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逝者归来

  “你好,我是超自然物种研究防御局的首席执行官,我叫江源。我们隶属于国家政府部门,但因为我们属于秘密机构,所以你可能从来没听说过。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目前十分安全!现在,我以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请你回忆一下这几天来,你遇到了哪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江源的声音沉稳缓和,具有安抚人心的作用。

吴悠惊讶之余,倒也松了一口气。

“这个要从我送小新回家那天开始说起……”吴悠开始慢慢回忆这几天的遭遇。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气让她昏昏欲睡,当薇澜给她戴上一顶特制的金属圆帽时,她竟没有察觉。

一旁的显示屏突然亮了起来,屏幕剧烈抖动了两下,接着出现了清晰的影像:

吴悠和小新手拉着手走在霓虹闪烁的马路上,途径三岔口时,突然出现了两辆商务车围堵了她们……”

吴悠像是睡着了,脑袋里却汹涌澎湃。

这几天的记忆像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用力吸食。

江源浓眉微蹙盯着显示屏中的画面,当看到西泽跳下夜伏神潭解救了吴悠时,一丝惊讶之色极快地闪过他的眼底。

一会儿功夫,吴悠对于这两天的记忆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

见屏幕上的影像已经回忆到此时此刻,江源飞快按下了显示屏右下方的‘Copy’键。

屏幕上便立即闪烁一排绿色字样:

‘复制源目标记忆成功’

接着,他又一脸严谨地按下最左侧的醒目红键——删除键。

可!显示屏中的画面突然纹丝不动了。

隔了2秒钟,画面竟然飞快地倒退回去,回到了夜伏殿的松树林中。

画面不断放大,一张英俊略带忧郁气质的脸,以特写的比例定格在了屏幕上。

见仪器出现异样,江源和薇澜神色十分紧张,他们对屏幕上的那张脸再熟悉不过,正是‘嗜月组’的异风!

“吴虑!吴虑……”

吴悠突然从迷迭香的催眠中惊醒,薇澜顿时惊讶地瞪圆了双眼,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不受外力帮助下,自己能够冲出她特制迷迭香的催眠。

显示屏上急速闪烁一排红字:

删除源目标记忆失败!删除源目标记忆失败!……

“Oh!MyGod!”江源低吼一声:“这太不科学了!”

按照规定,当人类遭遇超自然事件之后,都会被防御局的人带到这里,先复制下该人类对超自然事件的记忆,将其入档在防御局的资料库。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就是务必删除此人对超自然事件的记忆,再将过滤为正常记忆的画面灌输进他们的大脑。

可是!江源惊讶地望着如梦初醒的吴悠。

这个女孩为什么可以不受‘记忆转换器’的控制!

真是要疯了!……

“吴虑!吴虑在哪?”

吴悠揉揉微痛的太阳穴,一脸期待地看着江源。

“昨天救我出来的人是吴虑吗?他还活着?”

额!江源和薇澜面面相觑,表情比见了鬼还难看。

江源怏怏地陷在旋转座椅中一筹莫展,宽大的办公桌对面坐着防御局的系统工程师翁美童,他宽厚的肩膀上长着三个小脑袋,正喋喋不休地向江源分析这个突发状况。

“记忆转换器最多只能删除对方一个月的记忆,并且锁定指定记忆中所有超自然物种和事件,但如果其中有一个目标是对方之前就认识和熟悉的,那么删除任务将很难进行,对目标的印象越是深刻,删除任务就越艰巨。”

说话的正是三个脑袋中,长在中间的老者,名叫‘翁’,显然他处于主导地位。

“你是说她认识异风?而且印象深刻?”‘翁’的左边是一个面容艳丽的女士,名叫‘美’。

她红唇微翘十分性感,比起翁的儒雅反差很大,此刻,她眼中满是八卦的神采:“异风那么帅,在上面肯定泡了不少妞吧!”

右边的‘童’不服气了,一脸稚气地嘟囔着:“异风哥哥才不是那样的人呢,别瞎说。”

“防御局绝不允许她带着这段记忆离开,所以我命令你们现在马上解决这个问题”江源深知这件事对防御局这个隐蔽性要求极高的机构意味着什么,脸色十分难看。

“这个问题并不属于技术范畴,而且对方已经接受过一次催眠,按照正常人的心理防御本能,想要进行两次同样的催眠,几乎不可能实现。”‘翁’十分平静地说。

一旁的‘美’狐媚一笑:“哎呀,你们一个个用得着这么严肃吗?其实呀!我觉得这个事非常好办!”

江源、翁、童,六双眼睛同时看向美,目光灼灼。

只见‘美’一脸轻松地说:“删除不了记忆,防御局就不可能放她走!不走就不走呗!我们防御局不是正缺人手吗?不一定非要找超自然生物吧,依我看我们防御局缺的就是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性人类!不是吗?”

江源听出了‘美’的话外音,倒也不生气,眼睛里全是茅塞顿开的神采。

他莞尔一笑,对‘翁美童’打趣道:“对呀!我是既不温柔体贴、又不善解人意!但我有如此俊美的容颜,难道还不够吗?”

三个脑袋面面相觑,憋着笑。

二十分钟前,江源还一筹莫展窝在办公室,现在却神采奕奕地站在防御局人事部的办公厅里。

他正在让人拟定一份新员工入职协议,哈哈!终于有人可以分担,他作为防御局唯一正常人类的痛苦了!

这时,人事部的玻璃门被人重重踹了一脚,从门外走进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杀气腾腾地直逼江源而来。

嘈杂的办公室瞬间安静,大家显然被来人的气场惊到,都屏气凝神等着看这场好戏。

江源见来人挂着一张千年寒冰的脸,故意视若无睹,扬起手中的一沓协议书:“异风你来得正好,我们马上就有新同事了!……”

话还没讲完,手中的协议书就被异风一把夺去。

“我不同意你这个决定,吴悠她并不适合我们防御局的工作。”异风冷着一张脸,协议书被他大力捏在手中,皱成一团。

江源仿佛早已料到异风会是这个反应,无所谓地耸耸肩:“我知道,吴悠是你妹妹,你不想让她参与到任何危险的事情当中。”

异风听到‘妹妹’两个字的时候,眉头紧蹙。

江源不动神色地看着他:“防御局目前对于吴悠制定了两套方案,第一就是成为防御局的正式职员,上面已经对她的身世严密调查过,她举目无亲,孤身一人,身世背景很符合我们防御局对人类职员的要求。”

异风眼神暗了暗,又陡然犀利地望向江源:“她爸爸妈妈的确是不在了,可她还有我这个哥哥。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做这份工作的。”

在场的职员们像听到了重磅新闻一样,个个面露惊诧之色。

“那好啊!防御局对她的第二套方案就是——软禁!到她哪天失忆了为止!你觉得哪套方案对她更好呢?”

玻璃门哗啦一声又被人重重推开,“我同意江源的决定!我愿意在这里工作。”吴悠突然冲了进来,一脸郑重地看着异风。

微澜跟在吴悠后面也走了进来,满脸尴尬地看向江源:“刚才你们说的话,她在门外全听到了。”

吴悠看着异风,眼底尽是悲伤:“你改名字了?”

异风偏过头去不看她,表情冷漠。

显然,他不想让吴悠在这个工作危险系数极高的超自然物种研究防御局工作。

“你知道吗?七年来,我没有一天停止过对你和爸妈的思念。可是,为什么你既然还活着却不来找我?你知道当初我得知你们都不在了的时候,我是怎么撑下去的!你刚才还说自己是我哥,可你却抛弃了我!”由于情绪激动,吴悠双肩剧烈地抖动着,眼底潮湿一片。

江源见状立马推开挡在他面前,身体僵直的异风。

上前轻轻揽住吴悠,哄小孩似地说:“这你不能全怪异风,他那时候已经是防御局的成员,除了执行任务,是不能够擅自与外界接触的。”

顿了顿,他一把从异风手里夺过协议书,并递给吴悠一支笔:“以后你成了我们中的一员,你们兄妹之间来日方长嘛!”说着眼里闪烁着老谋深算的光。

吴悠看异风依旧冷冷地杵在那里,堵气似得接过笔,看都不看协议书上面的内容,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啊哈!大功告成!欢迎你成为我们超自然物种研究防御局的正式员工。相信你很快会爱上这份工作的。”

江源礼貌性地轻搂了一下吴悠,并将手中的协议书显摆似得在异风面前晃了晃。

异风不屑地扫了一眼得瑟的江源,又目光灼灼地望向吴悠:“你肯定会后悔的!”撂下这句话,便大步流星走了出去,只留给众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躲在格子间里大气不敢出的女同事们望着异风离去的背影,一脸花痴状:

“SoCool!”

“别理他,他总是这幅冷冰冰的样子!”微澜轻拍吴悠的后背安慰道。

“走,我带你去参观防御局的档案库吧,新员工入门都是从那里开始的。”微澜笑容明媚,给吴悠冰凉的心带来一丝温暖。

柳不眠
异风,是个让本柳想起来就觉得心疼的孩纸,至于为啥子心疼他,继续看就知道喽!

第五章:逝者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