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血光森林(一)

  吴悠表情平静地向异风走去,心里却既期待又忐忑,整颗心沉甸甸的。

正追逐打闹的霆云和老白两人,见来了个漂亮姑娘都异常好奇,只听嗖的一声,两道黑影便急速向吴悠冲了过去。

见两道黑影突然间飞窜过来,又稳稳立在自己面前,着实把吴悠吓了一跳。

待她看清这两道黑影其实是行动极快的两名男子后,松了一口气。

她打量了两人,一个是她之前在夜伏殿的松树林里见过的老白,他比旁边的少年年纪稍长一些,身材高壮、长相俊逸。肤色并不像一般吸血鬼那么白,而是健康的古铜色,看起来阳刚俊朗。

站在老白旁边的,是以为身材略显削瘦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却比同龄孩子更沉稳老练,一双丹凤眼十分明亮犀利,看向别人的时候露出一点坚毅的神色。

想必这两人就是档案上提到的,除了异风之外,中国境内的另外两名吸血鬼。

吴悠立即向他们礼貌地微笑:“你们好!我是吴悠,谢谢你们‘嗜月组’上次在夜伏殿把我和小新救回来。”

边说边拿出背在身后的饭盒,余光又向不远处坐着的异风瞄了一眼:“这是我亲手做得鱼松花寿司,希望你们能喜欢。”

一旁的异风听到‘鱼松花寿司’后,神情微怔,但目光只在那个白色饭盒上停留了两秒,很快又淡漠地移开了。

老白抢先一步接过吴悠手里的饭盒,眉开眼笑。

“别这么客气!我见过你,也知道你!”

顿了顿,他回头看了一眼异风道:“你是异风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以后我们罩着你。”

说着打开饭盒盖子,寿司的香气便扑鼻而来。

他拿了一块,丢进嘴里,直夸好吃。

旁边的霆云也笑呵呵地望向吴悠:“吴悠姐好。”

说完立马从老白手上抢过饭盒,也拿了一块丢进嘴里,表情十分愉悦。

“吴悠姐的厨艺真棒,好吃!”说完,便很有眼色地转身小跑两步,把饭盒捧到异风跟前。

“异风哥,你尝尝吧!吴悠姐做得寿司可好吃了。”

异风却迅速抬手挡住了霆云递来的饭盒,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

“我不吃。”

霆云看着他冷气森森的脸,捧着饭盒的手一顿,尴尬地僵在那里。

吴悠也是一愣,随即向他走近了几步,不解地问:“你小时候不是最爱吃鱼松花寿司的吗?这个……”吴悠语气突然软了下来,眼神略带害羞。

“这个是我自己做的,你可以尝尝。”

异风静了一瞬,终于转过脸来看向吴悠,眼神冷漠,疏远。

接着,他站起来,瞥了一眼饭盒里的东西,一抹嫌弃之色极快地闪过他的眼底。

只是这抹嫌弃之色被细心且敏感的吴悠捕捉到,心陡然一凉。

他笔直地望着脸色发白的吴悠,漆黑的眼睛,波光暗敛。

“你所说的那个爱吃鱼松花寿司的人,是吴虑,不是我。请你以后不要做这种无谓的事了”他语气平静,却字字犀利。

吴悠心头剧震,脸色更加苍白。

她望着他,人很近,目光却悠远,一步之遥,仿佛隔了万水千山。

他齐耳的黑色短发被汗水浸湿,雪白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使五官更加分明。那是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成年男子的脸。

7年的时间,使他的轮廓深邃了许多,也添了几分男人的成熟,但他几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酷,让吴悠无所适从。

有那么一分钟,吴悠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彻底陌生的。

她听到自己用平静的声音,不甘心地问:“那……异风你喜欢吃什么?我再做给你。”

异风眸光微怔,突然噗嗤一笑,笑容极具嘲讽,使他清秀白皙的俊脸都微微泛红,他慢慢地说道:

“你问的倒是好笑!你觉得一个吸血鬼爱吃什么呢?是鲜血啊!大小姐!”

说完转身走向训练区,连背影都是冷漠疏离的。

经过老白身时,他顿住脚步看向老白,并且刻意放大了声音。

“如果你想乱认妹妹,我没有意见,但我要明确地告诉你,她!不是我妹!”说完径直走了。

老白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那口寿司便硬生生卡在喉咙里,惊得半天没说话。

他尴尬地朝吴悠笑了一笑,赶快安慰道:

“不管他认不认你,反正我是认定你了,你就是我妹,是我亲妹!”最后一句像是在跟异风示威,‘亲妹’两个字说得特别响亮。

霆云见状,又拿起一块寿司丢进嘴里,笑呵呵道:“他不吃正好!这么好吃的东西全给我一个人吃才好呢。”

接着,他走近吴悠身边,悄悄话似得:“姐,你别难过,我异风哥平常不这样的。”

话还没说完,被老白一把拉了过去:“呸呸……会不会说话呀你!什么叫平常不这样!我看他从来都是阴阳怪气的。”

气氛异常尴尬,此时周围的一切对吴悠来说只剩虚晃的影子。

她耳边不断回响异风的那句:“她不是我妹……”脑子里也全是他冷漠、疏离、嫌弃的神情。

她收敛心神,朝面前喋喋不休的两人淡然一笑:“没事的,我不会在意,怪我自己没搞清状况。”

说完便转身向出口走去,她脚步有些虚,手心也满是汗,但表现在人前的样子却相当镇定。

她回想着小时候的一幕幕,这一切永远都回不来了。

午夜,秋风微寒。

巨大的月盘高悬于深蓝的夜空中,照得整个山头皎洁一片。

这是一处位于山间的施工工地,夜色里,隐约可见两个人影在空旷杂乱的工地上走动。

在他们不远处立着一栋二层的蓝色集装箱房子,那是工地上的民工临时的宿舍。

这两人只穿着大裤衩,睡眼惺忪地走在工地的夜色里,显然是半夜出来方便的民工。

其中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很快方便好了,便催促另一人:“你怎么跟个娘们似得,磨磨唧唧!要不我先回去睡了?。”

说完又是一个深深的哈欠。

另一个蹲在地上的男子急了:“别呀!勇哥,我这不是大号嘛!这荒郊野外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你也不放心不是?再等我两分钟,马上就好。你要嫌臭呀,往前边走走。”

被叫做勇哥的男人,一脸嫌弃地走开了,嘴里还嘟囔着:“真麻烦!大半夜的上什么大号。”

他朝树林的方向走了几步,这边空气清新,一阵夜风吹来,使他打了个寒颤,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突然,树林里亮起一片红色的光芒,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抬眸一看,刚才那一瞬红光又消失了,眼前只有暗黑起伏的山林。

他奇怪地揉了揉眼睛,那红色的光芒随即又是一闪,这回他立马来了精神,连忙催促身后的同伴:“老马你快来!快来!”

这时老马已经完事,边提裤子边往勇哥这边疾步走:“怎么回事?”

此时林子里的红光又连续闪动了两次,像是某种信号在召唤着他们。

两人望着那诡异的红光,面面相觑。

老马:“你说那是什么?”

勇哥:“我觉得像是什么求救信号。”

顿了顿,又所有所思地说:“可能是有人被困在山里了。”

老马:“那光好像离这也不远,要不我们去看看?”

勇哥:“行!”

两人便一前一后踏入了浓黑的密林。

刚进入树林,那红光便消失了几分钟,两人回忆刚才红光的出现位置,又往林子深处走了几步。

见林子里黑黢黢的,没有半点人气,老马心里有些害怕。

老马:“勇哥,你看我们明天还要干活呢?这林子里乌漆麻黑的,刚才的光又不见了,指不定那人也睡了,要不我们明天再多找几个工友一起找吧。”

勇哥:“光没了,说明那人的情况更加危险了,我们得赶快找到它才行。”

话音刚落,那红光突然又亮了起来。而且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亮,都要晃眼。因为两人此刻正置身在这片血色的红光中,

“啊!”老马惨叫了一声,摔倒在地。

勇哥听见响动,回身想拉老马,但这一回头,他的表情顿时惊悚无比。

周遭的树木上长满了血红色的眼睛,瞳仁是黑色的,正滴溜溜地在眼眶里转着。

无数只红眼睛散发着微光,铺天盖地如同长在树干上的红色苔藓,染红了一小片树林。

这些红眼睛一睁一闭,红光便忽明忽灭。

刚才老马的那一声惨叫可能彻底惊醒了这些眼睛。

此刻它们正怒目圆睁,虎视眈眈地盯着两人。

两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淹没在血色红光的山林中。

柳不眠
这一章开始进案子啦!好期待,还期待!好刺激,好刺激!你不收藏我都觉得可惜!为了庆祝本柳的文开始进案子,你们看着办!收藏是必须的昂~~~

第十章:血光森林(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