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 那我们在一起吧?

  交了礼金,两人拿着一串喜糖不知该去向何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漫步走到她们面前,穿着整洁帅气的黑色西装,为他的颜值多添了几分。“陆北。”他独特的嗓音一直是陆北喜欢的,每次听见都会变的慵懒,然后陶醉在其中。陆北挣扎了好久才抬起头,与他时隔两年后的第一次对视。“闫笑,你们来了。”他先是紧盯着陆北,等她抬眼看他时又将视线转向了别人。

永远都是这样,她在看他的时候,他的目光却在远方。“季景书,恭喜你啊,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步入坟墓。”“闫笑..”陆北拉扯着闫笑的衣袖,望向她的眼神变得慌张起来,闫笑一直不喜欢季景书,陆北害怕她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小北,我只是开个玩笑,婚姻不就是爱情的坟墓嘛。”闫笑反握住陆北的手指,示意她安心,毕竟她都是二十五岁的人了,怎么还会孩子气的去嘲讽别人。“嗯,谢谢你的祝福。”季景书勾起嘴角,微微弯曲着身子,以表现出感谢,陆北望着他又出了神,他比起以前,多了一份成熟,少了份稚嫩,变得更好看了。“陆北,这么久没见,你没什么话对我说嘛。”他歪过脑袋一脸微笑的注视着陆北,引得她一阵心慌意乱,努力躲闪掉他的目光。季景书见她这么避讳自己的热情,有些失望的直起身子,不再去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现在的陆北好像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骄傲的小公主了,从前的她,永远不会避开他的注视,甚至还会索取他的目光。他喜欢那种被她注视的感觉。

“季景书,我们应该坐哪里啊?”

“啊,跟我来。”闫笑见陆北不愿意说话,赶忙转换话题,季景书抱歉一笑,带着两人朝贵宾席的餐桌走去,刚坐下身,陆北朝四周瞧了一眼,大多是不太认识的人,以前高中的伙伴现如今只有她们二人,不禁有些冷清,季景书不再与她们叙旧,忙着招呼客人去了。

“什么嘛,这么冷淡。”闫笑把玩起自己的手机,心里有些后悔来这场宴席,过去一起玩耍的几人现如今少了些热情,多了份生疏。“毕竟是高中同学,能被邀请就不错了。”

饭桌上慢慢多了些人,但几乎毫无交流,陆北扭头看着身侧空荡荡的椅子,有些希望是自己认识的人。“哟,好巧。”媚进骨子里的声音有些熟悉,闫笑立刻站起身,拿筷子的手有些发抖,“温瑶...你怎么会在这。”陆北见状赶忙拉住闫笑的胳膊,防止她冲动。“我是新娘的高中同学,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不能来?”温瑶还是跟高中时期一样,身上带着一股奇异的果香味,看起来很单纯的娃娃脸,淡妆很适宜。“闫笑,先坐下。”闫笑盯着温瑶的眼神就像是锋利的刀子,两人气氛很差,而桌上的别人有些好奇的开始张望。“嗯,我没事。”闫笑拍了拍陆北的手,看似冷静下来,实际上内心却浮躁了起来。

温瑶坐在闫笑的身侧,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么安排的,陆北有意思要跟闫笑换个位置,却被拒绝,“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怕她。”她是这么说的,并且咬牙切齿。

开始上菜后桌边的人各吃各的,没人说话,跟别桌比起来就像是死寂般沉默。忽然四周的喧闹声吸引了一桌人的目光,“怎么会有警察啊?”只见一身黑色警服的男人漫步走过那些饭桌,朝陆北这桌的方向走来,弄的人心惶惶。闫笑细眯着双眼,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等那人站在陆北面前时,她才张口念叨出他的名字。“顾煜笙?”

顾煜笙,这个人陆北想不记得都不行,那个面瘫的学霸,终日只知道读书但也不忘谈恋爱的花心肠子,但是印象中,他戴着副眼镜,厚厚的刘海遮住前额,穿着很平庸,跟帅根本联系不到一起。

“嗯。”男人点了点头,没等陆北回过神便坐到了她的身边,“你真的是顾煜笙?”“嗯。”陆北揪起眉头,目不转睛的打量着他,一身黑色警服像是刚出了活动赶来的样子,一头清凉的短发,以往厚重的刘海如今变得清爽整洁,露出两道乌黑微粗的修眉,眼睛也因为少了镜框的关系变得明亮。

“你为什么盯着我。”回过神时,顾煜笙正面无表情的与她正对上视线,那双大眼像是黑洞,几乎将陆北的神吸走。“没什么。”陆北收回自己的视线,她想,不仅女大十八变,男人变化更是无极限。

“喂,顾煜笙,你怎么穿着警服就来了?”闫笑好奇的抓住顾煜笙的衣服扯了扯,不由感叹警服的质量就是不同。“平常我是不穿制服的。”顾煜笙拿起盘子里的一只大闸蟹,开始用心的掰着吃了起来。

“答非所问...”陆北对于顾煜笙又有了新的见识,不仅面瘫的病情加重,连吃饭也没有表情变化,真是不得不令人佩服。“今天日子特殊。”顾煜笙又冷不丁来了一句,好像是能够接上方才的问题了,不过陆北很不理解,为什么日子特殊就要穿警服呢...

季景书跟冷抒萌两个人开始一桌桌的敬酒,陆北盯着一身白洁纱裙的冷抒萌,开始发愣,以前的她也曾幻想过穿着漂亮的婚纱裙,挽着季景书的手行走在人群间,但是现在他的身边不再是紧紧跟随其后的陆北,而是班花冷抒萌。

这么一想,心情又降了几分,明明说好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的。陆北回过头看向餐桌,却是狼藉一片,身边的顾煜笙吃掉的东西整整齐齐排列好顺序摆在了她的面前,而且还是源源不断的产出垃圾然后摆放好。

陆北咬了咬牙,将垃圾一个个推回到他那边,过了半晌又被他回归到原位,来来回回几次,陆北彻底放弃跟他较量,只好将碗筷往旁边移了一点。顾煜笙咬掉最后一口蟹黄,又从盘中拿起一只大闸蟹,开始吃了起来,陆北有些无奈的撇过视线,努力去想自己该吃些什么,但又不得不被他的吃法吸引。

顾煜笙看样子很能吃,就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跟食物一样,但是他吃的特别认真,每份食物都不会剩下,每当新菜来临,陆北就能看到他的目光中有一丝闪烁的光芒,对于天生没有多余表情的人来说,这也许是唯一看透他的方式吧。

“小北,你吃点这个,很好吃。”“好的。”陆北望着碗里闫笑夹来的排骨肉,上面还有几根她最不爱吃的葱,便一一挑开扔到盘子里去。

“来来来,新郎新娘来了。”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他俩已经轮了一圈走到这桌了,陆北懊恼自己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全部都被顾煜笙吸引了目光。一桌人站起身开始一个个敬酒,冷抒萌小步朝顾煜笙走去,与他的酒杯轻轻一碰。“小笙,谢谢你抽空来。”顾煜笙点了点头,一口喝光了半杯红酒。“萌萌,我也来了啊。”温瑶似乎不爽冷抒萌的无视,几步走过去,与她亲昵的干杯饮酒。“哼。”闫笑见不惯温瑶的语气腔调,只是不停冷哼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陆北,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季景书抬起酒杯,轻轻碰住陆北的杯子,很温柔。那一刻陆北心想着不能躲闪,必须勇敢的面对现实,“恭喜你结婚了,季景书。”念出这句话用尽了陆北那时的所有勇气,她将酒杯举高,遮住了自己开始发红发热的眼眶,然后一口气喝完了这杯酒。

说谎,她才不想祝福。

等着新郎新娘离开,陆北便开始不停地往自己肚子里灌酒,将红酒当做饮料,每杯都是一口闷,“小北,你别喝了。”闫笑见她一直停不下来,便开始伸手阻止,却被陆北一把推开。“没事,我没喝多,只是有点口渴。”她觉得自己推得有些用力了,只好放下酒杯匆忙离开。“我去上个厕所,闫笑你别担心。”

闫笑见她走路摇摇晃晃,想要站起身追上去,却被顾煜笙拍了拍肩膀,“我去。”他拿着纸巾擦了擦手指头,然后一步步朝陆北的方向靠近,陆北只觉得腰间一紧,走路也不再那么困难了。

不知走了多久,走到一处有风的地方,陆北双手扶在墙壁上,连续吐了两次,有些虚脱,顾煜笙将手中的牛奶瓶塞到她怀里,“喝了。”陆北握着那发热的牛奶瓶,吃力的扭过头看向身边的顾煜笙,脸上的妆容已经哭花的不像样。“谢谢。”

陆北哽咽出声,拧了半天瓶盖却没有反应,顾煜笙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牛奶瓶,耐心的扭开后递了过去。“你还是一直没变。”

“你不还是一样。”陆北嗤笑出声,将牛奶一口口下肚。

“啊..真想现在立刻找个男人谈场恋爱,然后嫁了。”

“嗯,不错的想法。”

陆北扭过脑袋,脸色绯红的歪着脖子,与顾煜笙对视了几秒钟。

“喂,你有没有女朋友,要不然咱们在一起吧。”

说完后她都觉得自己很可笑,嗤笑了几声继续畅饮手中的牛奶。

他沉默了好一阵,面不改色是习惯,让人猜不出他的想法,只有一双眼睛比往常多眨了几下。

“好。”

陆北愣在了原地,扭过头紧盯他的双眼,好像要找出一丝开玩笑的氛围,而他好像一点也不避讳,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他,好像是认真的。

爱喝可乐的狮子瞄
啊..更新两张,希望大家喜欢~不好的请指出来~~~

贰 那我们在一起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