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逃出生天

  “你唯一的儿子死得那么惨!难道你能够忍受仇人的儿子还活得好好的?”南凌皱着眉头,假装很悲愤的样子,对光头强一阵“好言相劝”。

煽风点火的事她最在行,想到刚才西泽十分维护那个女人,她恨不得赶紧将吴悠除之而后快。

“南凌小姐能如此体恤小的,小的感激涕零!可……可就算我心里再怎么恨,再怎么想杀她们,有西泽大人护着,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呀!”

光头强是那种标准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南凌十分懂得如何利用他。

“没让你堂而皇之地去杀人。”

南凌眸光一转,声音更加委婉灵动:“你想想,如果两个夜伏殿的囚犯想要逃走,但半路遇上了殿里巡逻的夜仆,你说会是什么下场?到时候一枪毙命,西泽怪不到你的头上。”

光头强一听,顿时恍然大悟!眼中随即迸射出复仇在望的喜悦。

夜幕很快降临,月亮躲在黑云后面不怀好意地不肯露面,世界漆黑一片。

吴悠在房间焦急地来回走动,夜仆送来的晚餐她只勉强吃了几口。

小新因悲伤过度发起了高烧,也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怎么办?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

吴悠正想着对策,门突然‘吱嘎’一声开了。

“谁?”循声望去,并没有人进来。

她小心翼翼走到门边,向走廊中望去,空荡荡的走廊里除了昏黄的灯光,没有一个人。

竟然连一个守卫也没有!

她心头一喜,但隐隐又觉得哪里不对。

罢了,总不能在这等死,为了小新也要放手一搏。

她摇醒昏睡中的小新,架起他虚弱身子,两人悄悄走了出去。

夜色浓黑,一排夜巡的夜仆步伐整齐地走过空旷的广场,吴悠和小新急忙躲到一颗松树后,屏住呼吸。

“我们快走!”见夜巡的队伍已经走远,吴悠又架起几近虚脱的小新在红砖车道两旁的松树林里躲一阵走一阵。

前方就是夜伏殿的正门,时不时有车辆进来。

锻铁的大门关关合合,始终有高大的夜仆守卫着。

怎么办呢?

吴悠眸光一动,她轻拍小新的脸蛋好让他清醒一些。

“听着,小新!现在你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去做。”黑暗中吴悠的眼睛泛着期待的光。

“等一下有车进来时,门一开,我会跑过去引开守门的夜仆,然后你就赶快逃走,知道吗?有多远跑多远!”

“不,我不要离开你!”

小新又哭了起来,吴悠立马捂住了他的嘴,脸色严肃:“这是老师对你的命令!你不听老师的话了吗?”

看着小新可怜巴巴的样子,吴悠放缓了语气:

“你放心,老师不会有事的,我之前救过这里的老大,他不会杀我的。你还有妈妈,她现在肯定急疯了,所以你一定要活着出去!好吗?”

小新一想到妈妈,平静了不少,喃喃地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大门外两道刺眼的光正缓缓逼近,有车来了!

吴悠又叮嘱了一遍小新,她屏住呼吸,随时准备冲出去。

此时,南凌正春风得意地坐在一个房间内喝着咖啡,在她对面是一整面墙的监视器显示屏幕。

屏幕上是从几十个方位监控到的吴悠和小新的所在位置,这一大一小在她眼里就像是垂死的蚂蚁,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看到吴悠已经有所动作,她对身边的黑衣人狡黠一笑:“可以开始‘灭蚁’行动了。”

……

三十分钟前,在枫市深约五百米的地下,一群风格迥异的“人”正紧张忙碌着。

“收到线报!夜伏殿昨夜非法逮捕了三名人类,急需救援!”

一个尖细的声音在亮如白昼的办公厅响起,说话的是一个面如鹦鹉,身体四肢与人类相近,背后长着一对绿翅膀的物种。

他叫彼利,是超自然物种研究防御局的职员,属于‘鸟人’中的一系。

偌大的办公厅里还坐着数十位当今世界上还没公开过的物种:

有人身鱼尾的娇俏女士;有两米多高,浑身红毛的庞然大物;有同时长着——孩童、女士、老头,三个小脑袋的怪人。

一张铺着柔软皮殿的办公桌上还有一群豆芽般大小,穿着绿衣服的小人儿,正争分夺秒地维修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精细的仪器。

江源若有所思地看着刚刚发来线报的那一长串号码,命令道:“马上召集‘嗜月组’的那几个家伙,让她们抓紧时间,务必把人平安救出。”

江源是超自然物种研究防御局唯一的人类,长得眉清目秀。

由于超自然物种研究防御局的工作内容涉及到的都是高级机密,保密性要求极高,包括这里的工作人员也属于不能对外公开的,所以江源的身份变得举足轻重。

他不光要负责人员协调、任务分配、与外界沟通这些事。

这里的一些特殊物种职员(长得吓人的)被严禁出现在地面活动,所以职员们的衣食起居也被他承包了。

说他是这里的老大,其实更像一个操碎了心的老妈子。

得到江源的指令,职员们急忙给各自跟进的组员打电话。

“喂!异风,来活儿了……”偌大的办公厅开始嘈杂起来。

这些待在地下的职员们对嗜月组的成员是十分羡慕的,虽然他们也是超自然物种,但至少他们的外表跟人类无异,可以在地表执行任务,这对深受束缚的地下职员们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幸运。

“老白,我跟你说啊,任务结束后你给我买三瓶老干妈回来!上次买的早被他们吃光了,不对,要十瓶!……”高大的红毛怪正央求‘嗜月组’的老白给自己带东西。

江源闻言瞪了他一眼:“就知道吃!人救不回来三天不许吃饭!”

车辆渐渐逼近,吴悠已经做好随时冲出去的准备。

而黑暗里也潜伏着一群夜仆,正等着吴悠出来给她致命一枪。

那是一辆黑色的越野,当它抵达门口的时候,守门的夜仆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开门放行,而是走出门厅,要求车内的人将车窗摇下来检查,看来这是一辆陌生的车辆。

吴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紧盯着门外那些人的动静。

当越野车的车窗玻璃被缓缓摇下时,那守门的弯腰查看,却被车内突然飞出的一记拳头砸中头部,很快便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那黑夜中潜伏着的夜仆们本来是想瓮中捉鳖,等着吴悠送上门。

可现在的情况是

夜伏殿遭袭了!!!

关键时刻,他们当然将吴悠这种小人物抛之脑后,个个都转身瞄准门外的越野车,一阵狂轰乱炸。

寂静的山岭顷刻间枪声四起,沦为烈焰战场。

吴悠的计划被打乱,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和小新继续躲了一阵,忽然听到背后的小树林中传来簌簌的脚步声。

循声望去,暗夜中两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从小树林深处走了出来。

光线昏暗,两人的面容无法看清,其中略矮的那位,看到吴悠和小新,语气中透着惊喜:“刚才找遍了所有的房间都没有找到符合要求的人,看来就是她们两个了。”

说着朝她们大步靠近。

吴悠以为这两人也是夜仆,惊慌中想赶快带着小新逃跑,可几步之遥的地方依然枪声如雨,走出去一定必死无疑。

她警惕地看着已经来到自己面前的两人,将身旁瑟瑟发抖的小新护在怀里。

“不用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门口那辆车是我们的,用来分散夜仆门的注意力,所以你们现在很安全。”

意料之外,温和的声音从那位身材略高的男子口中传出,他弯下腰将手掌摊开伸到吴悠的面前,想要拉起瘫坐在地上的她。

吴悠低垂下视线,落到他手掌的一瞬间,瞳孔顿时放大了!

男子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那手掌中央靠近大拇指的位置竟长着一颗朱砂痣。

吴悠清楚地记得,吴虑的手上也有一颗一模一样的痣,连位置都准确无误。

他是吴虑吗?

许多零碎的记忆,顷刻间像涌出洞穴的密集蝙蝠,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她猛地抬头看他:俊朗素冷的眉眼,挺直精致的鼻梁,眼神中透出的沉稳与内敛……

除了五官和身体都大了一号外,他就是吴虑啊!

虽然七年不见,但她仍然对吴虑的样子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面前的男子看到吴悠抬起的脸,神情微怔,但随即又恢复如常:“这位女士时间紧迫,请你动作快点。”

吴悠睁着小鹿般的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凝望着他,纹丝未动,仿佛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有多么危险。

面前的男子浓眉微微皱起,不由分说地将愣在原地的吴悠打横抱起。

另一名男子则抱起一旁的小新。

两人在山岭间奔走如风,嗖嗖几下便没了踪影。

……

夜伏殿的议事厅内灯火通明,夜伏家族千百年来都习惯于在夜幕降临时,开始处理大小事务,包括日常运作。

而白天是他们多数人修养生息的时候。

这间议事厅的装修极具欧式风情,但布局更像是中国古代的朝堂。

偌大的厅里,左右两排十多张黑皮椅座里,正襟危坐着夜伏家族的核心人物,每一个椅座后都站立着两名高大的夜仆。

年纪较长的几位显然是夜伏家族的长老,个个鹤发童颜,眉目之间带着明显的怒意。

南凌也坐在其中,她时不时凑到两侧长老的耳朵边上说上几句,长老们的怒意便更深了。

还有几位年纪较轻,看样子比西泽大不了几岁,神情倒是泰然自若,还时不时打几个哈欠,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厅内的气氛焦灼而紧绷,唯独正厅之上,一张雕刻着复古图腾的金色宝座上缺了主事之人。

柳不眠
虽然吴悠逃出了夜伏殿,但后面与夜伏先森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了呢!继续看下去哦,下章不见不散~~

第三章:逃出生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