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待客之道

  吴悠在厨房乒乒乓乓忙活着,西泽则坐在沙发里,手拿遥控器悠闲地换着台,最后停在动物世界的频道上,看得津津有味。

他边看电视,修长的手指边从购物袋里摸出薯片、可乐……

边吃边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吴悠在厨房都看在眼里,她无语的同时又瞥见他身上仍然穿着宽大的斗篷。

一个小时前,她绝对想不到,会有一个穿着如此怪异的男人坐在自己家的客厅里看电视,吃零食,甚至还把自己当成了女佣。

想到这里,她正切着土豆的菜刀不自觉加重了力道。

刀与菜板之间发出不满的重重的笃笃声。

听见动静,西泽向厨房里扫了一眼,见吴悠系着粉色围裙,正在与一只土豆置气,漆黑的眸子里顿时流光四溢,满满都是恶作剧得逞后的笑意,他不冷不热冲厨房喊了一嗓子:

“你行不行啊?我可不想吃人肉土豆丝!”

吴悠本来心里就有气,见他如此得瑟,回身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不行,你来呀!”说完又愤愤地切着。

客厅里一时竟没了动静,真的被她的气势给吓到了?她倒也乐得耳根清净,继续切土豆!

突然,厨房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一股淡淡的檀木清香将吴悠柔柔地包裹住。

她切菜的动作猛地一顿!

只见两只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大手从她背后两侧伸了过来,一只手稳稳握住了她拿着菜刀的右手,另一只手则按着她扶着半颗土豆的左手。

“笃笃笃……”

吴悠来不及反应,西泽已经从背后环抱住她,稳稳地把她纤细的手指握在手掌里,温热结实的触感让她心头一怔,仿佛突然被泡在了温泉里。

西泽手上力道大的惊人,吴悠的两只手现在完全由他支配,正飞快地切着剩下那半颗土豆。

手起刀落,刀下的土豆先被快速切成薄如蝉翼的片状,接着一阵急促而有节奏的笃笃声过后,土豆片立马变成了一根根极细的银丝,刀工精湛,堪称完美。

而对比堆在一旁,吴悠之前切的那一堆:粗的粗,厚的厚,简直可以形容成大块朵硕。

西泽此时已经脱去了黑色斗篷,只穿里面的一件白色衬衫,袖口被他高高挽起,干净利落。

下身穿一条黑色西裤,显得两条腿更加修长。

“拜托你上点心好吗!”高傲挑剔的声音如期而至,吴悠感觉后脑勺都要被他嫌弃的目光望穿了,简直忍无可忍。

原本以为他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事事都要有人在旁伺候着的纨绔公子,却没想到刀工这么厉害,吴悠心里着实有些震惊。

但碍于面子,吴悠没有流露出任何赞美之色,而是冷眼抖落了扶在她手上的那两只手:

“你还是去客厅看动物世界吧,别碍事!”兀自又去处理那条鲫鱼。

清冷的气息瞬间从她周身抽离。

“如果不是我在,这盘土豆丝一定是场灾难!”西泽一副朽木不可雕的语气。

说完,便一脸轻松地走出厨房,又坐回沙发里,他神情愉悦,仿佛刚刚打了一场胜仗回来。

十分钟后,简单的三菜一汤已经端上桌。

西泽手里正端着一杯红酒兀自品尝,醇厚的酒香气弥漫在客厅。

吴悠一惊,那正是爸爸生前收藏的红酒,虽然价钱算不上昂贵,但收藏至今也有30年陈酿,对于她来说弥足珍贵。

自从爸爸走后,这瓶酒整整保存了七年她都没舍得喝一口,今天却被西泽给打开了。

酒柜里那么多酒,他还真会挑!

吴悠冷着脸走过去,一把夺过他手上的酒杯,“谁让你动这瓶酒的?”

西泽皱了皱眉:“不就一杯酒嘛!这么小气。”

说着站起来,绕过吴悠,长臂一抬,直接把酒瓶从酒架上拿了下来。

“今天我就喝定了这瓶!”

接着,他又拿了一个空酒杯,浅浅斟了一杯,递向吴悠。

挑衅似得看着她:“你是打算用我喝过的杯子吗?”

吴悠闻言,目光落在刚才从他手里抢来的高脚杯上,那杯沿上还隐约留着他的水渍唇印,脸上便莫名一热,同时也心生悲凉,这瓶酒今天怕是保不住了!

她强压下心里的怒火,把手里的酒杯还给西泽,又从西泽的手里接过他刚倒的那半杯。

仰起头咕咚咕咚喝个精光,爸爸的酒总不能便宜了这个小子,既然已经倒出来了,自己就把它全部喝掉。

西泽显然有些意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原本还担心,我的到来,会让你不开心。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你待客这么真诚,倒显得我不够大气了!”说着抬手又给自己斟了一大杯!

“今晚不醉不归!”

吴悠:“……”

西泽仰头又喝了一杯,吴悠望着酒瓶里的红酒噌噌下去大半截,心都在滴血。

她红着一双眼睛道:“空肚喝酒伤胃,还是快吃菜吧!天都黑了你也该走了。”

西泽显然没有听出话外音,神情轻松愉悦。

他把酒放在餐桌上,两人开始吃晚饭。

“青菜炒得太老、鱼没入味、西兰花应该先过一下开水再炒……”西泽每尝过一道菜都要评价一番。

吴悠冷眼看着他挑剔的嘴巴一一评价自己辛苦做的菜肴,恼怒地把嘴里的青菜嚼地咯吱咯吱响。

西泽的筷子接着又落向挨近吴悠跟前的那盘土豆丝。

“这个土豆丝嘛……”话还没讲完,他的筷子已经被吴悠手中的筷子硬生生夹住,仿佛两柄冒着杀气的长剑。

“这个也绝对入不了您的口,还是别吃了!”

西泽丝毫没有不悦之色,只是淡淡地笑着:“好吧!那我喝酒。”

话毕,酒杯已满。

吴悠:“……”

因为不甘心自己当做宝贝的酒被这个家伙浪费,吴悠抢着喝了几杯。

二十分钟后,酒劲发作,本就不甚酒力的她此时已经意识不清。

“你这个坏蛋,把我爸爸的酒全喝光了,你赔我,赔我……”

吴悠白皙的脸蛋此时已经像两枚红彤彤的西红柿,她踉跄着向西泽走去,手里还端着空的酒杯。

西泽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桌上的酒瓶,难怪刚才这个丫头要跟他抢酒喝,开始还以为这是她的待客之道,原来是自作多情了。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又望向正原地打转的吴悠,她今天穿了件水蓝色雪纺衬衫,下身是一条素白的长裙,显得她纤瘦的身材格外娉婷。

她及肩的长发在灯光下泛着柔软的光泽,眉眼清秀,脖颈上一条金粉色项链衬得她领口的肌肤格外柔滑白皙。

西泽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吴悠晃晃悠悠,手中玻璃杯突然不慎跌落,‘哗啦’碎了一地。

西泽已经微醺的眼睛陡然变得凌厉,动作快如一道闪电,稳稳接住了正颓然倒下的吴悠。

此时客厅内一地晶莹的玻璃碎渣,在灯光下仿佛闪光的星河。

他把吴悠抱在怀里,竟觉得她轻盈柔软的像一片羽毛。

他抱着她走进卧房,一张白底紫花的绵软大床,印入眼帘。

屋里淡淡飘着一丝甜香的气息,完全符合他的想象。

西泽冷峻的薄唇扯出一抹笑意。

他动作极其温柔地将吴悠放在床上,又给她盖上被子。

床头灯被打开,幽暗柔和的光线笼罩着两人姣好的轮廓,西泽一动不动地保持着给她盖上被子的动作,没有起身。

他眸光深邃地看着她安静而泛着红晕的睡颜,漆黑的眸子里有点点亮光在涌动。

酒精作用下,吴悠微嘟的嘴唇显得分外娇艳。

他知道那里的柔软。

那日在湖底,就是这两瓣红唇与他的触碰在一起,那种奇妙的触感,他仍记忆犹新。

心头仿佛有一片羽毛轻轻拂过,他低头轻吻了她的唇,柔软清甜。

从卧室窗外望出去,外面已是万籁俱寂,只有零星的几点灯光如浮动的明珠浸润在夜色中。

西泽穿上那件黑色斗篷,清俊白皙的面容立刻隐匿在宽大的帽兜里。

他拉开卧室的窗户,回眸看了一眼吴悠安静的睡颜,嘴角又浮上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他纵身而下,黑色斗篷犹如他的翅膀。

他脚步轻盈,弹跳力极强,如同夜的鬼魅,从这座高楼急速跨向另一座天台。

黑影闪动,只几秒便消失在迷蒙的夜色中。

徒留一室淡然的灯光。

次日,午后

吴悠醒来的时候,大好的阳光透过米白色的窗帘给屋子镀上澄澈的光亮。

30年陈酿果然后劲十足,她按按酸痛的太阳穴,惺忪的睡眼看到半开的窗户之后微怔了一下。

她走过去,窗帘的一角被风抛起,秋风微寒,她打了个寒颤,昨夜的记忆便突然间在脑中炸开。

她急忙跑到客厅,地板上的玻璃碎渣已经被清扫干净,就连杯盘狼藉的餐桌也收拾得一尘不染。

吴悠不知所措的挠了挠蓬松的散发,她实在脑补不出西泽抹地板、收碗碟、擦桌子是什么样的诡异画面。

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报恩?

如果是,那么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她长舒了一口气,但同时一丝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是失落吗?

不,绝对不可能!

她在客厅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后,表情猛然一怔,好像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翁美童的三只电动牙刷、微澜的补水面膜、小皮尔希们爱吃的油炸花生米……”

她翻看着记事本里,她的奇葩同事们让她代买的商品。

现在,她终于明白,当时同意加入防御局时,江源为什么会笑得那么灿烂,一脸撞大运的表情,原来是因为她替他承包了防御局小保姆的身份。

吴悠此时一脸鄙夷的开始投入她全新的生活。

柳不眠
哈哈(坏笑)!女主被偷亲了,你们有啥想法呢!这边要跟大家解释一下皮尔希是什么,皮尔希就是西方童话故事里的精灵,喜欢穿一身绿衣服,爱调皮捣蛋,在乡野间常常捉弄路人,使人迷路。记得收藏本文谢谢!

第八章:待客之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