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老习

  陆和铃拿上一小块芝士蛋糕,用叉子一点一点的吃着。这种宴会尤其讲究,她可不想给济桓丢人。

“陆和铃?”

陆和铃转过身,看到大学同学习理程,两人有着深厚的革命情谊,习理程能顺利毕业陆和铃功不可没。

“还真是你,你怎么来望泽了!我刚都不敢叫你,还以为认错了。”

看见他陆和铃是真心高兴,“你说的什么话,合着我来之前还得办个签证?”

“得,我的错,改天小的上门赔礼道歉?”

“准了!”

“野成呢?我怎么没瞧见他。”习理程喝了一口手里的香槟,脑袋左右张望。

“别看了,他在芦城呢。”

“你出差?什么时候走啊,我好做东。”

陆和铃低笑,故作轻松道:“不走啦,我现在可是贵族喔,单身贵族。”

习理程被陆和铃的话呛的咳出声来。

“咳……你……你们分手了?”

“是啊,真遗憾,你的礼钱还没收呢”陆和铃两手一摊。

“既然以后都在望泽了,放心吧,哥罩你!”习理程豪迈的拍拍胸口,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陆和铃道:“拿着!有事找我就是了。”

“这位是?”

陆和铃接过名片,刚想打趣他几句,就听见济桓的声音。

“济总,这是我朋友,习理程”陆和铃笑着介绍道“老习,这是我上司,济桓。”

“原来我们小陆在济总门下,看来我是不容易挖走了。”

习理程一句话顿时拉近了双方的距离感。

“是不容易,我很满意她。”

“济总可别这么说,小陆尾巴该上天了……”习理程还没说完就被陆和铃撇了一眼。

“走吧,拍卖要开始了”济桓转过头对着习理程继续道:“那么习总请便。”

“没问题!小陆,有空了记得找我啊。”

陆和铃点点头,重新挽上济桓的胳膊,朝着拍卖大厅走去。

习理程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拍卖会是将拍卖的成交金额全部捐与红十字基金会,济桓将一条绿宝石项链以本场最高的金额拿下,陆和铃也觉得那项链很漂亮,是没有经过打磨的一颗裸石,看着很是特别。但济桓给出的价格完全能买十几条这样的链子,让她咂舌不已。

回去的车上,因为济桓喝了酒,便让打了电话让司机李叔开车,他和陆和铃一起坐在后面。

陆和铃不露痕迹的轻轻捏着站得太久而酸痛的小腿,心里想着今天铁定是得熬夜了,还有三分之一没翻译完呢。

“这的几小时按双倍的加班费算。”

济桓将陆和铃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那就谢谢济总了。”

因为济桓闭目养神,陆和铃也不再说话,把头侧向右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停的倒退。今天见到习理程的缘故,脑子里不知不觉又窜出了野成许许多多记忆。

“到了很久吗?……不好意思济总,没耽误你吧?”

因为站的太久,肚子也是处于半饱状态,陆和铃算是又累又饿,竟然不争气的睡着了。

“好好休息,明早不用去公司了,9点机场见。”

“好的济总。”陆和铃开门下车。

“等下,这个拿上。”

陆和铃疑惑的接过口袋,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辛苦了。”

陆和铃提着口袋还在发愣,宾利已经开走了。看着车开走的方向,陆和铃觉得心里暖了一下。

这人,挺好。

挖坑小达人
嗷呜~~~~~~~~~~~

第十二章 老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