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祠堂珍馐几时来

  姜溪玉不由一怔,倒吸一口凉气,却又很快找回那种虚伪的笑“娘亲!我回来啦!”说着姜溪玉满脸堆满笑,将双臂展开,小跑着朝姜夫人扑去。

此时的姜夫人,已经轻轻依靠在门口,双手环绕着抱在胸前,脑袋微微的偏着,薄薄的朱唇似是含着三分笑意。身着一袭紫色长裙及地,青丝微散,静静看着这个让她担心了这么久的女儿。映着远远望去竟如一幅墨色图画。

姜夫人一脸的无奈,伸出手指,抵在姜溪玉眉间,将她怔怔的拦在半空,使她不能再向前动弹。姜溪玉抬头对上姜母的目光微嗔到“娘亲,你干嘛呀?”还冲着林清让一个劲的扭着撒娇。

林清让手上一用力,将面前的人儿轻轻推开,姜溪玉踉跄了两步,颇有不满的开口“我干嘛?姜大小姐出府近半年未归,眼里还有姜家?还有我这个娘亲吗?”林清让没好气的数落着姜溪玉。

这倒是真的,她离家时和父母说过了,每隔三日必有来信,可走了这么久却一封家书也没传来,连新年都未曾归来能不让人担忧吗?

姜溪玉又凑过来,一下子挎住林清让的胳膊用头使劲蹭着,撒娇的回答“哪能呀,我在外日日都挂念着家里,为爹娘祈福。对了娘亲,爹爹呢?”她四下寻着却不见爹爹的身影,便开口问到。

林清让微微瞪了她一眼,携着姜溪玉回身走入屋内。才回答说“他去阁里了,好像有事情要办吧?”马上入春了,阁中也开始忙活起来了,爹爹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姜夫人走到桌边,抚了抚裙子缓缓坐下,拿起一个茶杯,倒了一杯清茶,刚刚递到嘴边,就被突然出现的一只玉手夺走。是姜溪玉,她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抬手拿起茶壶又要倒水,发现茶壶已经空了。便很失望的扯过一个凳子也坐下了,下巴抵在桌子上,双手把玩着桌上的杯子,讪讪的道“唉…我这在府外被晒了整整一个上午,回到家竟然连口水都喝不上。”

“哼!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呀?你明明今日卯时就已经入城,却等到近午时才入府,在外面疯玩了这么久哪里还会口渴呀?”姜夫人颇有讽刺的说到。

“娘亲怎么知道我卯时就入城了,还有娘亲知道我是从江南的回来还让小蛮给我拿被子,一定是派人跟着我了!娘亲才是真的过分呢!”姜溪玉微微有些尴尬,但决定既然被识破了,那就先入手为强,治娘亲一个跟踪自己之罪。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们让人跟着你,还不知道你干的这些好事呢。去年十月份你离家,说是去北方,结果刚出门你就直奔江南,不到三日,你抢了沿途一大户人家的马匹,要不是是隐卫赔了人家了银子,眼看人家就要报官了。”不和姜母提跟着她还好,一提起来这一路上她仗着自己武功高闯下的祸,大部分都是家里给善的后。姜母自然生气。

姜溪玉却十分懊恼的回答“才不是,那家人平时就仗着有钱欺行霸市,在当地名声坏的很,我不过是教训他们一下,抢了一匹马而已,这也算替天行道了吧?”她狡辩着。

这一路确实做了很多事,其中大部分真的都是助人为乐,行侠仗义之举。若知道家里给她善后她肯定不会同意的,她巴不得那些人来找她然后再教训一番。其实姜母自是知道自家女儿心性的,只是出了太多事情总要对她加以管教。

“好了啊。懒得听你解释,春节都没有给家里的祖先上柱香,赶快去祠堂吧。”姜母看着姜溪玉对其挥了挥手,示意让她去祠堂领罚。

从小到大姜溪玉罪熟悉的地方就是祠堂,因为每次犯了错都会被罚跪祠堂,刚开始还会认认真真的跪,甚至还会哭鼻子,但后来哥哥就来陪着自己,给自己讲故事,小蛮会偷偷来给她送饭,不出一天爹娘就会心疼自己。把自己领出去好好的吃上一顿。

到后来一犯错误就主动去祠堂,直接睡觉,所以她对祠堂可谓是轻车熟路。

但还是心有不甘,站起来满面愁容的对姜母说“啊?娘亲我午饭还没吃呢?吃完再跪吧。我总不能饿着肚子受罚吧?”还用手捂着肚子,摆出一副柔弱样,可怜巴巴的看着姜母。

“那你早饭吃了吗?”姜母望着姜溪玉,好奇的问到。

姜溪玉一听似乎有机会,赶紧猛摇头,示意自己饿的很,然后还继续看着姜母。谁料姜母却开口道“那正好凑个整,晚饭也不要吃了,明早一起吃吧!我一会就吩咐下去,告诉厨房晚饭不用做你的那份了。”

这下姜溪玉可慌了,她是真的一天没吃饭了,刚想再争取些什么,突然想到还有小蛮呢,就算这丫头再不靠谱,送饭这种事情她还是做的来的,便也不再言语,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身子踱步去往祠堂。刚出门走到院子就被一个及其熟悉的声音唤住。“小哀,外面还那么好吗?”是娘亲,单薄身影站在门口,从眼中露出几分期待。

姜溪玉被这一问吓到了,傻傻的怔在原地。自己从小到大爱玩,爱闹大多是跟娘亲学的。和爹爹不同,娘亲这么多年似乎很少过问自己在外面的事情,可如今却问自己“外面好吗?”自然觉得诧异。娘亲似乎很少出府,难道娘亲终于理解自己了?也想走出去看看,那自然是好,不过为什么是“还。”这意味着娘亲以前也出去过,可既然知道外面什么样,干嘛还有来问自己,那个时候的爹爹在哪?有没有和她在一起?而且后来又为什么要回来?这个时候问这种事情做什么?

姜溪玉满肚子疑问,但既然娘亲问了自己总要回答。便回过头,满脸骄傲的对她回答到“好呀,外面当然好了,外面什么样的人都有,好的坏的,喜的怒的,都有,娘亲若是在府里呆腻了,下次出门就一起走。一起去看看外面的山水。”姜溪玉满脸兴奋的说着。

姜母再次轻倚门旁,没有回答,只是眼含笑意的望着姜溪玉,嘴角微微上扬。那抹笑容温暖极了如三月的阳光照得姜溪玉心里暖暖的。

走出翊玲轩,姜溪玉无心再去想娘亲的话。

自顾自的踱着步子,到了正院和院子里的一应家仆各自打了招呼

“梅婶,我都馋你做的鱼了。”姜溪玉先开口说到。

“好,等你从祠堂出来就做给你吃。”梅婶轻快的回答道,颇有戏谑之意。

姜溪玉汗颜,没想到娘亲速度还真快,这么快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又被罚祠堂了。姜溪玉只好换个人调侃。

“宁叔,您那花我走的时候就没开,到现在好没开呀?”姜溪玉玉手一扬,指着旁边还未开放的花苞说道。

“你这孩子呀不凑巧,你不在的时候开过一次。”

“那下次开可一定要叫我看。”一边说着一边往祠堂方向走着。梅婶是家里的厨娘,宁叔是家里的花匠,在这金陵城中姜家对待下人是极好的也难怪遇见这样的老仆人要打招呼。

话语间已经来到了祠堂。

姜家的祠堂算不上富丽。入眼的不过是排排竹林,青石色的砖墙衬着棕色的门前柱,倒显得一派肃穆。

姜溪玉来到门口,暗自叹了口气,心里期盼着自己能在这少待几天,少跟祖先共处几日。双手推开了沉重的门,迈开步子缓缓走了进去,墙上挂着几幅画像,不用猜也知道是祖宗的,还有许多大小差不的灵牌,也是历代阁主及其正位夫人的,姜溪玉一抬眼便看到了那床为自己准备的紫色锦被。心中更加烦闷,直直的躺了上去,丝毫不知道端庄为何物。

虽说自己不太懂事没告诉家里自家的去向,可也不至于连自己的房间都回不去吧,这里的祖先的名字自己倒着都能背下来了,只可惜他们都不认识自己。在这里烦闷的很。

心烦意乱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感觉来人很怕被人发现,这时候能来这的,不用猜也知道是那个没良心的小蛮给自己送饭来了。姜溪玉虽然心里不痛快但从不跟吃的过不去,况且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祠堂的门被小蛮缓缓推开,眼前的小姐大大咧咧的横在被子上,一点不像个千金小姐。小蛮摇了摇头,这个样子的小姐她也是习惯了的,径直走到被子旁边坐下,压低声音说道“小姐起来啦,我给你带了吃的,晚上老爷和夫人真的没有做小姐的那份饭,这是我求梅婶现给小姐做的,小姐快趁热吃。”小蛮一边说着一边把食盒里的菜往出拿。

第三章 祠堂珍馐几时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