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坟前的呓语

  “痛吗?”萧寒彧脸上的阴鸷被覆盖冰霜的笑所替代,“痛就对了!我萧寒彧承受过的,你蓝若渟也逃不掉!”

她眼里强忍剧痛的倔强,他读到了,可在他看来只是一个讽刺的笑话,蓝家留给他的痛苦远不止这些,他萧寒彧从来都是无功不受禄,有些东西,他定会一点一滴地还给他!

痛!真的很痛!但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我承受!这场灾难伤害的不只是你,也有我啊!既然老天不愿意放过我们,那么,我会陪你一起承担!

蓝若渟的目光没有闪躲也没有离开,定定地落在萧寒彧的脸上:可是,我怕最终我真的对抗不过时间、对抗不过你的惩罚而恨上你!寒彧,不要让我恨你好不好,我只想爱你,我不想要恨,不想要的……

没有开口说话,各种思绪却在蓝若渟脑海里翻滚缠绕,泪水迷离了双眼,眼前的人也变得模糊了。

萧寒彧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杰作,收起脸上嘲弄的笑,嫌弃地拍拍手,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蓝若渟仿佛明白了他的意图,一抹惊恐之色占据她的脸庞,她转头看看周围的环境,再转头看向已经走远的萧寒彧的背影。

“寒彧……不要……不要丢下我……”此刻夜幕已经压低,深沉的黑逐渐笼罩着大地,萧家的后山虽不如真正的森林那般神秘深邃,在晚上却也是足够吓人的,声音有压抑的隐忍,前一秒才说要坚强,下一秒却立马崩溃,她在他面前永远都是那么不堪一击!

可最终,那疾驰而去的行车声音还是淹没了她的祈求。

湮没在夜幕下的三座坟墓,周围漆黑一片的山林,从黑幕中发出来的窸窸窣窣怪异的声音……头部连续撞击的剧烈疼痛,右脚踝刺骨钻心的疼,心中忐忑不安的惊恐与害怕……

“寒彧……不要……不要丢下我……我怕……害怕……”嘴里的呓语一直没有停,今天身心倍受打击的摧残让她此刻渐渐神志不清,浑身冒汗,可一股股寒意席卷着她。

蓝若渟想抱着身子抵御这一阵阵寒冷,然而一动脚,钻心的痛让她昏昏沉沉的脑袋又稍稍清醒。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丢下我,为什么你们都不要我,我好害怕……你们不要留我一个人好不好……妈妈……爸爸……弟弟……寒彧……寒彧……”眼泪一滴滴地滑落脸庞,一阵阵抽噎的声音响起,嘴里含糊不清地吐诉着,是压抑的痛,是失去的痛,“我想要你们都好好的……都好好的……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萧叔叔,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真的是爸爸吗,不是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不是爸爸……不是爸爸……”

抽噎变成了嘤嘤哭泣,给这个漆黑而神秘的夜更添了几分恐怖的色彩,“寒彧他……恨我了……看着他痛苦,我也觉得好痛……可这一切竟是因蓝家而起因为我而起,我……该怎么办,我不想……不想要他恨我的,不要……不要恨我……”

“弟弟……你在哪儿……”

脑袋越来越沉,却有各种思绪在充斥其中,那些人,像放电影般在脑海里飘闪而过,每一张都对自己微笑,却笑得那么模糊而不真实。

恍惚间,蓝若渟迷迷糊糊地晕睡过去。

不远处,那冷峻的身影散发着寒光,冰冷地看着这里的一切。

第二十六章 坟前的呓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