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风云突变

  昭和十四年三月,匈奴来犯。匈奴因着二十年的休养生息一举攻破燕关。众守关大将难敌,最终帝上于六月派遣定远大将军及原部北上才收回失地。世人这才想起当年定远将军的威名。定远将军名为张继,系异姓藩王,二十年前,十五岁的张继七攻匈奴,换来了汉匈二十年来的平静生活。而后众王夺嫡之争,也有知情者称是张继为了妻儿放弃朝斗,最终张继宣布远离朝堂弃官不做,那距今也已有十五年之久了,久到让人们几乎都快淡忘了。而关于他的重新出山,世人想的是定远将军回来了,定能像从前一样痛打匈奴。

可想象有时太过美好,当传出定远将军被俘时,更多人选择不相信,这种不相信中藏有怀疑的种子,在当有人煽动说定远将军并非被俘而是投靠了匈奴,这颗怀疑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最终民间言论竟是一片倒。连朝堂之上都有人传谣信谣。

“请帝上免去逍遥王定远将军的职位。”谏官陈箑进言。“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龙椅上斜坐的赫连骁问向其他大臣。“是,请帝上三思,免去逍遥王定远将军头衔。”一众赞同声音响起,赫连骁忽的有些失望。“太傅你怎么认为?”赫连骁正坐,而后看向太傅陆羽,陆羽见此一拱手,“臣认为没有证据指明逍遥王爷的反叛,那便不是事实。”“你听到了么?陈萐,你作为谏官却在失实情形下随意猜测,你当朕是那么好糊弄的?”赫连骁注视着陈箑,陈箑没有看他只是低头拱手,“臣只是说了想说的,并无左右帝上的意思。”陈箑认为一个逍遥王并翻不起什么大浪,便坚定了自己的话。“呵,你们这些没用的只会听信谗言之人,都给我退下。”赫连骁一拍桌子,表示着怒意。陈箑有点讶异,但还是随着众大臣慢慢退下。“慢着。”赫连骁抬头看向下方,陈萐似看到那目光向着自己,起了哆嗦。接下来赫连骁一席话让他失了他之前的胆气。“倘若他日逍遥王平安归来,你提头来见。”他分明看到了赫连骁眼中的阴沉,什么时候一个小小虚位王爷让帝上这般上心,陈箑害怕了。

众人退去,赫连骁挥手让张辰出来,“皇侄儿,你看到了么?皇叔的朝堂也如此不堪,别提民间了。”张辰眼角攒着泪,强忍着不哭。赫连骁一把抱过张辰,用宽大的袖袍遮住张辰,“辰儿,你哭吧。”他心疼极了……众人皆以为张继是异姓藩王,只有少数皇族人深知,张继是他胞兄,当初顶着张继的名字出征不过为了掩人耳目,怕匈奴有一日抓住张继来向皇族要挟,而后久了人们都以为张继不过是平民出身,北击匈奴有功才封为藩王,对此张继显然也乐以见得。胞兄已经淡出朝堂好多年,好不容易出山,谁知如今还有人想谋害他胞兄,赫连骁心中满是愤恨和不平。

身后的总管看着帝上,犹豫再三还是上前,“帝上,太后有请。”赫连骁回过神。“辰儿,我们去你祖母那。”赫连骁收起了袖袍,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年,他第一次那么细致的看着他的侄儿,十四的少年已经初长成,个子到了他的肩膀,眉眼似他的胞兄,粗眉大眼,整体却有着精致之感,像他的嫂子,但十四大抵还青涩,少了他胞兄的坚毅。他不禁回忆当年十五出征匈奴的胞兄,也似这般,扛起了救国大任,那时他在胞兄的保护下完好长成,而如今的张辰又会守护谁呢?他又恍了神“皇叔?”那个少年开口了。“走了,去皇祖母那里了。”他竟然如此失态,赫连骁晃了晃头,不应该啊,传出去怎么有脸当皇帝。

总管带着他们前往甘泉宫,赫连骁不经意间看向天,这天,原是晴朗,现如今云却是黑的且压抑着什么,似要打雷,山雨欲来风满楼,和平了这么久,战事果然还是要来了。

第六章风云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