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眼万年(02)

  铃兰醒来已是两天后……

宫殿里,青凝因祁墨的吩咐,每日细心照料床榻上的姑娘。今日早晨,她在帮她拭脸时,她浓密的睫毛轻颤,青凝惊喜地唤道:“姑娘。”

铃兰费力地抬起一双沉重的眼皮,眼前的女子眉清目秀,圆润的小脸上挂着可爱的笑容,正神采奕奕地看着她:“太好了,姑娘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铃兰摇摇头,道:“这是哪?”

“姑娘,这是神祁宫”

“你是……?”

“姑娘,奴婢名唤青凝,是祁墨殿下让我来照顾你的,现在你醒了,我这去请殿下过来。”

铃兰还想问什么,她却早已咚咚咚跑出去了,身边拂起的风透着一股玉兰花香,沁人心脾。

铃兰撑着身子坐起来,抬起手左看看右瞧瞧,掀起被褥光着脚,踏着地板,走了几步,旋转身体看到衣裙随之起舞,心情美极,走到铜镜面前,里面的人影却让自己微微一愣,白脂玉肌,她微微一笑,镜子里的人也报之以相同的微笑,唇红齿白,水灵灵的眼眸像是会说话的精灵,惹人喜爱。

原来,化成人形这么好,不用每天扎在土堆里日晒雨淋,想走到哪里就走到哪里,有手有脚,有嘴巴,“呵呵……”想到这里她乐得捂嘴轻笑,转身看到美人榻旁有一盆粉色的风信子,芳香阵阵,她踱步到花前,低下头想嗅一嗅她的芳香,却不想,刚一低头,每片花瓣都瞬间闭合,香味也随之消失。

“咦……”铃兰不解地看着它们,她们不喜欢自己么,你是花我也是花,此花何苦为难彼花。

此时,铃兰殊不知背后有个人,在门口,看了她许久。在她踏下床的那一刻,祁墨已在门口,本想进去,可是,却忽然驻足于门口,因为,房内的女子赤足而走,虽他不懂万丈红尘爱恋,但是,男女授受不亲,非礼勿视,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他看着她轻盈的步伐在房里捣鼓来捣鼓去,直到她走到美人榻旁的风信子,亲眼看见风信子因羞闭花时,他心里不免有些许讶异。她有拥有精致的容貌,他知道,也没放在心上,万万年来,他见过的美人不计其数,可是能真正使花灵都为之羞涩的,她还是第一个,祁墨眉头一皱,思考着该如何把神祁宫的鸢尾藏好,若给她瞧见了,宫殿里便都是一堆花包了,鸢尾是母后最喜欢的花了。

门内的人自顾遐想,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人,门口的人,也陷入自己的情绪里,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青凝。

“哇……”目睹这一幕让她讶异得不禁出声。祁墨被的思绪被身后的声音拉扯回来,眼里的茫然对上铃兰转过头来讶异的眼神,电光火石之间,他作从容地转过头,对青凝说:“青凝,带姑娘将鞋穿好。”

“是,殿下。”青凝收敛起讶异的表情,走到到铃兰面前,微微福礼:“姑娘在椅子上先歇着我去帮你把鞋拿来。”

“我自己来就好。”说着铃兰小跑着到床沿,随意将鞋子套上,“好了。”祁墨听到她的声音,走进房内。

她记得他,他救了她,那晚一瞥,惊人的容貌便在她心底刻下了或深或潜的痕迹,是震撼,让她莫名心跳加速。

她看他走过来坐在椅子上,她就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头一扭,笑靥如花“谢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

“那是两天前。”祁墨不紧不慢道。

原来自己睡了两天!铃兰干笑两声“恩,上神如何称呼?”

“随姑娘喜欢。”祁墨似乎忘了,不是所有人都见过战神祁墨。

铃兰听了有点纠结,怎么随法?叫夫君可好?芸兰的情爱剧本里女子都是这么叫喜欢的人的。她觉得他也挺好的,相貌与修为都不是常人能比及的,于她又有救命之恩,恩!不是有为报恩以身相许一说?

“那,上神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如我便唤你……夫君?罢。”铃兰试探性地问问,眼里带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祁墨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她真的就随便叫了,他抿了下唇,道:“我叫祁墨”

“嗯,记住了,夫君!”铃兰小鸡啄米般点头,道:“哦,夫君,我还未给自己作名,你唤我娘子便好,等我什么时候想好了名讳再告诉你。”

“噗……”站在一旁的青凝忍不住笑出声,从没见过哪个女子能如此地调戏他家殿下,还调戏得如此地理所当然。殿下是不说则已,若是想教训你,你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祁墨把玩着手中的杯子,道:“你现在就取吧。”铃兰眼中精光一闪,故作不解道:“自古以来不都是男婚女嫁吗,为何不是你娶我而是我娶你?”

祁墨手上力道一紧,杯子应声而碎,转头看向她,一字一句道:“我说,你现在就给自己、取、名字。”

铃兰抿嘴笑了笑,“嗯,好,不然你帮我取吧。”

“自己想。”却不想他直接拒绝。

铃兰浅笑,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正响。“心雄万夫,初心任然。”铃兰看着祁墨,“便取前者其第四与后者第三个字,如何?”

“夫任?”夫人?!祁墨下意识轻念,没想到却被她摆了一道。

“恩?夫君。”铃兰笑的身体微颤。语毕,桌子上的茶壶卒了、卒了、卒了。

铃兰看着碎成粉的茶壶,有点无辜地看着他。“沫璃。”

“什么?”祁墨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踏出房间,“以后你便叫沫璃。”他不想跟她废话了,分分钟拉低他的智商。

“是何意啊?”沫璃对着他的背影喊道。“泡沫琉璃。”

听到这四个字,原本幸灾乐祸的人此刻一副快咬牙切齿的模样,泡沫,琉璃,说我琉璃般的容貌在他眼中也只如泡沫一般?再美的容貌,也不过是表面的幻像?那又如何,沫璃便沫璃。

深夜里……

躺在床上的人翻来覆去,心神烦躁。沫璃,为何非要泡沫琉璃,相濡以沫,不弃不离,也未尝不可。“沫璃,祁墨,沫(墨),以你之名,冠我之姓。呵···”如此一想,心情晴朗了许多。随着她口中呢喃的新名字,渐渐入睡。

一眼万年(0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