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眼万年(10)

  第二日一大早,卿语带着两斤酒,领着沫璃,悄悄地去了司命君的宫殿。

两人才到门口,司命君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哪个好人又给本仙君解馋来啦。”

“哟,司命君这鼻子可堪比二郎神的哮天犬呀。”卿语打趣道。

“是你这小子。”司命君鄙视地看了她一看,手却接过卿语第过来的酒,酒盖一掀,浓郁的酒味让她不能自已:“好香。”说着她盖上酒盖,把酒抱在怀里,像个孩子怕被抢走糖果一看,看着卿语,略严肃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把这么好的酒带来,我可不一定能帮到你想要的,到时你可莫收了回去!”

卿语看着她,笑得花枝乱颤:“瞧你这模样,很简单的。”她对司命君勾了勾指头,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

司命君半信半疑,缓缓伸过头去。

“把祁墨战神的人世命薄让我瞧瞧。”卿语说得很小声,生怕隔墙有耳。

司命君挑眉看了她一会儿,才说:“好,不过你不要声张。”

司命君走到书柜前,从中挑出了一本蓝色簿子,走过来。卿语上前就要将它接过来,司命君缩回手,道:“切记不能声张。”

“保证!”卿语再三保证才把簿子拿了过来,沫璃也凑上前看。

‘祁墨,祁国三皇子,祁国战神,与太子为皇位明争暗斗二十载,终登基为皇。

风流倜傥,阅女无数,对敌国之女沫璃一见钟情,两人喜结良缘,后遭背板,妻离国亡。’

“怎么把他写的这么惨?”沫璃看到命格簿里,自己背叛他,心里不是很情愿。

“战神此劫主要是勘破情劫,人间一世,要他忘情,情爱这一关,心亡才能忘。”司命君好心向解释道:“反正你们历劫归来后,也不会再见,战神就算劫后记恨你,也无能为力。哈哈~”

“我想若是记恨,那也是你司命君,他平生不喜女色,你却让他人间一世惹遍桃花。”卿语将书合上,还给司命君。

司命君接过书,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的不明所以。

沫璃看着司命君,问道:“一定要被情伤吗?”她想有个好结局。

“你也别太较真,渡劫成仙当天他助你一臂之力,此次助他历劫后你们便恩情两清,不会有所羁绊。”司命君拍拍她的肩膀,道:“而且还能甩我们神界的神话,你可是赚到了。”

沫璃假装很虔诚地点头,心里却五味杂陈,一直思考着司命君最后的两句话,直到卿语带她回到沁香园,她眉头不展的模样引起了卿语的注意。

“你是不是有心事?”卿语拉起沫璃的手,问道。

“啊?”卿语抬起头,茫然看着她,问道:“我可以不去历劫吗?”

“为什么?”

“也没什么。”回来的路上她一直在想司命君的一句话历劫后他们就恩怨两清不再有牵连了,他们的因果关联会结束在历劫后那一天,她确感觉到自己不甘放弃的心,她不愿意。

“其实,神与仙一般是没有任何交集,花神是例外,他要职务与仙界人间都密切相关,但是天庭有一条名门规定,便是仙神不得相恋,这是不被允许。”卿语看着沫璃,严肃道:“沫璃,你不可以爱上战神,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她知道沫璃在祁墨那里住了些时日,她可能会爱上他,但是没有结果的事情,她不想让她因此误入歧途。以防她重蹈别人的道路,于是卿语跟沫璃说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几万年来,爱慕祁墨的女仙不计其数,天规在前,还不敢有人造次。但是有一年,有的仙女枉顾天规,为他堕入魔道,引得天界与魔界刀剑相向,祁墨是天界战神,斩妖除魔是他的责任,对于那些因他入魔的人,他依旧可以冷眼斩杀,在他生命里,几乎没有女人可以让他动容。而从那件事之后,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渐渐地,几乎没有人敢再去奢望。”

听完卿语,沫璃的脸颊不由得渐渐泛红,眼神也有些躲闪,神色有些不自然,没想到,她的心思被轻而易举地看穿。

“你如果不想去,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看看如何化了他助你一劫的羁绊。”既然知道了她的心思,她就不能让她有犯错的机会,但好在她心思单纯,如果没有交集,久而久之她该便不会执着了吧。

卿语让沫璃在沁香园好好带着,她去帮她办这件事。

待卿语离去,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也发觉,自己内心此刻,也是空荡荡的。

两日后,沫璃被花神叫到正殿去。

沫璃想着也许是杏花仙子回来,待到了大殿,才发现,眼前的两人,正是花神与卿语。

“花神、卿语。”沫璃走近,卿语过来,心情愉悦道:“花神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免去历劫。”

听到卿语这么说,她转头看向伯天。

伯天点了点头:“卿语都跟我说了,我昨天回去天外天拿了仙丹。”伯天摊开手掌,一个方形的盒子被拖在掌心:“你明天服下仙丹,一天内灵力大增,我会带你去雷台,补上你当初历劫未度过的最后一道天雷。”

沫璃接过他掌心的仙丹,道:“那司命君那里?”她不去同他渡劫,那又会是谁陪他。

“这个你不必担心,司命君我早就说好了,当时青女上仙也在身边,她自告奋勇顶替你了。”卿语看着沫璃,继续道:“这个仙丹能助你挡过天雷,不过之后几天你会极度虚弱,到时候你要好好调理身体,免得落下后遗症。”

一眼万年(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