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情深至此

  昭和十年,陆少傅高迁为太傅,从次一品晋升正一品,同年,其发妻宋氏对外宣称静心礼佛,五年内不过问俗世,陆府大小事由都交由妾李氏统管。

宋婉推开书房门,陆羽正抱着妾生的儿子陆良生识字,见到她来了,陆羽有些欣喜,自从纳了妾后她已经好久没和自己见面了,陆羽有着很深的内疚,若不是为了子嗣,他也不愿纳妾,但是以她的脾气,大概无法原谅他了。虽然并不能全怪他。

“陆郎,我和你单独聊一下吧。”陆羽示意小厮抱走了陆良生,挥手退去了所有下人。“怎么了?婉儿?”宋婉见到了陆羽忽然松了口气,鼓起勇气说,“十五年前我们初识,十年前,我生下殊儿,而后两年后因意外小产无法再生育,你终是纳了妾。”宋婉的声音透着疏离。“你这是怪我了么?”陆羽的脸色有些沉下来。“不,我不是来怪你的,我,是来划清界限的,而后你我两不相负,如今殊儿七岁,也算大了。我这打算终于也可以说起了。”宋婉轻轻笑了,“陆郎,记得我说过如果我们有了隔阂和间隙便分开么?这些年来你为仕途付出了很多,包括李氏也是你的一颗棋子,我看在眼里,忽然觉得这样你变得陌生。起初念在殊儿我打算放下,可时日渐长我再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情感,你爱我,可你又纳了妾,你爱我,可你日日都是公事第一,这是言行一致?你可以说我善妒,但这情感已经变了,往日也不过镜花水月,我试过可是我无法接受。陆郎,仕途真的那么重要的话,不如我们各自放下。”陆羽的手有些颤抖,“我不会放下。我放不下,我日日都在想你。”“那又算什么,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忘了你以前给过我的承诺了,你没能做到,陆郎。”“我不会下休书。”陆羽面色发青,怒看向宋婉,似要看出她的所有心思。“婉儿,你的心原来这么冷。”“爱与恨,我看的很开。”宋婉平静地看向陆羽,当年的爱如今正一点点被岁月所吞噬,眼前的陆羽是当时少年的模样,却多了陌生。她怕有一天那些情爱最终抹去,她也会成为他的棋子,可以任意抛弃成为弃子。

宋婉忽然觉得累了,厌了。她想离开了。面前陆羽突然跪在了地上抱头痛哭,他将失去她,他怕极了,她怕他离开后他们便不会再相见,就算再相见也只会形同陌路,他无法想象。他一生挚爱如今站在面前,但他无法留住她决绝的离意,平日里多谋的他现在脑中是一片空白。宋婉拿出了帕子,也跪下,替陆羽擦泪,“陆郎,你要认清现实。”陆羽抑不住自己,一下抱住了宋婉,她的怀抱一如从前温暖,可之后呢?他留不住她,留不住她的温暖。他推开了宋婉。“你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我控制不住自己会否强制留下你。婉儿,我们情深,但只能至此,是么?”“我会去白衣庵静修五年。”宋婉避开了陆羽的话。“倘若外面太冷了,这里是你的家,婉儿,你还是这个家的主母。”“照顾好殊儿,我走了。”宋婉起身离开。屋内只有陆羽仍跪着。门还开着,风吹进屋里,剩一室清冷。

我们情深,但只能至此。宋婉轻声叹息,没错,她没法接受,只能逃避。

第二章情深至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