,“不,不可能!”洛誉一下拔出剑,指向她,“不可能,你不是晚晚,你是谁?在这装神弄鬼!”夏落晚望着剑刃,笑了起来,夏落晚啊夏落晚,这就是你爱的人,还真是让人失望呢!夏落晚拨开他的剑,逼近他,在他耳畔道:“没错,你说对了!我不是她,她已经死了,被你害死了,不是吗?”

洛誉恐惧,望着她发不出声,这个女人.......

夏落晚是在七岁那年遇见洛誉的,在母亲的寿辰上,桃花开的烂漫,却不及他的一个微笑,那温暖的眼眸印着她青涩的模样。“晚儿妹妹!”十岁的他对七岁的她笑颜如花,一下就勾了她的魂,令她沉沦,这一沉沦便是七年。那时的夏落晚就是个混世魔女,依仗着母亲的溺爱,太后的宠爱,皇上的放纵,嚣张得不可一世,单纯,倾尽所有地对他好。可她从未想过,从一开始,他的接近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她为他苦练舞技,为他树敌朝野,甚至为他忤逆了母亲......到了头,才发现,她傻得无药可救。他对她温柔似水,却从未说过爱她,从未说过要娶她,所有的付出都是她的一厢情愿,她被世人冤作妖女时,他没有出现;她被打入天牢时,他没有出现;她被施以火刑时,他没有出现;就连母亲死时,他还是没有出现......她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火烧死,恨意滔天,哭得撕心裂肺,却终究抵不过她体内沉积了七年的毒,带着恨意死去......

是啊!她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再出现在这里,洛誉颤抖着执剑,一步步地摇头退离,不可能,不可能是她,洛誉失魂落魄,惨败逃走。

夏落晚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冷笑,看到了吗?你该死心了!

九子御缓步踱来,站在夏落晚身旁,掩去眼底的恨意,笑道:“你还真闹得满城皆知了!”

“废话!”

“......这个给你,如果有需要,到忆蝶山庄来找我!”

夏落晚望着手中的令牌,会心笑了,丢给他一个瓷瓶,说:“上次给你上药的时候留了一手,这是解药,不用谢!”

九子御笑笑,似乎是早料到的,抬眸望着大摇大摆进城的夏落晚头也不回向自己招手:“后会有期!”

第十一章:妖女归来(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