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史书,六界

  在千年之前,这世上只有四界,妖魔为一界,神仙也为一界,还有人界和冥界,不久,神之血脉凋零,最后只剩下花神泪染一人,花神泪染不喜神族的冷清,便逃到人界游玩。

一次意外,让她和当时的魔尊相识,两人迅速坠入爱河。但是,花神泪染与魔尊帝清的恋情很快被发现,仙界以此为耻,阻挠花神,花神一怒之下将神族从神仙界中转出,自立为神界,与此同时,魔尊为了不拖累妖族,也将自己的亲人转出妖魔界,自立为魔界。此后四界便分裂成了神界、仙界、妖界、魔界、冥界、人界六界。

神界崇尚金色,仙界为白,妖界为黑,魔界为紫,冥界为红,人界为黄。

看到这,我不知为何心中一紧,一种难忘的苦涩涌上心头,我摇摇头,使劲把这种感觉甩掉,继续往下看。

泪染和帝清在一百年后诞下两子,正值仙界追杀,花神泪染以生命为祭,护住了孩子,可惜一不小心,一子遗落人间,另一子由帝清抚养长大后,帝清将魔尊之位之位传授与他,最终下落不明。

新任魔尊唤帝无熙。遗落人间一子,相传也为男,唤帝无邪。

目前,神界覆灭。仙界重明为尊,重明有双尊,尊上慕阡陵为掌门,莲尊君梵音甚少出现,暂不详。妖界早于千年前隐世。魔界帝无熙为尊,倾一界之力寻千年前的弟弟。冥界冥皇万骨枯坠入轮回。人界伊姓为尊。

“呼”我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看完了。心念一动,刚想把书收好,书就消失了,与此同时,手上的戒指一闪而过,再次消失。

“小邪!”

“谁?”我大惊。

“是姐姐,小邪,听姐姐说,这戒指,名为魅颜,是姐姐最后送你的礼物。你要记住,这书和戒指的事,万万不可与他人讲起,明白了吗?姐姐祝福你!”

“姐姐!”我惊恐地看向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现,我把目光转向戒指存在的地方,戒指隐隐地浮现,似乎是姐姐在安慰我。

不知为何,我心中还是一阵不安。

“小姐,重明山脚下到了,请小姐下车。”

原来不知不觉,一月已过。

到了?我掀开车帘,望向车外,却只看见一个白衣男子面前站了一大群人,愣在车上。

?车夫再道:“请小姐下车!”

?我猛然惊醒,下车,车夫转身就走,一言未发。我走进人群,看向人群中的白衣男子,眼中浮现惊羡:好一个仙气飘飘的男子。他低头正记录什么,抬头,一双清澈,宛若星星的眼映入了我的眼帘。

是他!

“洛哥哥!”我大喜,跑向他。却被其他人围住:“想干什么?不准插队!”这里引起的骚动令端木修轻皱眉,他向这里望来。

“洛哥哥,是我,小邪!”我隔着人群冲他喊,周围的孩子对我怒视,我却什么也没看到,我眼中满是再见洛哥哥的欣喜。

端木修向来温润如玉,待人温和,道:“小姑娘,过来吧!”我快速地跑向他,像小时候一样扑入他怀中,仰头,冲他甜甜一笑:“洛哥哥,我来找你了!”

端木修身体僵住了,他嘴角的笑凝固:这孩子,真大胆。自己这辈子修仙,从未让女孩子近身,今天这……

“小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洛哥哥。”端木修轻轻推开我,温和道。

明明他的声音沐如春风,可我心中一阵冰冷,我带着点哭腔:“洛哥哥不要小邪了?可小邪这些年一直在等洛哥哥啊!”

周围的人见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端木修见局面有点乱,对我道:“在下端木修,重明师叔,修仙已两百年,期间从未出重明范围,姑娘定时认错人了。不如姑娘先测灵,其他事回头再议,如何?”

听完他的话,我明白自己认错人了,那是洛哥哥才比我大两岁,怎么会是他呢?我失魂落魄地走向测灵台,嘴里喃喃道:“那双眼睛独一无二,怎么会不是我的洛哥哥呢?”

声音虽小,但端木修还是听见了,他一愣,两百年前师尊就是因为这双眼睛收下自己,师尊说:“此眼放眼六界独一无二,如此清澈,必为修仙之才。”今天,自己又听到了如此类似之话,到底是怎么回事?端木修复杂的目光望向跨上测灵台的我。

第4章 史书,六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