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家族孽缘

  枫没有回教室,他怅然若失的走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也许是在永久失去之前的痛心疾首,他已然留下了泪,瑜的窗户里闪着昏暗的灯,却再也照不亮枫的盲区。

枫有着自己多舛的命运。父亲是上市公司的总裁,拥有上亿身价,外界和媒体眼中的吸金人。只有枫知道,那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父亲”这个称呼。也许在普通家庭看来,这个名称再寻常不过,可对枫来说,这对那个人是种奢望。枫的前6年是生母独自一人抚养长大的,如今他又多了个后妈。一直以来,父亲私生活不检点枫是知道的,只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甚至从不敢想父亲有天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生母跟了父亲5年,所有的青春年华全部浪费在了这个男人身上。正所谓人老珠黄,在生母生下枫之后的三个月,父亲便再也没有来看过她,自然也就当从来就没有过枫一样。母亲是爱他的,三番五次的上门寻找,每每换来的都是一扇冰冷的房门,有时会一连几天看到络绎不绝的女人“登门拜访。”母亲心灰意冷,决定独自一人抚养年幼的枫。日子虽辛苦但也还能满足温饱,在枫七岁那年,母亲突然出了车祸,导致全身高位截瘫,所有生活的重担统统压在了枫弱小的肩膀上,他无知,不谙世事,不懂人情世故,茫然无措,一切似乎都走到了尽头。就在危机万分的关头,他七年前的父亲突然找到了他说愿意从那时起抚养枫。枫虽年幼,但也确了解母亲发生过的事,他对面前这个那人可谓是恨之入骨,再加上他现在莫名奇妙的要求抚养自己,枫自然诧异。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过的狼狈,有了他就不用愁生活了,也能顺便了解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枫装作欣喜的样子点了点头,但却刻意的与男人保持距离。

至于他和尘,根本就不是什么老朋友,他们是兄弟,同父异母。自打枫重新进入这个本和他格格不入的家庭,尘就对他十分厌恶,因为两人的母亲同是一种身份,所以又有了一种尴尬的隔阂。但对外他们的父亲却宣称尘是家中长子,有时也会带他参加一些聚会,而枫仿佛只是默默的被养在家中。这种无言的羞辱让枫的自尊受到了莫大的创伤,自此他和尘的关系也就更加恶化。这一切,他们都未对任何人提起过,当然也包括帆和瑜。尘是知道的,父亲不可能让他继承所有财产,这必然会有枫的一份。但以现在枫对他父亲的态度,他完全有可能不要他的脏钱。即便是这样,那钱也不会乖乖落在他尘的手中,有可能被归为隐藏不动产,或者移交与他人,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所以,这最后的机会他必定要抓住,争取利用瑜、帆的关系让枫心安理得的接受财产分配。

路边一侧的树下,站着注视一切的尘。枫依然伫立在宿舍楼下,久久不离。转角,落寞的帆正从另一边的教学楼中走出,尘目光一转,跟了上去。帆安静的沿着石子路走着,总感觉身后有些许异样,她按捺不住猛然转身,正巧撞上尘温暖的目光。帆一时有些恼怒“你怎么跟着我?”“别误会,只是看天已经晚了担心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就打算跟在后面送送你,本想打招呼,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就没敢再说。”尘耸了耸肩,稍感委屈的说。“哦这样啊,不好意思。”帆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但尘的说法也还算差强人意,就没再追究。这时,尘突然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来。

第七章 家族孽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