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叁 我是开玩笑的

  陆北再次醒来时是在闫笑家里,这也是时隔四年后第一次来到她家里过夜,她刚坐起身便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就像一个巨大的铅球在她的神经里到处翻滚,压得两边隐隐作痛,胃里还残留着昨天未吐出的残渣,一股酒精味让陆北干呕了好几次。

这就是宿醉的下场。

陆北隐约记得昨天一些事情,刚开始是跟着顾煜笙在一起聊天,喝了瓶牛奶后就开始记忆模糊神志不清了,只感觉有人将她抱到了车后座,刺鼻的皮臭味又让她吐了一回,而且是在车上。

陆北开始后悔昨天的酗酒,对于车主深表歉意。

“醒了?”闫笑刚打开房门便看到陆北坐起身子,一脸憔悴,她端着温热的白米粥坐到陆北身边,用勺子挖起一些,吹了吹,往陆北嘴里送,陆北吞咽着温热的白米粥,腮帮子鼓起,有些烫着。

“你昨天有点轻度酒精中毒。”

“真的吗...这么严重,我都想不起来了。”陆北接过碗对嘴喝了起来,说话含糊不清好像不是很在意。“谁让你啤酒红酒混着喝了。”闫笑捏了捏陆北的耳朵,直到揪红发热才肯松开。“当时就我一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还好顾煜笙有车,家也在A市,便把咱们送回来了。”

陆北听到顾煜笙这三字,连粥都不喝了,将碗放到一旁的床柜上,她还记得自己跟顾煜笙的谈话,现在又加上车上吐过的事情,连肠子都要悔青了。“我好像昨天做了不少错事。”“你也知道啊?直接吐到人家车子里。”见陆北一脸惨白,闫笑不由得开始好奇的凑了过去,“小北,你昨天跟顾煜笙说什么了?”

陆北将头扭到了一旁,一股热气上了脑袋,支支吾吾的想要掩饰,却被闫笑盯得浑身难受只好全招了。“事情就是这样。”陆北将昨晚上跟顾煜笙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闫笑,只见她一脸震惊,随后露出一抹异样的笑容,这表情陆北最清楚不过了。

“我当时喝醉了,所以只是随便一说而已。”

“可是顾煜笙当真了呀。”闫笑细眯着双眼,又凑近了几厘米,继续念叨,“陆北,你可不能欺骗无辜的少男心啊。”

骗人,顾煜笙怎么可能是无辜的少男,陆北心里念叨着。

“其实顾煜笙挺好的,要不然你就试一试。”“哪里好了..不仅面瘫还很闷。”对于顾煜笙的印象陆北只有这两样,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特征了。“但是长得比季景书好看。”闫笑立即反驳道,对于她来说,这世上的男人都比季景书强。

“放屁,明明景书更好看,而且他的手指很修长,声音也很好听。”陆北听到闫笑的话立刻急了,开始列举出季景书的各种优点。闫笑无奈的抓住她的胳膊,摇了摇头。“但是他已经结婚了啊。”

对哦...季景书再怎么优秀,都是已经结婚的人了。

陆北垂下脑袋,两只手纠结的缠绕在一起。“小北,你已经二十五岁了,因为一个季景书你连一场恋爱都没有谈过,我希望你幸福,而不是永远活在只有季景书的世界里。”闫笑伸手拂过陆北垂下的头发,她心里清楚的知道陆北还没有忘记季景书,她真怕这么下去陆北永远都嫁不出去,得不到幸福。

“我真怀念以前骄傲的你。”陆北蜷缩着身子,眼睛闪过一丝波澜。“说真的,你可以先试着跟顾煜笙在一起啊,你怎么就知道他的手指不好看,声音不好听呢?”闫笑见她忽然沉默不语,赶忙将话题又转了回来,陆北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一脸不耐烦,“闫笑,老实说,你是不是被顾煜笙收买了?”

“怎么可能。”闫笑尴尬的笑了几下,脑袋里浮现出昨晚车上的画面。

“景书啊...景书。”

“明明你是我的才对....”

“你怎么可以结婚....”

后座一股酒气另外掺杂着呕吐的气息,令闫笑心里忍不住开始嫌弃,她时不时回头张望着陆北的睡姿,躺的横七竖八丑到不行,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季景书的名字,真是没出息。

闫笑瞧了一眼身边认真开车的顾煜笙,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就好像后座发生什么事都与他无关,只是眉头有些微微皱起,一双乌黑的眼睛不停张望后视镜。

“顾煜笙,你好像很关心陆北的样子。”闫笑闲着无聊,打算打趣一下这个面瘫,反正他也不会生气。“你喜欢陆北嘛?”

过了好一阵顾煜笙一直没有回话,闫笑有些无聊的将脑袋扭到窗户那头去,因为是夜晚,窗户开始反光,闫笑盯着那头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她好像看到顾煜笙伸手捂住了半张脸,就像是被人发现秘密后一副很紧张的模样。

“喜欢哦。”

陆北见闫笑一副陷入回忆的呆愣状,有些生气的推了推她的胳膊。“你可别想给我撮合什么姻缘,如果顾煜笙喜欢我的话,为什么不追我,你说是吧。”陆北摇摇晃晃下了地板,捡起椅子上的内衣开始穿了起来。“那要是他追你,是不是你就肯跟他尝试一下了?”闫笑整个人趴倒在床上,两只手撑着脸颊,好奇的问道。

“嗯...如果他有诚意的话说不定我会考虑一下。”陆北思索了一会,回忆起顾煜笙的脸还算是挺好看的,看起来跟大学生差不多,长相身材都过关,这样的人要是追求起来,谁也很难拒绝吧。“不过不可能的啦,闫笑你可不准到处说!”

“放心吧,我保证不会说。”闫笑在床上翻了个身,说是这么说,但是她的鬼点子都要爆出脑袋了。“我先回家了,给你写张我家地址,以后你要是受了委屈,可一定得来找我。”陆北从外衣口袋里掏出钢笔,在闫笑的墙壁上开始写了起来。闫笑倒是不阻止,任由她胡来。“我一定会放肆的嘲笑你的。”“赶紧滚蛋。”陆北写完后将钢笔塞进了衣服口袋中,提着包包出了门,刚走到电梯口便看见向暮行正倚在墙边抽烟,打着电话不知在说些什么,很小声。

陆北上下打量他的穿着打扮,还是跟高中那年差不多,没什么变化,她上前几步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向暮行扭过头见到是她,立刻挂了电话将手机塞到了口袋中,“你要走了嘛?”

“啊,是啊。”陆北点了点头,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尴尬,毕竟不是很熟悉。

“那我就先回家了。”向暮行指了指房间的方向,然后缓步离开。陆北看着他的背影,还掏出手机开始发消息,一点也没有要回房间的意思,她也不想多心,匆匆进了电梯。

闫笑从床上翻下身,拿起床柜上的碗筷送去了厨房,她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给向暮行,“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她在房间里来回渡步,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最后实在是走不动了,便坐在沙发上,开始玩起了手机。

闫笑忽然想起昨天顾煜笙留下的电话号码,她立刻发了消息过去,然后匆匆跑回卧室记下陆北的地址。

门开了锁,向暮行慢悠悠的脱下了鞋子,然后褪去外套,闻了闻自己身上的烟草味。见闫笑正一脸笑意的躺在沙发上发着短信,他有些烦躁的凑了过去。“老婆,你在给谁发消息呢。”“嘘,别吵,我在帮陆北拉红线呢。”

向暮行双腿盘坐在地板上,脑袋倚在闫笑的肩膀上,看着她发消息。“你去了哪里,怎么才回来。”闫笑放下手机,心里一股怨气上了头,开始抱怨。“我昨天加班,在公司睡了一晚。”向暮行将脑袋缩到闫笑的脖颈处,能够嗅到她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老婆你真香。”听着他低声呢喃,闫笑揪起眉头,不想再去胡思乱想,她扭过头吻上向暮行的唇,选择相信他说的每句话。

陆北一个人站在地铁上,脑袋还有些昏沉,靠着扶杆开始发愣。

“我真怀念以前骄傲的你。”

骄傲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吧,到了社会开始收敛自己的脾气和缺点,然后去接受别人的脾气,不是很正常嘛...只是太累了而已。

陆北深吸一口气,回想起闫笑说过的每句话,她也想过要不尝试一次恋爱,也许就能忘掉过去的一切。但是顾煜笙不行...因为曾经他知道她的一切,知道她喜欢季景书,在一起应该不会快乐才对。

但当时为什么能够说出那句在一起的话呢?也许是因为他的长相属于她喜欢的那种?又或许是太过感性而无意间说出来?

总之,她是开玩笑的。

爱喝可乐的狮子瞄
接下来应该是回忆部分,也就是高中时期了。

叁 我是开玩笑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