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姜府迎春待女归

  太熙三十三年,阳春三月,大雪尽歇,就着春日里的阳光把屋檐上的雪消磨,顺着瓦片连成柱的淌下来,翠绿抽枝,嫩草发芽,挡不住春意盎然。

新年已过两月,城中百姓皆为春天做着打算。独独姜府好不热闹,一干奴才全都里出外进的忙活着。

倒是书房没那么嘈杂,隐隐传来阵阵琴声,婉转有力,一听便知是出自男子之手。

太熙三十三年,阳春三月,大雪尽歇,就着春日里的阳光把屋檐上的雪消磨,顺着瓦片连成柱的淌下来,翠绿抽枝,嫩草发芽,挡不住春意盎然。

新年已过两月,城中百姓皆为春天做着打算。独独姜府好不热闹,一干奴才全都里出外进的忙活着。

倒是书房没那么嘈杂,隐隐传来阵阵琴声,婉转有力,一听便知是出自男子之手。

而一旁的女子一袭紫色长裙及地,墨黑的头发用几只玉簪绾起,其余的头发都倾泻散开着,雅致的容颜上雕刻着立挺的鼻子,如樱桃的唇微抿着,那双眸子所透露出的清澈,完全不像是一个妇人该有的。她捧着一本游记,懒洋洋的靠在窗前的塌上随手翻阅着。

男子一曲罢,充满爱意的望向女子,似是不经意的缓缓开口到“要不这次小哀回来就别让她走了。”

女子直起身子,冲着男子一挑眉“那你去和她说。”

男子微微一笑,略显无奈“额,要不一起去吧。”

原来这姜府的独女姜溪玉要回来了。其实也不算独女,姜楚奇,林清让夫妇原本有一亲子,在那男孩三岁时,又收养了姜溪玉,视若亲女,很是疼爱。

但不知是何原因,那位姜公子在七年前突然离府,然后就杳无音讯。姜氏夫妇伤心了好一段时间,却是愈加疼爱这位养女了。

已是午时,府里依旧热热闹闹。姜溪玉算了算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府里人去吃午饭的时间了才敢在墙外足尖一点,一跃而起跳入墙内。墙的这边就是她的闺房和府内大院的空当。

此时的她身着淡蓝色衣裙,腰间以浅绿色云带约束,更显得不盈一握,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半以木钗绾起,余下的散落及腰,原本应洁白的皮肤却因一路的风尘仆仆还缀着点点污渍。倒是那双眼睛似一泓清水,不染凡尘。却丝毫看不出有个大小姐的做派,镌刻的脸上透露出十足的英气倒像极了肆意江湖的侠女。

姜溪玉刚一落地,就探头探脑地四下顾盼,确定了没有人之后才像个小偷一样蹑手蹑脚的,微微弯着腰向自己的翊玲轩走去。

生怕被人看到,正在窃喜无人发现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女子的惊喜之声。

“小姐,你终于回来啦!”

姜溪玉猛地一回头,看到的果然是自己的贴身丫头小蛮,自己的翊玲轩除了这丫头一般人是不允许进来的。

小蛮满脸兴奋的向自己跑来,手里还抱着一床浅紫色锦被。姜溪玉眉头紧皱,朝着小蛮使劲比划了个嘘的收拾,小蛮这才轻下声来。

她疾步走到小蛮身边,微怒的瞪着眼压低声音开口道

“你疯啦,生怕爹娘不知道我回来是吧?”

小蛮满头雾水的看着姜溪玉,老爷明明知道小姐今天回府呀,便好奇的问到

“可是,是老爷和夫人告诉我们小姐今天回来的呀?”

姜溪玉怔了一下更加觉得不可思议,爹爹娘亲知道自己回来,难道玲珑阁的隐卫还有没甩掉的吗?还是说自己根本没逃离爹娘的视野。一想到如果这段时间自己在外干的好事爹娘早就知道了的话,还不被罚死,不由得脊背发凉。她又指不定要在祠堂睡多少天呢。

她低头看到小蛮手里的被子,这是要送去翊玲轩吗?便指着被子问到“给我的?”

“是啊,夫人说天虽渐渐暖了,但小姐刚从江南回来,这的气候和那不能比,就让我来给小姐添双被子。”小蛮自顾自的说着。

爹娘知道自己在江南,果然自己的言行都在他们二老的掌控中。这次肯定完了。

不过一想到不管到什么时候爹娘总是惦记自己的,想到此,才觉得那凉意消减了不少。

自己离家也有小半年了,早就想爹爹和娘亲了,不过是怕被罚,才拖了这么久才进城。跟爹娘相比自己这个女儿也太不合格了。

姜溪玉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亲女,但爹娘对自己什么样都是看在眼里的。想到此,责罚什么的早就忘在脑后了。心怀愧疚的问到“那现在爹娘人呢?”

小蛮这才想起来让小姐见老爷夫人才是正事。便顺着自己来时的方向看去“老爷一大早就去书房了,夫人好像也在哪”听罢,姜溪玉就要往回走,她现在真的很想见到他们二人。

“小姐,你还是先回去把自己洗洗吧,否则夫人又该说小姐没个女儿家的样子了。”

小蛮用手捂着嘴偷笑着看着姜溪玉脏兮兮的小脸,姜溪玉虽然无奈却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离家这么久,见到爹娘总得干净一点吧。点了点头,拉着小蛮朝自己的翊玲轩走去。

“小姐,你这么久又去江南啦?府里的人呀都可想你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我们年过的呀可无聊了呢。”

“老爷和夫人也总念叨您,说要是小姐在肯定和别的府邸一样热热闹闹的,还说小姐贪吃又从来没自己在外面过过年,生怕您吃不到家里各式各样吃的。”

“还有小莲,月芽我们都想小姐了,这次小姐回来一定要再给我们讲几个江湖上打打杀杀的故事。”小蛮真的是个爱说,能说的丫头。这么多年她在自己身边,她倒从不觉得无聊。

“什么叫打打杀杀,那分明是快意恩仇。”

姜溪玉微怒,她自十岁,哥哥离家那一年便也对府外的世界充满向往。算上爹爹亲自教的,在府里和一些宾客偷学来的,她的武功放在哪里都是数一数二的。

原本娘亲是不同意她学武的,奈何犟不过她,也只好随她去了,而且她答应自己出去只是玩玩,会给父母每隔三天有一封家书,会回来的不让他们担心,便也就同意了。

倒是真的出去了,却还是不大自由的,因为姜府的隐卫各个武功皆属上乘。父母一直派人跟着她就算甩掉几个,也总有漏网之鱼,本以为这次上江南肯定都甩掉了,没想到还是有高手能跟上自己。

“好好好,快意恩仇。而且呀,老爷和夫人都很担心小姐呢。说什么江湖人心叵测,怕小姐被骗。”小蛮似是哄着的答到。

姜溪玉一挑眉满脸得意的冲着小蛮笑了一下“怎么可能,我这么聪明只有骗别人的份儿,谁能骗得了我呀。”

话语间已来到翊玲轩的门前,可姜溪玉总觉得差点什么。

倏的脑中有一个片段闪过,是娘亲。以娘亲的性子怎么可能从早上一直到午时都在书房里陪爹爹看书,而且这么久都他们俩都没出过府。那他们能在哪里呢?既然已经知道自己今日回府,还会这么安静吗?在哪里?

想到此抬头望了望自己的院子。

是自己的院子,没错是自己的房间,如果没错的话他们定在轩内等着自己呢。爹娘不发声就意味着自己要倒霉了。那就是要收拾自己了呀,这个时候如果不跑就对不起这么多年受的教训了。

想到这些抓紧小蛮的手就向外跑。

“小哀…”一女子的声音缓缓传入耳内,那声音如空谷幽兰,拖着长长的尾音,声音听上去及其慵懒且优雅。

小哀,意为消哀爹娘希望她此生都没有悲哀。

可此时的她当真是悲哀,明显感觉到娘亲的声音都是透露着怒意的。她机械的回过头看着小蛮,小蛮也同样的看着她,她使劲的挤弄着眉眼,却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动着嘴很是无奈的说道“怎么办呀?”

小蛮的两条眉毛都快到一起打架了,五官更是一个劲的往一起凑。然后猛摇头。她想起来老爷,夫人不是在书房吗,怎么会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出现在这儿?什么时候来到小姐的院子了?小姐从小就爱惹祸,家里人又都宠着她。可怜倒是总数落这些奴才的不是,不过小姐待她们却是极好的,日子久了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可这次小姐一走小半年,老爷夫人着实担心了些日子,这次如果小姐又被责罚会不会牵连到自己呀。

小蛮正为自己担心着呢,屋内的女子又缓缓开口到“小蛮,你先退下吧,把手上被子拿到祠堂去吧。看来今晚着翊玲轩是不用添被子了。”小蛮一听大喜,看来自己是没什么事了,看着姜溪玉吞了口口水,低声道“小姐,晚上给你送饭,保重。”然后转身抱紧手中的着锦被忙不迭的朝祠堂方向走去。“喂!小蛮!你给我站住!等我一下。”可是小蛮已跑出数米哪里还有人回应她。

既然靠别人不行,那就自己去面对,不就是爹爹娘亲吗,没什么好怕的。

姜溪玉暗自思忖着,伸出两根手指将嘴角推起一个弧度,一双眸子眯成一条缝,露出一个极其谄媚的笑容。扭过身子,刚要向屋内走去,竟发现娘亲已立足在门口。

第二章 姜府迎春待女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