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坦白

  当白杨匆匆忙忙赶到习家的时候,发现习家门口都是一些记者,有的看到了他便大声喊道:“白少到了。”白杨冷眼看着迅速把自己围起来的记者,“白少,请问你和习家现在是什么关系?”“习家的这次事故是不是也有你的参与?”“白家是否对这件事做出解释。”......白杨没有说话,只是推开周围的记者,也许他的气场太过强大,现场有些安静,但记者们很快反应了过来,立马问出十分尖刻的问题,但白杨都没有理会,毕竟是一群无关紧要的人罢了,何必放在心上呢,很快他就进入了习家,不过里面并没有比外面好太多,客厅里充满了张扬跋扈的人,目光凶狠的望着客厅中面露绝望的习梦瑶,习梦瑶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着正在进门的白杨,白杨皱着眉头看着周围的一切。

“白少爷,你来了,你和习家的关系好,是不是这其中有着你的插手。”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站了出来。

“是啊,白少爷。”其他人相应附和着,然后陷入诡异的宁静。

“谁能告诉我,什么事。”白杨没有顾得上去安慰习梦瑶,觉得先解决这些事情比较好。

......

慢慢的,从每个人的吵闹声中白杨知道,原来瑶瑶的父亲卷着所有的资金私逃了,习老爷子气的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还没有等救护车来就去了,习梦瑶还没有来得及悲伤,所有的债主又进门来要个说法,记者也闻风而来,就成了白杨刚刚看到的那样。

白杨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事情太过蹊跷了,因为中间的逻辑竟然太过牵强,才一天记者和债主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现在的状况。白杨想明白了以后打断周围的讨论,“各位,请听我一言,最多一个月,我就会就此次的事情给大家一个结果,绝对不会糊弄大家的。”周围的人犹豫了一下,觉得虽然现在白家不如以前了,但是信誉还在就同意的白杨的说法。

“白少爷,我们一个月后如果没有准信的话,就不要怪我们无情了。”还是刚刚第一个出口的大腹便便的男人。

“当然,一个月后立见分晓。”还有半个月就是末世了,到时候你们如果还活着的话,我会给你们交代的,白杨想着。

等事情都解决的时候,已经深夜里了,习梦瑶还跪坐在客厅里,白杨走过去低下身抱起她,缓步走上楼梯,把她放在她的床上,揉了揉习梦瑶的脑袋:“睡吧,睡一觉就好了。”习梦瑶突然拉住要离开的白杨:“杨哥哥,我害怕。”说完便扑进白杨的怀里哭了起来,白杨轻轻拍打着女孩的肩膀,眼里满是心疼:“不怕,我在。”直到女孩哭的睡着了白杨才离开。

习老爷子的葬礼上只有白杨和习梦瑶,习梦瑶没有再哭了,只是眼睛还是红红的,习越习老爷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要自己的孙女开心,所以她并没有伤心太久,白杨看着微微细雨下的墓碑,抬头看着天空,去吧,这样自己除了瑶瑶就没有任何牵挂了,可是虽然这么想着,为什么自己的心头总是围绕着一种悲伤?

这一切都尘埃落定以后,白杨没有给习梦瑶太多伤心的时间,不是他狠心,只是一想到末世的残酷,一旦自己一个没有看住,瑶瑶就会陷入危险,他就一阵的害怕。

对于白杨的做法,习梦瑶虽然有些不解,但是并没有询问,因为她知道白杨的性格,就算不问,总有一天他会解释给她听的。

就这样他们一直呆在习家没有过问外面的任何事,时间就这样在他们不断训练中度过。

......

在距离末世的前一天,白杨向习梦瑶坦白了,但是并没有告诉她重生的事,习梦瑶很惊讶,但是她知道白杨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所以虽然惊讶,但很快接受了事实,末世很快就会来临,但是人类没有那么多小说里写的那么脆弱,在长达无十几年的时间就会得到相应的解决,这是新的一次对世界的另类洗牌,谁都无法避免。

坦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