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不给她生的自由,也斩断她死的退路

  死亡!

被萧寒彧轻易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在蓝若渟脑海中一阵阵回响,击痛了她的每一根神经。

“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才会放手……”才会不那么折磨自己,才会……放过自己放过蓝家?

蓝若渟双手死死抠住沙发忍着那一阵阵颤栗的悲痛,微微抬眸,看进已经将头移到她正上方的萧寒彧眼中。

她的眼里,是认真。

而他的眼里,没有怜惜。

“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地让你去死?!”萧寒彧薄唇轻启,声如细丝,却一个个坚定地传递到蓝若渟耳朵里。

所有的坚强,瞬间崩溃。

蓝若渟紧紧地闭上双眼,不给她生的自由,斩断她死的退路。

没错,这才是萧寒彧,那个狠起来足以让人闻风丧胆、让世界动摇的萧寒彧。

“你放心,”突然,蓝若渟轻轻睁开双眸,眼泪依旧在眼眶打转,却淡淡地咧嘴笑了,“我不会选择死,我会选择……陪你一起痛苦,不管……这痛是这场劫难给的……还是你给的。”

笑得那么苍白吃力,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们都没有退路了,不是吗?

那笑容,那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一阵阵野风,让萧寒彧的怒火不断燎原,越烧越广、越烧越烈!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放过你放过蓝家,”萧寒彧再也控制不住心里那夹杂着仇恨的怒火,双手死死地掐住蓝若渟的双肩,用力之大仿佛要将它们捏碎捏成粉末,“你做梦做梦做梦!”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如同足量的炸药爆炸,足以将这别墅炸裂。

蓝若渟看着因吼叫而满脸通红青筋暴起的萧寒彧,还未平息的他整个身体都因吼叫而上下起伏着。

他的手,刚好掐在她左肩处被他击伤的伤口上,她能感觉到,伤口在撕裂般地痛,血在肆意地流。

“那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啊!”蓝若渟再也忍不住内心压抑的痛,双手改儿死死攥住萧寒彧胸前的白色衬衫,“我要怎么办……该怎么办……你才能不恨……才能回到……你该有的幸福……”

越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弱,仿佛无力地祈求。

这不是她要的,他痛,她更痛!

“你以为,还回得去吗!”一滴晶莹的泪水在他眼角婉转,声音,是足够的轻柔,却也是足够的无奈甚至是绝望,“回不去了……”

再也撑不起那种仇恨和绝望带来的崩溃,萧寒彧将头埋在蓝若渟的勃颈处,埋在她凌乱的发间,任凭眼泪肆意流淌。

她能感觉到他的颤抖。

对不起。

蓝若渟痴痴地盯着天花板,眼泪形成一股股小流从眼角滑下,融到乱意披散的发丝中。

“所以,”萧寒彧抬起头,“那就继续恨吧,恨到我不想再恨了,恨到我愿意放过你了,恨到你……不值得我恨了……”仿佛“恨”才是如今支撑他的唯一力量,语气再一次变回最初的生冷决绝。

被泪水浸润过的双眸夹杂着血丝,红得骇人。

左肩撕裂的伤口,再一次染红了她的衣服,那么耀眼,他却没有看见。

萧寒彧起身,胸口的衬衣因蓝若渟用力攥过而显得皱巴巴的,“从今以后,没有我的命令,禁止踏出别墅一步。”一切,再次恢复了最初刺骨的冰冷,“否则,我断了你的骨!”

说完,再也不多看她一眼,阔步流星地朝门外走去。

第十八章 不给她生的自由,也斩断她死的退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