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直入险境1

  这天,已经冷了,风呼啸着,仿佛想将行进中的人拦住,而马上的人似未察觉,仍策马狂奔。这一路,两旁的树宛若枯死,小道被或红或黄的树叶铺满,飞奔的马蹄踩在上面那本就脆的树叶裂开,发出一阵阵咔咔声。马上是张辰和赫连铭,两人皆穿着大而肥的斗篷,一来挡风,二来隐去身形和容貌以免被人认出。此去本是秘密行动,若为有心人得知,既救不了人也不免打草惊蛇,一切还是万般小心为好。

远方,一个个小小的帐篷终于是出现在眼前,最大的帐篷上飘着硕大的军旗。张辰停了马,赫连铭不解的也停了马,辰哥做一切事情都有他的道理,只管跟着做就好。“你说,为什么父亲会被抓?”赫连铭仔细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按理说伯父那么强的武功和那么聪明的头脑很难被捉到。”“前几日我一心都想着如何救父亲,却是忘记了我的父亲是多有能耐的人,他遇事从不冲动,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所以这其中必有蹊跷,不是有内贼,就是还有什么不得而知的事,比如匈奴之中暗藏能手,再比如他国干涉。”张辰注视了赫连铭良久,而后拍了拍赫连铭的肩膀,“万事都得小心。”赫连铭重重点了头,张辰说的情况无论哪一种都不好应付,但既然已经做了选择来了这里,那前方不管如何艰难,除了仰首而上别无它法。两人再次前进。

“军营重地,闲人勿闯。”多名守卫用枪械拦住了两人的马,语气不善。“朝廷监军。”张辰掏出了令牌,守卫接过后查验了一番又看了看马上的二人终于是放了行,守卫心中满是疑惑,这么年轻的二人来这战场做什么,监的又是什么军?而后守卫晃了晃头,示意另一个先行汇报。张辰和赫连铭翻身下马步入营地,军营中不时有一排排士兵列队而行,庄严而肃穆,浑身有股正气,这些边疆军无论谁都是沾染着鲜血的铮铮铁骨。赫连铭有些被吓到,他在皇宫的御林军虽然也是军人,但两者根本无法比较。不同赫连铭,张辰只是缓步前行,面不改色。赫连铭无奈,明明辰哥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怎么一点都不害怕,这可不是京城,叹了口气,他跟上了张辰。许是通报了他两的到来,一路都没有人阻拦。很快两人走到了主帅营,本该是张继所在的地方,张辰顿住脚步,抚了抚主帅营的帐篷布,片刻后果断地掀起径直走入营中。

“恭候多时了,监差大人。”副帅李将军拱了拱手。“无须多礼。”张辰示意免礼。赫连铭默默地跟在后面不出声。李将军这是才看清来人,其中一个那眉眼似极了他们的大将军,另一个却是有些许不同,但那举手投足之间的贵气就像极了皇族之人。旁边的几位副官也有些不确定的轻声议论了开来。“敢问,监差大人是?”“这位是三皇子殿下大人,我,我来救父亲。”当提到父亲两字时,李将军内心涌起无限悲伤,全然顾不得什么三皇子,一下子跪倒在地,“对不起,少帅,末将,末将,全是末将的错,那日不该,不该。”“李将军,你先别跪,起来说话,我父亲是为什么被俘?”张辰上前扶起了李将军。

“那日,大将军和我们在燕山关驻守,大将军嘱咐我们盯住燕山南匈奴经常出没的三个关卡,因此我和几个副将分别前往三个关卡,留在燕山营的便只剩下大将军和几百兵力。”李将军讲到这里脸上越是浮现了悲伤之情。“而后大将军便被掳走了。”李将军看了周围副将一眼,副将识趣的下去了,赫连铭明白李将军现在讲的才是重点,凑近了些。“匈奴现在的军师是他们王族的天师,类似中原的巫师,那天我听说就是他掳走的大将军。恐怕是提前知晓了大将军在营中的消息,至于如何得知。内贼?或者是探子暗中调查现在还无法确认。”

宁至夏
给自己放个大长假 比如 更十天休息十天

第十章直入险境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