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猪之说

  一进到别墅里去,我就口渴难忍,于是我问赵寒香:“赵小姐,你这里有茶喝吗?口好渴啊!”

她就回我:“有啊!自己弄去,问我干嘛呢?难道还想要本小姐来帮你沏茶啊?”

“那当然了,因为我是客人,所以你要尽地主之谊嘛!我是茶,你是水,你来泡我吧!”我调戏地跟她说道。

听到我这样子调戏她,然后她损我说道:“张碧凡你还要不要脸啊?连喝个茶都要说的那么恶心,客人你妹啊!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我的仆人,再说了,你说你身上有哪一点点的东西值得本小姐来泡你啊?说你是无限接近零尊严的人还真的是不算夸张的,文艺男流氓!”

听她一说我是文艺男流氓,怎么又换词了,不是诸葛流氓的吗?可正在这时,我终于找到一个好点子去反驳她了,哈哈哈!

于是我就理直气壮地回她:“赵大小姐,我听到你刚才说我是文艺男流氓,连你都说我‘文艺’了,就不能否认我有才华了吧!刚才你问我的身上有哪一点东西值得你来泡我,好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很有才华又很能说会道,而且又很老实,尤其像你这样的冷美女就很容易喜欢上我这种品质的人。”

“呵呵!我只能说‘呵呵’了,我之前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就算全世界所有的男人都变成了太监,我都不会喜欢上你张碧凡,痴心妄想吧!”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否定会喜欢上我,但这也没关系,我想喜欢和爱这种东西不是说做得到就做得到的,这东西太无解了。

由于我并不服气她这么损我,于是我就对她说:“赵小姐,喜欢和爱这种东西不是你我所能控制的,不是说做得到就做得到的,所以呢,请你不要过早地下定论,不然以后要是又喜欢上我的话会很尴尬的,灰姑娘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是白马王子的爱人……”

“得了!得了!我告诉你,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你说灰姑娘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是白马王子的爱人,那我只能这样提醒你,猪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是被杀的命运,而且是被亲手养大的人杀的,我说你张碧凡跟猪没什么区别吧?”

令我没想到的是,现在赵寒香她已经想出了法子对付我说的白马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她用猪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是被杀的命运来反驳我白马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顿时使我无以言对,道高一丈,魔高一尺啊!

她那句话不仅有力地反驳了我,而且还侮辱了我,她说猪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是被杀的命运,巧妙而委婉地把我说成了那只逃脱不了被杀命运的猪,高!是在是高!

她问我跟我有什么区别,我只能无奈地回她:“当然有区别了!我才不是猪呢!”

然后她又强调了一遍:“你就是猪!”

我不屑地回她:“我是猪?才怪!!”

“那好吧!本姑娘也不勉强你,那我就叫你‘猪才怪’吧!是你自己说自己是猪才怪的,别怨我啊!”她得意地说道。

我没有理她,然后她就一直在说

:猪才怪!猪才怪!猪才怪……

说得我真是听得不耐烦了,于是我就大声地跟她说:“我不是猪才怪!!”

一说完这句话我才发现,我上当了!真的彻彻底底地上当了!我刚才的意思只是跟她说我才不是猪,没想到赵寒香竟然会利用我的口误,怪不得她刚才一直不停地说我是猪才怪,然后我就上当了,自己不小心产生了口误:我不是猪才怪!

然后我就生气地跟赵寒香说:“好你个赵寒香!竟然利用我口误!”

“我就利用你口误又怎么了?本姑娘喜欢这么叫,猪才怪!”

“好吧!随你怎么叫,就算我是猪,我也是世界上最有文采的猪!哼!”我得意地说道。

她听到我这么说,便惊讶地回我:“你说什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猪也分文采的高低的,哈哈哈……好吧!本姑娘就成全你,承认你张碧凡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文采的猪!”

然后我就解释道:“别别别!我只是说如果而已,你多虑了,我才不希望自己是猪呢!”

“可是你张碧凡跟猪没什么区别啊!”

“废话!当然有了!”

“那你说说区别在哪?”

“区别可多了去了!”

“好吧!那你说说你张碧凡跟猪最大的区别在哪?”

赵寒香竟然问我和猪最大的区别在哪里,这明显是在嘲讽我、挖苦我、讥笑我,看来不给点颜色她看看,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如果我回她说我跟猪最大的区别是我会思考,而猪不会,或者我比猪聪明多了之类的话,那基本上是黄了,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行的通,看来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于是我就镇定自若地回她:“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我与猪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从现起首先说明我是人的前提下,然后把我和你作比较,突然间就恍然大悟了!终于知道我与猪最大的区了!哈哈哈……”

“张碧凡!你你你……”她竟然说不下去了,我一看她脸都红了,红得像个熟透的西红柿一样。

没想到我这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是蛮不错的,对付她这种蛮不讲理、不可理喻、无法无天的人就得这样,并且要说得文艺一点,肯定能让她哑口无言。

看到她这样子,我就得意地跟她说:“跟哥比文采,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哼!”

她看到我得意的样子,就嘲讽我说:“还文采?唉……这年代,流氓都说自己有文化了!”

面对她的嘲讽,我机灵一变,便回她:“对啊!我也觉得,这个年代到底怎么了?猪都学会说人话了,猪都会嘲讽人了,猪都会捉弄人了,一搞不好,这年代要真的变成猪的年代了!”

“真不要脸!不知道刚才是谁说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文采的猪,不知道刚才是谁大声地说了一句像样的人话:我不是猪才怪!!”她说完之后便一直注视着我,感觉她说这句话不仅是在嘲笑我,也含有几许气势上的杀意。

面对赵寒香的挑战,我该怎么办?这时候选择抵抗还是妥协好?在做这个选择的时候,要考虑自己的处境,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从战略上藐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所以呢,应该从战略上藐视她、抵抗她,从战术上暂时重视她、妥协她为好。

经过我慎重的思考之后,我就对她说:“你说我是猪我也无所谓,我也不会放心上,但希望你能记住,请尊重别人!”

“你张碧凡刚才不是挺逞能的吗?你刚才说跟你比文采,无异于鸡蛋碰石头,现在怎么像只缩头乌龟一样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选择了退步,她竟然得寸进尺!刚才从战略上藐视她,现在必须也从战术上藐视她才行,必须给她点颜色看看才行!不然真以为我张碧凡就那么好欺负!

于是我就讪笑着对她说:“我只是不想跟猪比文采,就算赢了也没意义,而且还会玷污了我的人格,所以呢,我就懒得跟你比,懂不懂?猪!”

“呵呵!还跟我说玷污了你的人格,你张碧凡已经是无限接近零尊严的人了,还有人格之说吗?”

她说完之后便深呼吸了一口气。

跟她说了半之后,现在是又渴又饿了,于是我就对她说:“好吧!就算我是无限接近零尊严的人,刚才干活很累了,又跟你说了半天,我也要喝水吃饭的吧!我现在又渴又饿了,赵寒香大小姐,行行好吧!”

她看到我又渴又饿的样子,便对我说:“现在我要冲咖啡了,你要不要?”

她一问我要不要喝咖啡,我立刻就回她:“要!记得加糖,我怕苦的,谢谢香香大小姐啊!”

我一说“香香”这个词,感觉好亲切啊!又好听又亲切的样子,但是她却不领情,威胁我说道:“张碧凡!我说你嘴巴再贫点的话,我立刻不给你冲咖啡你信不信?也不给你东西吃你信不信?”

我看到她这么说,于是我就迎合着她:“信信信!我现在要学会闭嘴才行!”

之后她就去冲咖啡了,过了一会儿,她不仅把两杯咖啡拿出来了,而且还拿了很多颜色不一而且看起来很好吃的糕点出来。

我高兴地对赵寒香说:“谢谢香香小姐的招待!”

我一说完赵寒香便用她那好像会冒火的眼睛看着我,我才发现我又不长记性了!不能说香香的。

于是我就赶快向她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长记性了行吗?”

“香香是你能随便叫的吗?我跟你张碧凡很熟吗?”她生气地说道。

这时候,我底下了头不说话,我想,选择沉默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因为有时候,沉默确实是金!

过了一会儿,她好像气消了很多并跟我说:“快点吃!等下你要陪我去逛商场,知道没?”

逛商场?她竟然说要我陪她去逛商场,她不会是想叫我陪她去买包包或者衣服吧!要是陪她去买包包或者衣服还勉强可以,但是,如果是陪她去买内衣或者文胸的话那可不行,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啊!

我还不如老老实实地修剪这里的花花草草,还好过去陪她逛商场,虽然辛苦点,但我也不怕,至少在这里安全点。

第十六章:猪之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