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惧

囚惧

浅景言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东方迷雾 第一章

  第一章古道

“永远暗淡的太阳,初升如血色的月亮。”一位拄着柳木拐杖身披黑色麻衣的老者无意识的呻吟着。

而在老者的身后跟随着一位衣衫褴褛的青年,恭敬的为老者背着包裹,而这位青年却是双目失明。

“又回到这儿了,我还以为有生之年再也不会踏上这片故土。”老者却是笑了,笑声嘶哑着异常难听。

而青年没有说任何的话,平静的跟随着老者的步伐。

老者停下了脚步。“丹尼斯废墟,曾经繁荣的王国。”老者找一处腐朽的枯木坐下,面朝着庞大的废墟又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老师,有漫游者骑士来了。”青年说道,他双目失明,听力却是异常的惊人。

“呵!我都还没坐稳,他们就来了,罢了罢了,且看看他们的目的。”老者用拐杖支撑着站起,不消一会儿便听见马蹄震动大地的声响,以及漫游者骑士的策马的呼喊声。

大队的漫游者骑士呼啸的朝着两人冲了过来,青年便将老者护在身后,亮白的骑士铠甲,从头到脚全部武装起来,手中的骑士枪高举,洁白的骏马喘着粗气,奔腾的急速,溅起无数灰尘。

十二人的漫游者骑士将两人包围着,其中一名骑士掀开了铠甲面具露出带刀疤的面颊,手中的骑士枪指着那衣衫褴褛身体偏瘦的青年,“一老一少的旅者,真的少见啊!说,你们的目的,不说的将成为阿米达拉的祭品。”

“什么时候丹尼斯废墟成了古神猎取祭品的场所,终北大陆的骑士都沦为到这种地步了吗?”老者却是不畏惧,拍了拍紧张的青年,自己站了出来看着那名漫游者骑士。

“旅者,注意你的语言,你现在所说的话都将被阿米达拉听在耳里。你将会被送到沃米雷斯山脉接受灵魂剥离的祭典。”那名骑士狠狠的威胁着。

“成为古神的祭品不正是你们朝奉者所向往的事情吗?怎么,打着古神的旗号,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将成为古神的祭品吗?”

“老师,他们是假的朝奉者?”青年惊讶的问道。

“闭嘴!”刀疤脸骑士面色阴沉。

老者却只是笑笑没有出声,而青年却是思索着什么,他的眼睛虽失明,但在黑暗里,有一双眼睛看的更加真实。老师,他们是好人,从来都没有有过想杀我们的念头,就即使在刚才也只是动怒,没有一丝杀气。”青年轻轻的附耳说道。

“一老一少旅者,不知你们从何而来,你们踏上终北大陆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守着阿米达拉的规矩,不管是不是朝奉者都要遵守,当血月凝空,巨大的蛛网承载着由阿特拉克创造的蜘蛛型旧支配者,在清醒的人与梦呓的魂者之间吸食着人们的恐惧,在查尔古道中,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刀疤脸骑士说道,脸上却是没了那份傲慢。

“走,我们继续游弋。”刀疤脸呼喊着。

漫游者骑士们纷纷跟随着刀疤脸而去,“往东三十里便是终北大陆的尽头,那里是通往东方的必要通道,如要继续前往终北大陆,那就要往西北角度走,那里有一座小镇,血月就要来临,怪物们将频繁出现,记住远离查尔古道,那是古神之道。”刀疤脸的声音越来越远。

“人类终不能摆脱畏惧直面古神,苟延残喘的活在荒凉的土地上,人类的繁华早已不复。”老者依旧无意识的呻吟着意义不明的话语,拄着拐棍一步一步的走着,衣衫褴褛的青年依旧恭敬的跟着。老者看了一眼微微升起的月亮,“血月,凝聚多少载的罪恶,神者,从不将人放在眼里,视如蝼蚁般的可有可无。”

“老师。”少年轻语。

“我知道,血月又提前了,古道也变得更危险了。”老者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然自若的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着。

“老师,你听到了没有。”少年紧随着老者步伐,耳中却是听到异样的声响,感觉那声音很远很远,但又清晰无比。

“星辰钟塔的钟声,在漠南大陆的最南边,当血月降临,星辰钟塔便会响起覆盖四片大陆的钟声,无论身处何处,都会接受钟声的洗礼。”老者说着,步子依旧不紧不慢的迈着。

“但是不仅仅是钟声,还有其他的声音。”少年开口说道。

老者停下了脚步,转身认真的看着少年,“什么声音。”老者眼里尽是疯狂。少年没有说话,仔细的捕捉随着风飘来的音节。

“老师,有两个人过来了,不是漫游者,是猎人,以及蜘蛛。”少年疑惑的说道,还想细细的听明白,却被一只枯槁的手一把拉扯住,“别听了就是蜘蛛,而且是巨大无比的蜘蛛,漫游者骑士说的对,的确是阿米达拉,它的眷族们开始猎杀陷入梦中的血肉之躯。”老者却是继续拉着青年急速的闪躲。

“可是,那两个猎人。”

“没可是,猎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只不过在互相狗咬狗!”

“他们是人啊!而且被怪物追杀。”青年还想说出什么,但随后想到什么,就闭嘴了。

“老师,蜘蛛们在吐丝呢,后面有很多蜘蛛踏着蛛网向周围四面八方吐丝延伸出去。”

“古神之道,这便是漫游者骑士所说的查尔古道,原来是这样,全部由蛛网而铺成的道路,从沃米雷斯山脉底部一直到这里,但阿米达拉依旧还是一个没脑子的大爬虫!”老者这时不在颤颤巍巍,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而是拉住少年,急速的向着东方急速奔跑。

“老师,我怎么不知道你能够跑的那么快。”

“闭嘴。”老者轻喝一句,手中的柳木拐杖燃起淡淡的蓝色幽光,幽光笼罩在两人身上。

终北大陆沃米雷斯山脉,一双眼睛注视着山脉下的动静,仿佛尽收眼底。

“被盯上了,但我们还是不那么早见面的好,到时机成熟,我必将一份大礼送到你们旧支配者面前。”老者手中柳木杖继续迸发出幽光,仿佛有奇力托举着两人,两人如踏风般向东急速而去。

查尔古道,即古神之道,每当星辰钟塔那贯彻四片大陆的钟声响起,终北大陆、漠南大陆、东莱大陆、西穹大陆,以及往西无尽头的无尽之海。

昏暗阳光下的查尔古道,已被巨型的蛛网桥所链接,从沃米雷斯山脉开始往外延伸,朝奉者们怀着无不虔诚的信仰踏上蛛网桥,日光旖葳,天边暗红。

漫游者骑士远远的离开了古道,他们没有使命,也没有任务,以刀疤脸为首的十二人骑士,漫游在终北大陆沃米雷斯山脉附近,没人知道他们为何盘旋在这一地方,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儿来,来了多久,无人知晓,或许久远如古神。

两个猎人已被眷族们分食,猎人这一职业不知从何时兴起,他们似乎为了猎杀怪兽而获取酬劳,但却没人知道他们为了谁,只知道猎人很强大,能够将强悍至极的怪物杀死,有着不同于常人一般的能力,但经常有发狂的猎人,强大无比,口中念念有词的且无力的呻吟着,消失在戚戚树林中。

查尔古道,朝奉者们皆跪拜前往沃米雷斯,三步一跪五步一拜,眼神迷离,神情向往,双手交叉在胸膛,以一种无比虔诚的姿态等待着眷族的食用,如蜘蛛般的眷族便会选取中意的朝奉者成为它们的食物。

越来越多的朝奉者踏上蛛网桥,虔诚的迈着步伐向着蛛网桥的尽头去走,丝毫没有看到正在一个个把他们当做食物挑选的眷族们。

人类变得极为低等,如同蝼蚁般,可人类却依旧如虔诚般向往着古神的所在地,卑微的如同待宰的牲畜。

流淌成河的血迹沉积在土地里,黑色的土壤变得异样的亮红。

不久时天空早已黯淡无光,月亮也没有升起,天地之间的地平线唯有一丝血色,黑暗笼罩着这片土壤,蛛网桥上熙熙攘攘,朝奉者们早没了虔诚的模样,一个个惊慌失措,甚至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无数丝丝声响起,更惊起这群朝奉者的恐惧,惊叫声,呼喊声,哭骂声,响作一团。

有的人发疯似的想挤开身边的人,顷刻,整个蛛网桥便沸腾了,眷族们肆意发出嗤嗤声,被困在蛛网桥的人类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明白了,人类自己是猎物,而那些嗤笑的声音都来自怪物,黑暗中看不清怪物,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深深的刺激着被困的人们。

“有种就来吃了我,我...”

于是乎终于有人受不住折磨站了起来呐喊着,但站起来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嚎声,鲜血四扬,血珠滴落在人们的脸颊上,绷紧的神经立即便会被压垮,人们就会尖厉的叫喊,拼命的擦拭着滴落的血珠。这一情况蔓延开来,无人不恐惧着黑暗中发出嗤嗤笑声的怪物。

“老师,今晚每个地方都会如此吗?”少年问。

“四片大陆上基本都会这样,只有仅有的少数的地方才不会这样,恐惧才是旧支配者们最喜欢的食物。”

“仅有的少数地方?那卡瓦之城算一个吗?”

“以前也会有这样的事情,但很久没有了,应该不算一个被旧支配所支配恐惧的地方。”

“那今晚也是猎杀之夜?”

第一卷 东方迷雾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