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书房四面连天合

  姜溪玉刚打开房间的门,便瞧见院子当中站着一位和爹爹年纪相仿的男子。着一身墨色衣裳,绾着看起来极其正式的发髻,见姜溪玉走出来微微颔礼脸上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容。

是泽叔,泽叔叫秦泽是府里的管家,府里的大小事情,绝大部分都要经由他的手。据爹爹说,他与泽叔一起长大,形如手足,接手玲珑阁后。便有些家府两处不能顾全,而娘亲又不是一个适合理家的人。所以泽叔便留下来帮着打理府中的各项事宜。

秦泽向来待在府中,可从前日回府直到今日才第一次见到他,大概被爹爹叫去商量离去的事情了吧,本以为爹娘离去泽叔也会一同离开。

没想到他会留下来,不难想到是爹爹认为自己刚要接管各种事情怕忙不开,留给自己可信任的人。姜溪玉不禁心头一涩,倒也为难了爹爹的事无巨细。

秦泽浅笑开口道“小姐好。”

姜溪玉倚在柱子上摆了手摆,露出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道“好什么呀,爹娘都走了,烂摊子都留给我了,能好吗?”姜溪玉没好气的回应着。

“老爷和夫人还是惦记小姐的,正是怕小姐许多事情不懂,所以才让我留下来帮衬着。”秦泽忙为姜楚奇夫妇辩解着。

这才是姜溪玉要听的,留下来帮自己,帮的是什么?

她也懒得继续兜圈子便直接开“那爹娘可说什么了?”姜溪玉一脸好奇的问道,早就不是那副委屈模样了。

秦泽感到颇有些好笑,知道这丫头早已明白自己在此的用意,“老爷说你要学的东西都在他的书房,向前行即可。”

姜溪玉闻言低头抿嘴一笑,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多年来人们都知道姜家小姐会是下一任玲珑阁阁主,姜氏夫妇又总罚她去祠堂。所以玲珑阁的秘密理应在那里,认为领罚是假,管家是真。

姜溪玉也曾一度如此认为,可在把祠堂快翻个底朝天也什么都发现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真的在受罚,而祠堂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设下的幌子。

倒是爹爹的书房从不许人踏入一步,娘亲也很少入内,连打扫也只让泽叔一人做。

现在看来书房才是玲珑阁的关键所在,既然爹爹已经指出自己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姜溪玉倒也不着急了。

她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带着慵懒的嗓音开口道,“那泽叔你先忙着,我去书房睡个回笼觉,饭好了叫我。”说着便真的台步向院外走去,把秦泽一人怔怔的留在原地。

他心想既然老爷已经告诉越快越好,怎么小姐还有心思睡觉。却又想到那人是小姐呀,永远云淡风轻的小姐,遂不再说什么。

直至今日清晨姜溪玉愈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所应担负起的责任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正在恍惚间已走到了书房前。

爹爹的书房是在府里的中间,于整个格局来看很是显眼。也难怪外人不会想到这里会着秘密。

姜溪玉呼了一口气,大步向房间走去,门上竟连个锁都没有爹爹还真是放心。

又突然想起从小爹爹就说这府里有三千隐卫却从来不知道他们除了跟踪自己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如此看来这看守书房也是他们的职责之一,那他们应就在附近。

姜溪玉一时兴起竟想要调侃他们一下。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带着颇有威严的口气开口道“咳咳,我知道你们能听见。从今后我就是你们的主子,我不管你们曾今如何待我,但从现在起你们只需听我一人号令。”

说出口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曾今怎么对待自己,跟踪吗?好丢脸。

话刚出口就感觉到一阵气息逼近,姜溪玉回头看去,只见黑衣一男子已单膝跪地,双手扶在额前,低着头说道“但凭小姐吩咐。”他说的尤其庄重,像是在诉说着自己的信仰。

姜溪玉看了看他,本来只是玩笑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出现。一时竟微微觉得尴尬,但还是很快恢复神色,双手扶起地上的人。

“你是他们的头领吗?”姜溪玉从疑惑的问道。

“我是负责掌管书房隐卫的人。”男子波澜不惊的答着。

姜溪玉点了点头“没什么要吩咐的各司其职就好。”

“对了,府里的隐卫真的有三千吗?”姜溪玉想这种事情与其问秦泽倒不如问他们自己。

男子看了姜溪玉一眼,又低下头“恐怕不止。”

简短几字却让姜溪玉一震,更加的佩服爹娘,三千多人几乎都快赶上一个军队了难得的是就连自己都不知道,爹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只感觉自己的压力更大了,她默默吞了下口水。

挥挥手示意那隐卫退下,不能再这么无知下去了。

疾步进了书房,还是赶紧办正事吧,至少别下次看到爹娘太丢脸。

上次来书房还是几年前,想要对爹爹恶作剧的时候。谁知道被爹爹抓到以后大骂一场,从那以后这里就是姜溪玉的禁地,再也没有来过。

爹爹的书房很大,却又没有太多装饰,整个房间的西面墙都是书柜,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从兵法史记到骚客游记,甚至还有几本关于做菜的书和民间小故事。

房中还有一张深木色的桌案,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种笔墨,一丝不苟。

另一面墙上还挂着一幅画,是幼时家里请来的画师画的一家四口人,可画完之后却不知放在哪里,爹爹只说收起来了不曾想却在此处,且一挂就是好多年,看来爹爹格外喜欢它。

其他点缀倒是少的很,所以房间看起来格外空旷,姜溪玉也不知道这么个地方是怎么藏住玲珑阁这个庞大的组织的,四下寻觅一番依旧无所发现。

姜溪玉更加烦闷,便走出房间透透气。

刚出来她便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她皱了下眉头,回身看去,还是不知道哪里不对。

又向前走了几步再回头看,为什么感觉书房比自己看到的大。可在外面左右看来却又是对称的,到底是哪里的问题......

对了,里面的书柜占了很大的地方,所以里面不是对称的呀。

姜溪玉赶紧跑回房间,分别仔细的丈量了整个房间里外从门口到两边墙的的距离。

果然西面比东面多出一段距离。因为屋内本就空旷,书柜又占了整面墙,如果不是里外面对比着看根本看不出差距。

姜溪玉一阵欣喜,又回到外面,走到西面墙边从头到尾敲了敲墙,果然有一部分的声音不同。

可是怎么进去呀,姜溪玉用力推了推,丝毫未动,再次施了内力推这墙还是不曾有反应,这面石墙的重量怎么着也有几千斤,凭自己就算是武功高也不可能打开。

正在思忖怎么开启这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泽叔说的话“一切都在书房,向前行即可。”

她一直觉得这句向前行是勉励自己的话,可让泽叔说是不是不太合时宜。姜溪玉再次站在那石门前,留出不足一步的距离,抬起一条腿正好踢在石门底部,姜溪玉一用力石门应声而开......

书房前,傍晚时分,春日里的夕阳不曾浓妆艳抹,倒是格外的恬静安逸,几抹余晖打在书房外。

小蛮在院子里搓着手,整张脸都透露出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去呀。

不远处秦泽也朝这边走来,小蛮的眼睛像放光了一样,紧忙朝秦泽赶去。

“干嘛急急忙忙的,小姐还在书房呢,也不怕吵着她”秦泽微怒的看着小蛮,他觉得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小姐的事情重要。

“您不是告诉中午叫小姐吃饭吗,结果小姐中午就没吃,现在都快晚上了,怎么敲门都没人开,我能不急吗。”小蛮说着都快急哭了,她以为小姐又逃了,现在这姜府老爷夫人都走了,只剩下小姐,如果此时连小姐也离开他们怎么办呀?

秦泽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小姐从早上进书房就没有出来过,他和小蛮有着同样的忧虑。.

“还有没有饭了,我饿了...”姜溪玉拖着长长的尾音,伸着懒腰从书房迈着步子出来。

秦泽和小蛮纷纷向她投来诧异的目光。

她倒满脸疑惑,环视了二人一眼,才缓缓将伸懒腰的手放下,不就是要吃顿饭吗?至于吗?

“有,我这就叫梅婶去做,小姐想吃什么?”秦泽先开口问道。

“随便弄点什么就好,一会送书房来。”姜溪玉不知道他二人为自己没有逃走而欣喜,也无心去想,还惦记着饭呢。

“小姐还要进书房吗?”秦泽再次问道,言语中满是期待。

“嗯。”她漫不经心的打着,却发现泽叔和小蛮还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嗯。”又再次用力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放心。

大概是自己以前太不靠谱了,才会让他们如此担心自己会离家出走,只把留下他们,但这一次不会了。

第六章 书房四面连天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