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姜家有女初长成(二)

  想起当年的事姜溪玉又是一阵唏嘘,不过,谈起容瑾这个人姜溪玉还是有所耳闻的。

据说当年离京后,他便不再以皇子之名领朝廷俸禄。

四处闲游所用银两都是自己所出,而所经之处更是广布恩德,惠及之人及老携幼,在江湖中颇有声望。

可惜的是姜溪玉也在江湖浪迹几载,却从来未能与之谋面。

此次归京与自己进书房又恰好是同一日,更让姜溪玉不解的是明明招亲的是姜府,为什么在招亲前几日宴请四方公子的是他呢。

姜溪玉暗暗思忖着,眉头不时紧锁,一会儿又一脸的疑惑,渐戚在她旁边待得无聊坏了,又不好直接就走。犹豫之际小蛮手中端着一盘小炒朝这边走来,渐戚顿觉自己有救了。

低声提醒道“小姐有人来了。”

姜溪玉听到唤自己方才回过神来,发现小蛮已经端着菜回来了。

“小姐,他是谁呀?”小蛮放下手中的菜,警惕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渐戚,靠向姜溪玉谨慎的问道。

“他叫渐戚,杀手。”姜溪玉一脸认真的对小蛮说道。

小蛮闻言顿时怕了又往后退了几步,躲在姜溪玉身后,故作气势的吼道“大胆毛贼,也.....也不看看我们家小姐是谁,就敢前来……来行刺,最好自己赶快逃跑,不然让你有命来,无命回。”小蛮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跟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杀手”说了这么多话。怕他一时生气先杀自己更加害怕了,忙抓紧姜溪玉的衣袖。

而姜溪玉和渐戚同时瞥向她轻微挑了下眉,一个大写的尴尬。

“你能打过他?”姜溪玉戏谑的问道。

“打不过。”小蛮回答的理所当然,她一个连提水都困难的女子怎么可能打得过一个壮汉杀手呢。

“那你怎么让他有命来,无命回呀?”姜溪玉语气更重了。

“不是还有小姐你吗?”小蛮紧紧抓着姜溪玉的衣服,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直直的盯着渐戚。

“......”姜溪玉一脸的无奈,“既然打不过呢,那你还是先去把桌子收拾一下,然后让泽叔来书房一趟。”她拂掉小蛮的手,幽怨的吩咐道。

“那属下先行告退了。”渐戚庆幸自己终于找到离开的机会了,微行礼回身离去。姜溪玉也又进了书房。

又把小蛮一个人留下。不过这次小蛮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他不是杀手,是属下,嗯没错。”说完还狠狠地点了个头。

既然知道自己以后都要在这书房过日子,姜溪玉又命人买了一张又大又软的床放放在书房,还有把沉木桌换成了矮案,又添了一张圆桌。整个屋子看起来倒也温馨许多不似半月前冷冰冰的。更重要的是屋子里的东西多了些,也不会叫人容易看出这房中的秘密。

她也不似姜父那般谨慎,也叫人将连通密道的墙打通了,以后在书房就直接可以进入密道。

不到午时秦泽就到书房来找姜溪玉。姜溪玉问了些这些天关于阁中的事情,有泽叔在一切都还好,又问了装潢的进程,泽叔和宁叔的效率果然高,已经全部竣工。

看来一切就绪就等着明天的招亲会了。

翌日,日上三竿。初夏的空气竟也能卷着滚烫,这么多日的高温似是全留在了今天。偶有几缕清风在划过众人发丝衣角的同时也吹动着门前的杨柳,还有姜府的竹林......

小蛮刚跑进翊玲轩,还大口大口喘着气呢,站在门口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使劲的敲着门“小姐,小姐快点起来招亲的人都来了,全在门口等着您呢,小姐!”

姜府门口站着一大群的青年男子,和前几日在韶华楼里的人都无太大变动,只是多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些是江湖新秀仗着自己如今的人气来的晚,没赶上前日盛宴的,还有些本就是京城人士,就是想来凑个热闹的。

此时全聚在门口,可是好半天了除了一个老管家出来告诉一声说自家小姐还在梳妆打扮,请诸位稍等,再无任何音讯。

不管怎么说有些也都是在江湖有头有脸的人物,等上几刻钟还好,这么热的天一等就是几个时辰,不免众人多有怨言。

而且如果真的是个美女他们也心甘情愿,偏偏又是人人避之不及的丑女,他们越想越觉得委屈。

却又忌惮玲珑阁的势力,只好多次敲门,可等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也不知道这位小姐梳的是什么髻,描的是什么眉要这么久。

小蛮见泽叔出去几次后也按捺不住了,急急忙忙奔向翊玲轩。

姜溪玉又翻了个身,听着敲门声还没停,只好拖着还没睁开的眼皮下了床,蹭到了门口将整个人都压在门上,好像站着就要睡去,小蛮赶紧扶住她,喜形于色的用力摇晃着“小姐别睡了,招亲的人都到了,您快出去看看吧。”来的个个是名门公子,也难怪小蛮开心。

姜溪玉依旧闭着眼带着不耐烦的调子回应着“泽叔不是在那吗,我放心的很。”

小蛮像是没听到姜溪玉的话一般,把她整个人从门上拎起来,按在梳妆台前,自己去到衣柜前给她找衣服。

可姜溪玉却很没出息的趴在梳妆台上又睡了过去,小蛮打开衣柜都是白色的锦缎制得袍子,只有几件是蓝色的,都是素极了的颜色,不禁吐槽道“小姐,您就没有鲜艳点颜色的衣服吗?”

大约是已经睡着了,姜溪玉干脆没应声,小蛮也没法子,从其中挑出一件蓝色的衣裳走到姜溪玉身边。“小姐!别睡啦!”

吼声把姜溪玉再次震醒,只好让小蛮把袍子套在自己身上。然后就又趴下了,小蛮也终于放弃了,只好就着睡着的姜溪玉为其梳发髻。

不过这次姜溪玉是真的睡不着了,头上的发饰被小蛮放上去的越来越多,她一心想着让那些公子见到姜溪玉就能为其倾倒。

“哎呦...你轻点,哎呀,这个太重了,赶紧摘下去......”

“小姐,你倒是别乱动呀。”

“等一下,我不喜欢这个颜色,哎哎哎...你刮到我头发了...赶紧弄掉。”

显然她家小姐不这么想,姜溪玉对于戴发饰这种东西耿耿于怀,小蛮刚插上一个发钗,姜溪玉就嚷嚷着疼,非要弄下来,最后还是只绾了一个简单的巾帼髻。小蛮对于自己有一手梳头的好本事却无处可施同样愤愤不平,但是却拗不过姜溪玉。

二人来到院中,小蛮本以为姜溪玉要出门见客了,哪知道,她却扯过两把椅子,身子斜着瘫在椅子上,头微微向后仰着枕在扶手上,两条腿交叠着搭在另一把椅子上,未曾绾上的青丝顺着椅子散落及地。看上去似乎对任何事情都云淡风轻,甚至带着浓浓的洒脱意味。

小蛮对于姜溪玉着一系列的行为表示看呆了,更让她惊讶的是姜溪玉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浅蓝色面纱覆在脸上,挡了挡烈日竟然再次轻轻阂上双眸,开始小憩起来。小蛮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一时竟不知该不该拉她去见客,莫非小姐又不想招亲了。

空气一时竟也跟着沉寂下来,最后还是小蛮在院子中踱步的摩擦声吵到了快要睡着的姜溪玉。才缓缓开口道“你要实在无聊就去门口帮我看看还有没人来,如果还有的话来告诉我一声.....”姜溪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恐怕已经睡了吧。

小蛮闻言一顿终于停住了脚步“好的小姐,如果还有人来,我就回来告诉你。”

毕竟小蛮也是女儿家心思,很想一睹那些名满天下的贵公子的尊容。而且小姐也放话了,她又紧忙又回到了门口,发现府里的其他几个丫头早就在墙头偷偷看着呢。叹了口气她们都比小姐着急,小姐怎么就还有心思睡呀。

向门口望去,门前熙熙攘攘的好多年轻男子,比较显眼的是被下人围着最多人的那一个,此人长相标志,五官立体,身上墨色的衣衫目测就价值不菲。其他人都在吟诗作对,或者偶有比武切磋,而他却命人搬来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双腿交叠而放,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脸上挂满了不屑,还带着几分不耐烦,十足纨绔子弟的模样。

听其他的丫头说,那个人是江南新秀,叫谢晗,父亲是江南富商,近几年生意做得大了。而他一来因为长相不错,二来家里条件好,养了一身娇贵的毛病,武功不怎么样出门却要带好多的仆人。

大概此次招亲也就是为了扬名,他怎可能把一个丑女娶回家。据说本来他是要把韶华楼包下来用作休息的,可是来的晚,被容瑾抢了先,为此闹了好久,最后只好在其他客栈落了脚。

听完丫头们说的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其他人玩都不带他。小蛮看着他那张精致的脸,突然觉得也没那么好看了。小蛮正要扭过头,不知人群谁喊了一句“快看,是容公子来了!”

第八章 姜家有女初长成(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