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身份

  纳兰水儿悠悠转醒,睁眼就坐了起来,金丝窗幔,玉刻床雕,掀开窗幔,纳兰水儿站起身酿跄了一下,失血让她浑身没劲,又仔细打量着整个屋子,紫颤木的桌上摆着一套青玉茶杯,屋子内的名画,无不宣示着这个主人的情调与品行,也是凤艳王怎么会没有钱,纳兰水儿摸摸脸,舒了一口气,还好,人皮面具还在。自己的身份顶多是个小偷。

“吱,”门被打开,纳兰水儿坐在床上透过珠帘看着近来人的身形应该是个女子,珠儿迈进内室将药与饭放在桌上才转过身来,惊喜的叫道,

“呀,姑娘,你醒了。”

纳兰水儿看着一脸圆润的绿衣婢子,“揉揉额头,“你是?”

珠儿睁着一双圆眼,“奴婢珠儿,是使馆的婢女,姑娘身子可还好?”纳兰水儿心想被吸了那么多血,一点也不好,

“凤艳王呢,”纳兰水儿问道,珠儿上前搀扶着纳兰水儿在桌前坐下,替纳兰水儿净了手,回答道“王爷一早便出去了,应该是去凌公子那了,姑娘可要用膳?”

“不用,你带路,送我去凌公子那,”纳兰水儿吩咐道,她必须回去了,要不然哥哥发现她一宿未归该着急了。自己的身份也不能暴漏。

“好,”珠儿轻声道,然后扶起纳兰水儿走了出去。

纳兰水儿穿过层层树荫,来到了一个药香飘散的屋子外,珠儿上前敲了敲门,“王爷,凌公子,姑娘求见。”纳兰水儿听见里面传来,一道其清爽的男声,“进来吧。”纳兰水儿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外室的桌子上摆满了草药,雪莲,无双草,设莲子,一些名贵的草药随手丢在角落里。真实奢侈。纳兰水儿作为商女自然是见惯了名贵的东西,嗯,要换成钱,能卖不少银子。

凤初陌轻握茶杯,摸临着茶杯上特有的纹路,脸上也带上了面具,掩住了绝代风华。纳兰水儿掀起珠帘,一眼便看见了坐在桌旁的两个人,青衣的凌音咳了一声,“姑娘请坐,”

纳兰水儿也不客气,就近就坐了下来,凤初陌鼻尖萦绕着女子特有的清香,眸色幽暗,然后淡淡的开口。“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不谢,”纳兰水儿没有提昨晚的事情,嗯,怎么说被男子吸血有一点色情呢。凌音笑眯眯的开口“姑娘,昨晚擅闯我东楚使馆不知为何是啊!”“就是看见偷了我钱袋的人进来,才冒昧追了进来,”纳兰水儿撒谎脸不红心不跳,好似本就是这样。

“哦,”凌音发出疑声,却未做追究因为眼前的女子不管有何打算,只要不威胁到初陌的性命就行。纳兰水儿站起身,“叨扰多时,家里人该不放心了,这就告辞。”

凌音笑笑,“不如用过早膳再走。”

“不了,”纳兰水儿谢道,抬脚欲走。

“红莲泪日,姑娘可知它的解法。”凌音出声,纳兰水儿也不做作,“知道,”凤初陌攥紧茶杯缓缓出声,“凌音”语气以是不善,他不想让人知道,包括纳兰水儿因为他隐约感到自己解毒有可能会伤及她,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纳兰水儿对他来说以是很重要。值得他用性命相互。

第八章: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