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隐情

  “主子!你终于回来了!”陌月远远地看到自家主子走来,迎了上去,在她耳边道:“桃花面门主真的遇事了!”

“这么快?”原本失神的夏落晚一听到这话,疾步走去。

气氛确实不对,桃花面的那边有人在低声哭泣,看来情况不容乐观啊!夏落晚走上前去,被桃花面的人挡住,“姑娘留步!”

“我想看看你家门主!”

“小丫头,老夫都没办法,你又能如何?”原封大师在一边说道。

“不是你救不了,是她自己不救自己!”夏落晚头也不抬,冷静回答。原封一愣,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看轻还真是不爽呢!

“朱儿,让姑娘进来!”里面传来柳媚儿气若悬丝的声音,侍从听了,让开了道路。

夏落晚进了轿子,看见躺在榻上的柳媚儿,已经没有了初见的妖媚艳丽,胸口上是大片的血渍,脸色苍白,目光有些模糊,她无力的弯了弯嘴角:“姑娘请坐!”

夏落晚坐下,望着柳媚儿没有出声。

柳媚儿吃力笑道,“还真是狼狈啊!”

“为什么不服用内丹?”明明幻虎的内丹可以救她的命。

柳媚儿摇摇头,侧过脸,开口:“我夺内丹不是为了我自己”

“为情?”

柳媚儿愣愣,随即笑了,“是啊!为情!”柳媚儿陷入了回忆......

“我和他相爱八年,深爱彼此,可是我的母妃却不允许我跟他在一起,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地位相差悬殊,我是桃花面下任门主,而他只是个江湖游子,不应该相爱。后来,母妃为了逼迫我争夺门主之位,竟对他下毒手,在他身上下了血咒,驱除桃花面,让我们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血咒?”

“是啊!我怎样甘心他每月都受血蛊反噬,承受钻心之痛。上任门主之后,我四处求解药,不惜杀人劫物,只为救他一命。如今这内丹只是最后一味药引,我不能放弃这次机会!”

“你都死了,救他又有何用?”

“能救他,死而无憾!”

夏落晚沉默

“姑娘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我从不答应死人的事!”

“呵呵!”柳媚儿笑开了,脸色却越发苍白,求道:“就当是昨晚帮你抗敌的报酬吧!”

“我可没有强迫你!”夏落晚冷声道。

柳媚儿并未理会,吃力的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递过去,“帮我交给他,还有”柳媚儿取下发间的珠花,说:“拿着它,他会来找你!”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您!”夏落晚没有接过。

柳媚儿笑着,最后开口:“他叫颜瞳!”

“主子如何?”陌月看见主子走出来,迎上前。

夏落晚抬头,握紧手中的锦盒,默不作声。

“门主!”“门主!”“门主!”

“门主!”

夏落晚闭上眼,开口:“我们走吧!”

夏落晚想起了她初到异世的那几个月,每每夜晚都要受蛊毒的钻心之痛,脑海了总是反复回放着前主的记忆,将洛誉对夏落晚所做的一切狠狠地尝了了千百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竟然让夏落晚本身也染上了恨,与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竟尝遍了世态炎凉,世间百态!夏落晚啊夏落晚,你也不过如此!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碧环摇着出神的夏落晚,担心的唤道。

夏落晚回神,淡淡道:“没事!”然后向四周望去,“我们到哪了?”

“快出幽林了!今晚能到仙柳镇。”碧环送上水,说:“小姐喝点水吧!”

“恩!”夏落晚接过水袋,笑道:“碧环真乖!”

“......”自家小姐又不正经了。

“主子,出了幽林,我们是不是要分开走了?”陌月凑过来,有些不安。

“没错!”夏落晚正色道:“出了幽林就是北帜地界了,林府的眼线就更多了,我不宜暴露你们。”

“可是,这样主子会很危险啊!”

“放心,我自有分寸。”夏落晚拍拍陌月的肩,对其两人说:“千羽,你跟陌月也要小心行事,到时,我会想办法在重宁与你们回合。”

“没问题!”千羽扬起俊脸,凑到陌月跟前,谄笑:“小月儿,人家会保护好你的!”

“滚!”某人再次被拍飞。“主子,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还有九子御呢!”

“可他毕竟是修罗城的人,我拍主子吃亏!”

碧环插嘴道:“怎么可能?小姐这么勇猛,吃亏也是九公子吃亏吧!”

“......”

“小屁孩!不学好!”夏落晚给自家小婢子一个爆栗,好里没气道:“你小姐我弱柳扶风,是那种人吗?”

“......”陌月乖乖闭嘴。

阿木跟在马车旁,看见自家主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几个正在互相打趣的主仆,不禁开口问道:“主子,你为何......”

九子御收回目光,漫不经心地转动手上的扳指,看不出眼中情绪,“我叫你查的是查到了吗?”

“探子传来消息,她是三年前突然失踪的相府大小姐无疑!”

“失踪?呵!看来相府的家室很有趣啊!”

“主子是想插手吗?还是想拉拢北帜三皇子?”

九子御勾唇,眼中晦暗不明,“我只需要我想要的东西,修罗城需要攀附别人吗?”

“属下知错!”

仙柳镇——

“好了!各位就此别过!”出了幽林,也就没有必要聚在一起了,原封率先提出了离开。大家心知肚明,到了北帜,大家都是敌不是友了。于是纷纷告辞。

“希望在斗仙大会上能再见到各位,一较高下!”地盟国三皇子松紊梓也告别,临了还特意向夏落晚说:“姑娘在下告辞!”

“拜拜!”夏落晚心不在焉地挥挥手,靠在碧环身上,千羽呵陌月早已不见了踪影。“九公子,我们走吧!好困!”夏落晚说完,还打了个喷嚏!

“......”小姐,我们注意点形象好吗?

“什么?又满员了!”突然在夏落晚和九子御踏进一家客栈的时候,尖锐的声音传来。夏落晚抬到,便看见一个小厮模样的人站在柜前。

“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小哥,却是满人了,最近来仙柳镇的人实在太多了!”

“那我家公子怎么办?”

“这——”

“阿莫!不得无礼!”突然一位摇扇的白衣公子从旁走来,一副书生模样。

“可是公子,我们已经走了五家客栈了!”

“我倒有个主意,公子可以到对面的怡红院借一宿!”林云墨忽然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女声,转身望去,便看见了十几个带刀侍卫的拥簇下的一位月牙白锦袍男子和旁边的一位白色骑装,带着镂空银边面具的女子。刚才话语正从她口中出。

“姑娘想法倒是超出常人!”林云墨半晌憋出这句话。

“公子何必害羞?我看那儿的姑娘都是妙人儿。”夏落晚勾唇,打趣道。

“......”

“敢问姑娘何人?”

“公子以后自会知道,来日方长!”夏落晚给了他这么一句,眸光闪过他腰间的玉佩,落着一个“林”字。“此话从何说起?”林云墨不解,夏落晚却不打算回答他了,转身向对面走去,大声对九子御喊道:“九公子,本姑娘去美人乡了,明日见!”

“......”这女人,还真大胆!

林云墨望着夏落晚的背影,总觉得很熟悉,像在哪见过。

九子御收回目光,平视眼前的少年,目光平静,却让林云墨感到喘不过气,急忙跨出了客栈......

第七章:隐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