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宫宴(1)

  夏落晚猛地坐起来,望向来者,稍偏黑的肤色,脸上五官刚毅,有一对很精神的眼睛,看向夏落晚时,戳着笑意,减淡了他身上的刚硬之气。在夏落晚的记忆里,上官羸跟原主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虽然在最后夏落晚在为了洛誉和他作了对。“大哥!”夏落晚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怎么了?垂头丧气的。”上官羸走过来,关怀道。夏落晚摇摇头,问:“大哥找我什么事?”

“老七不是说,你也去宫宴吗?大哥顺便过来带你一起去满月楼,快收拾一下吧!”上官羸脾气好道。

“哦!”夏落晚热情其实不是很高,不过也不好拂了太后和大哥的意,她也应该去见见那个所谓舅舅的皇帝了。

————

满月楼前,夏落晚下了马车,潋光的眸子细细地大量着人来人往酒楼,倒是热闹呢!“晚晚,我先进去安排事宜,就不陪你了!”上官羸丢下了夏落晚,走了就去。夏落晚倒不在意,她本以为宫宴会在皇宫里举办,没想到会来这里。“晚晚!”突然上官嫣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挽住夏落晚,笑得开心,“晚晚,你今晚真好看!”

“你不是不能来吗?”

“嘿嘿!我是谁,上官嫣诶,有我搞不定的事吗?”上官嫣一脸的傲娇,不过看到夏落晚投来的怀疑目光,一下怂了。“好吧!我承认,是我用一个月的自由跟我爹换来的。”“你倒舍得!”夏落晚勾起嘴角。上官嫣一脸正色道:“晚晚!你知不知道,这次北帜宫宴不是简简单单的庆祝开年,各国和很多门派的使者都会前来,一定程度上都是在为斗仙大会做准备了,这种大事我上官嫣怎能错过!”

又是斗仙大会,夏落晚抬头,就看见了一双盛满哀伤的眸子紧紧锁定着自己,不由一怔。目光往旁边一移,就看见了熟悉的脸。“姐姐!”林云湘看到夏落晚,惊异着,内心升起不安,转眼想身边的洛誉望去。果然,洛誉直勾勾地盯着夏落晚,满眼哀伤。

如果说昨天是梦的话,洛誉这次是真的信了,夏落晚真的活着,还回来了。“晚——”

“嫣儿,我们进去吧!”夏落晚没有给洛誉打招呼的机会,拉着还在发愣的上官嫣走进了满月楼。

洛誉前进的脚步停在半空,真的是陌路了吗?林云湘心中虽有不甘,还是柔柔道:“三皇子,我们进去吧!”

上官嫣跟在夏落晚旁边,有些小心翼翼道:“晚晚,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你这么漂亮,肯定有很多公——”“打住!”夏落晚回头,打断她的话,说:“嫣儿,你话太多了了!”上官嫣吐吐舌头,说:“晚晚,我们坐那里吧!皇帝舅舅很快就来了。”夏落晚动作顿了顿,最终还是顺着上官嫣旁边坐了下来。

“皇上驾到!”听到宫人的传报,众人纷纷起来,行礼。上官廉人未到,声先到:“众爱卿不必多礼,都坐下吧!”随后身穿皇袍的男子踏进了门,脸上和蔼,但也很看见他脸上的疲色。“父皇!”上官羸迎上去,扶住上官廉,上官廉轻轻推开他,淡淡道:“无妨!”随后又对仍站着的某些人道:“坐下吧!不必拘礼。”“谢皇上!”众人纷纷谢恩,然后坐定。然后,上官廉就这样众目癸癸之下,走上上座,只是在经过夏落晚时,脚步停顿了几秒,目光扫过无视他的小人儿,眼底闪过一丝苦涩,才缓缓向前走去,坐定。

众人纷纷好奇,伸头向夏落晚座位望去,皆是一震,那,那是妖女!北帜无人不晓,甚至是些他国的人都知道,这位曾闹得满城风雨的相府大小姐,嚣张霸道,甚至到最后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如今她坐在那里,垂眉玩弄着手中的扇子,一口含过身边小婢子递来的糕点,丝毫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的样子,更是人人看去,心中打鼓,反而皇上的样子似乎很放纵她的行为。

是啊!上官廉可是很放纵她呢!夏落晚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相反,还递给上官嫣一块栗子糕,说:“味道不错,你尝尝!”这一动作,吓得上官嫣心里打颤,小姑奶奶,你想怎样啊!

此时,门外又传来太监细尖的声音:“战王殿下到!”人群突然就沸腾了。

“战王殿下!天呀,他也来了!”

“是那个战神,打败了异寇族的战王殿下吗?”

“北帜唯一的异姓王爷,天呀!爹,我受不了了!”

“战王殿下俊美无比,是多少官小姐爱慕的对象啊!”不少官家小姐泛起花痴,就连上一秒还吓得心惊的上官嫣也兴奋的抓起了夏落晚的衣袖,道:“晚晚,这趟我真没白来!战王诶,战王诶!宫氏家族第九代的唯一继承者!先帝亲封的王爷!”

“......”夏落晚一下无语了,这个战王殿下是不是算抢光了她所有的风头,激动个毛线啊!先帝封的?那得多老了,小姑娘就是太冲动!夏落晚正打算继续犒劳自己的胃的时候,上官嫣突然就抓住了她,“看!看!他进来了!”

夏落晚无奈抬头,朝门口望去,率先看到的是一只黑色的云锦长靴......

第十七章:宫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