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壹 赴宴

  熬了几夜最后还是选择了接受现实,陆北不喜欢把自己埋藏的太深,她喜欢在别人面前展露自己很幸福的模样。季景书,一个她喜欢了很久的男人,从小开始,一直到现在,感觉好像已经不喜欢了,但是又忘不了他的影子,听到他结婚的消息还是很难受。

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现在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而给予他幸福的女人陆北也很熟悉,冷抒萌,因为她的名字曾经笑了三年,对于她的印象陆北只有一个,漂亮,特漂亮,隔壁班班花。

接到邀请函没过一天就收到不少朋友的消息,让陆北又回忆起高中的疯狂时期,明明已经过去很久了,却还是记忆幽深。

“小北,我现在正好在A市,买了两张票,暮行正好有会议去不了,咱俩一起去吧。”电话那头熟悉而又聒噪的声音,正属于高中时期一同住了三年的舍友,陆北揪起眉头无奈一笑,坐到沙发上盘起双腿,“闫笑,你跟你家暮行还没有分手啊,都多少年了。”

“诶,你可别诅咒我,今年正好第七年。”

“行了行了,这盆狗粮我不接,说正事吧,明天几点的车,我好准备。”

两人的交谈没有半点生疏,反而更亲昵了许多,陆北一手扶着手机,另一只手开始翻开高中相册回味。“明早十点我在咱们大学门口的地铁站等你,你记得别迟到。”

“诶,这个很好吃,暮行你吃一口吗~”

“不要,看起来很难吃。”

闫笑愉快的安排好时间,还不忘跟她身边的暮行说笑,两人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的声响吵得陆北恨不得关机。“好了,我要挂机了,明天见。”说罢,陆北顺势要按掉电话,结果那头又聒噪了起来。

“陆北陆北陆北!”

“你要干嘛,话不是说完了吗。”陆北无奈的拿起手机,目不转睛的盯住相册里的照片。

闫笑拍掉自己身侧暮行乱动的手,背过身小声道。“小北,你已经不喜欢他了吧。”

陆北一震,嘴角勾起一抹苦涩,手指拂过相册上那几张满是褶皱的照片。“嗯,不喜欢了。”

“那就好,明天见,拜拜。”闫笑听到回复呆愣了一小会,随即勾起嘴角,挂断了电话。“你刚才跟陆北说什么呢。”向暮行从身后歪着脑袋靠在她右肩,慵懒的凑着鼻子往闫笑脖颈处吹气。“没什么,一些过去的往事罢了。”闫笑发痒的躲开,将头发撩到耳后,神色呆滞,向暮行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不好很浮躁。

嗯,不喜欢了。

闫笑猜不出陆北的语气是喜是悲,她打心底希望陆北能像她说的话那样淡然,但又不相信她会真的轻描淡写这件事,毕竟是喜欢过那么久的人。

陆北蜷缩在沙发边,抱着双膝将脑袋埋到最深处,然后发出一声声的叹息。

隔天早晨陆北凌晨五点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双眼布满疲劳的红血丝,这几天的睡眠不足让她的身体情况日益下降,得坐在床上半个多小时才能缓过劲来起身,磨磨蹭蹭的洗漱完毕,冲了个凉水澡,立刻清醒了不少。

看着镜中没化妆的素颜,陆北感叹自己真的老了不少,得亏她平常不爱笑,眼角没什么皱子,倒是因为老生气,轻轻一揪起眉头就会有很明显的川字,像极了高中时代严肃的教导主任。陆北其实比较喜欢短头发,只是高中时期管得严,为了扎头发比较方便,留过三年及腰的长发,毕业聚餐的时候撒酒疯,拿着饭店厨师剪猪肉的小刀夹断了头发,然后再也没有留长过。

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当初太疯,好好长发说没就没,也不心疼。

陆北吹干湿淋淋的头发,拿出常年不用的卷棒费力弄了个糟糕的发型,但勉强还算满意。她拉开卫生间的抽屉,里面装着满满一柜子的化妆品,全都是大卖场上半价的牌子货,但是自从当了老师,陆北便很少化妆,这些东西自然就被珍藏了起来。

收拾好一切后,陆北挑了一套自己最喜欢的外出服,黑色高领紧身毛衫套头,酒红色背带裙包住腰身,长筒袜低跟鞋,修饰了她最满意的身材。

穿好衣服已经差不多九点一刻,陆北站在全身镜前琢磨着自己有没有忘记带些什么,数了几遍总算是点清了,便锁上大门朝约定的地点出发。

地铁上一如往常的挤人,陆北站在角落里,拿着手机翻了翻微博,不一会便到了站。

刚出了站口便看到以前大学屹立的长碑,陆北对于大学是没有什么回忆的,无非是为了考教师资格证终日挤在图书管理抢位置。

“小北!”

一声喊叫引得陆北四处张望,看到不远处的红绿灯方向闫笑正对着她招手,不等绿灯亮,她便匆匆忙忙躲过一辆辆飞驰的车辆,朝陆北的方向赶来。陆北是不想回应她的,毕竟乱闯红灯和大呼小叫一点也不文明。“小北,抱歉我迟到了。”闫笑张开手臂,不给陆北逃跑的机会,一下子紧紧抱住。“快松手,好难受。”陆北那一刻就像是经历了一场与空气的生死搏斗,等闫笑松开手后她才得以大口的呼吸。“一年没见,你有点胖了。”

“哪有你胖啊,你看看你的脸。”陆北伸手捏住她脸颊上的肥肉,嘲讽道。

“那是因为暮行一直对我很好啊,每天带我吃大餐。”闫笑拍掉陆北的手,揉着发红的脸颊得意洋洋的炫耀着,看她满脸幸福,陆北无奈的勾起嘴角。“真好,总算是修成正果了。”

闫笑抬眼与陆北对视了好一会,感动的咬紧下唇,再次将她搂的紧紧。

“好了,别闹了,该上车了。”

因为赶点,两人不再叙旧,匆匆赶上地铁去了火车站,一路上聊起了以前的事,还有近期发生的。

“你跟暮行就要结婚了?什么时候,要请我做伴娘啊。”

“放心吧,忘不了你的。”两个小时的车程已经过去了一半,陆北用心凝听着闫笑近期的故事,为她的幸福而感到开心,因为过去的闫笑也是费劲了千辛万苦,才能跟向暮行在一起的啊。

“闫笑,暮行没有再见温瑶了吧。”话题说到一半忽然僵住,闫笑听到温瑶二字立刻停止了微笑,陆北知道温瑶对于她来说是不能提及的,但是为了她的未来,陆北不得不做这个恶人。“见过..他没跟我说过。”闫笑将脑袋扭到另一边,望着窗外快速经过的建筑物,不由的叹了口气,随即又开口道,“但是,我还是相信他。”她垂下脑袋,双手攥的很紧,说出的话也少了一分骨气。

“嗯,只要他现在对你好,就足够了。”陆北不忍心看她难过,是能安慰几句,但打心底她都是不希望他俩在一起的,只是她不过一个外人,又有什么资格劝分。

两人换了轻松愉快的话题,一路聊到了站,B市离A市很近,当初季景书考的大学就是这里,最后竟在这扎了根住下了。打了个出租车一路开到酒店,这里的物价比较低,车费也少很多。陆北站在酒店门口,望着一波波人群往里进,便开始退缩了,闫笑见她这般紧张,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没事,吃完喜酒我们就回去。”似乎她的安慰起到了效果,陆北那一瞬间有了勇气,迈步朝里走去。

壹 赴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