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变百态

异变百态

盲区行者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我是一个网管随便说说一个熟客的故事吧。

  俗话说毕业等于失业,过惯别人伺候的生活,找工作对我来说就和新闻联播实现小康一样的遥远。

整天闲在家中无所事事,只好靠游戏打发时间。每日下午起床玩游戏到鸡鸣,生物钟的颠倒使得家人很是头疼。

态度也随之产生了变化,沉淀的愤怒终于在一次晚饭中爆发了。

“没出息的东西,自己都养活不了,书白读了”

父亲摔下筷子。

第二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在本地的一个网吧当了网管,工资虽然不高但是也算有了一个工作。

虽然是网管但是却要兼职收银和保洁,不过我却乐在其中,每天上班清点完货物,打扫好卫生,便趴在收银台发呆,等着客人的呼叫。

夜班总是我最爱上的,晚上过了10点没人时候我总会在下面上网。

而每次夜班总会看到小a,一个个字并不高,肤色略黑的青年。

一回生二回熟,小a很快便和我成了朋友。

每天晚上他总会拿包红河放在桌上,然后戴上耳机,挂yy上游戏。

我不玩游戏不过看到满屏幕中国风的景色忍不住赞叹“这是什么游戏怎么画面这么好看。”

“剑三啊,画面不错吧,呵呵我特效调低的,等等我调最高特效给你看保证比这还华丽。”

我对游戏不感兴趣不过也不想扫兴,就任由小a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附和着。

日子如单曲循环一样的过着,网吧顾客每天都在变着,惟一不变的是几乎每晚必来的小a和坐在收银台发呆的我。

有一天我问小a你为什么每晚都来包夜啊,小a笑笑说等朋友,“那你朋友呢?”小a拿着鼠标的手抖了起来,然后陷入沉默。

自知口失的我则借机跑到收银台……

大概五天或者十天甚至更久,网吧生意依旧红火只不过老板似乎显得忙碌起来,而我则依旧如老僧入定般整日发呆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a开始在语音里聊起天来,内容很杂,谁都不知道小a在聊些什么。

可能是朋友回来了,我心里想着。

小a声音变得越来越大,每天开机都会显得很焦急的样子。

我们说话的时间也仅限于刷身份证收钱的那几分钟,“看来你朋友回来了啊!“小a笑笑不语收过身份证飞快的跑开了。

有时候我也会到小a后面偷听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透过耳机感觉到里面很吵,而小a则专注于屏幕,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我的存在,真是个疯子玩游戏玩沉迷了,我这样想到。

日后和他谈话中才了解到那叫副本,每每此时他总会如数家珍般告诉我一些我并不想了解也懒得懂的东西。

有一日夜班无聊随便到下边逛逛,到了小a身后看着他眼睛依旧如往日般紧盯着屏幕,表情随着键盘鼠标有节奏声音变得起伏起来,我看着内心好笑,却想看看他到底在干嘛。便坐在他的旁边和他一起看着显示器,屏幕上一个小人重复着做着同样的事情。无聊!我内心想着。

大概是感觉到旁边有人,又或者是累了。小a转头对我友好的笑了笑从烟盒里拿起两根烟递给我一根,我不抽烟。

小a自顾自的抽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的,怎么总是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很不解的问道,“哦,那个啊官方活动这样可以得到奖励的”。小a吐了个烟圈弹了下烟灰答到。

“那你为什么不用按键精灵?”,“什么是按键精灵?”小a很不解。“就是那个游戏脚本设好后,游戏里的人物就可以按照指令完成重复的事情。”对于小a不知道按键精灵是什么我感到很诧异,“那个你会么?帮我搞下,该不会封号吧。”小a不无担忧的说到,拿过小a的键鼠很快的帮小a搞定,小a看着游戏里的角色自动重复完成本应该自己完成的事情很是惊讶。“这个东西真好,怎么搞得,能教给我么。“小a张着嘴望了望我。“代码在里面,你用的时候双击下就好“说完我便走开了。

“嘿,我今天自己写了一个程序可以自动做活动任务“。小a待我离开在语音里如是说道。

我只是笑了笑

转眼到了深冬,网吧没有空调做为网管只好定时到后院给暖炉添煤。

小a似乎并没有受到冷空气的影响依旧准时的到收银台开机,YY语音中的口气也开始变得温柔起来,普通话愈显标准。偶尔吼两嗓子,唱的并不好听,但是他确乐在其中。

”神经病”,我趴在收银台上打着盹自言自语道。

半夜被惊醒,“小a声音能不能小点。”小a正自顾自得唱着歌表情显的很陶醉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喂!喂!小a你声音能不能小点。”我略带愤怒的说到,大概看出我的愤怒小a识趣的闭嘴了,嘴巴依旧嘟哝着。

我则趴在收银台继续打盹,五分钟后小a又继续唱了起来不过声音小了许多。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糊中被人叫醒。只见小a隔着柜台站在那里,一只手不断的晃动我的肩膀。

“小a,什么事。”我打着哈欠说到。

“那个我机子时间到了能不能在加点时间。”小a似乎有些紧张,两只手不停的搓动。

“哦,几号加多少钱。”手碰了碰鼠标,随着鼠标的晃动本来黑黑的待机界面变得熟悉起来。

“那个我今天……出门走的急忘带钱了能不能下次再给。“语气中显得焦躁起来。

“网管机拖给你上吧走的时候打声招呼就好“。

如释重负般小a道了声谢谢就走开了。

被小a吵醒后,睡意全无起身看看表,离交接还有一段时间。整理了下被趴了起皱的衣服,在网吧内四处走走活动活动腿脚,小a依旧在聊着天,脸上满是笑意。

通常这种笑不是发春,就是搞基。

洒家不是搞基的,小a应该也不是。

冬天发春,看来春天来的太早。

我很好奇如果说春天擦出爱情的火花,进而成燎原之势。那么冬天的雪花又是什么呢,可能只是一厢情愿渴望纯洁爱情的单相思吧。

下雪了,北方小县城的雪把万物归于寂静。

晚上依旧去网吧交接,脚踩雪发出清脆的响声格外好听。偶有树上积雪被风吹落,行车快速驶过。一切痕迹很快便被空中飘雪淹没。

小a今天则提前在收银台前等我,显得坐立不安。

看我进来,立马从椅子上站了其来,似乎有话要说但是说不出口。

“什么事?开机么。”我脱下一只手套把手放在鼠标上问道。

“不是,那个明天你有空么,晚上吃个饭吧,顺带陪我见个人“。小a猛抽两口烟,透过吐出的烟雾可以看出双眼的恳求。

“见谁啊?非要我和你一起去啊。“我很诧异。

“哦,那个网友。前几天才知道和我们一个地的,所以就带你去见见,我不会说话……“。

小a似乎想快速的结束这一段谈话,眼神也显得不安起来。

“哦!我知道了,明天几点,哪里见。”

“7点我来网吧找你,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明天见。“

小a显得很兴奋,出门时候差点撞到被擦拭透明的玻璃门。

下雪的深冬

吃火锅似乎成了最佳选择,三人坐在桌前,汤头努力的想沸腾来挣脱囚困的容器。

小a努力想把自己搞的精神点,腰也比以前直了不少,无奈眼睛周围的黑眼圈却成了他的最大标志。

“哦那个他是我朋友,在一家国企上班,刚才路过就把他叫来了。”小a颤抖着声音尽量想使得自己的普通话标准些。

对面坐着一个女孩,正值女性最美的阶段。

虽然没有过多的粉饰,可是却让你欲罢不能的想接近她守护她。

一时无话,餐桌上的两人默默动着筷子,火锅里沸腾的汤水涨成气泡随即破灭发出噗通的响声。

两个内向的人,我摇头叹到。

当晚我努力的扮演着小丑的身份,来打破沉闷的气氛。

我终于知道小a为什么叫我来了!

吃完饭,我本想偷偷的离开,可是却被小a叫住。无奈只好陪着小a将.女.孩.送回.家,返回网吧的路上小a看着被踩成黄.黑.色.的积雪跺.了.跺.脚。

“你感觉她怎么样!”小a有意无意的问道。

“你说那个女孩是吧,还不错啊。怎么了!”我

转头看着小a。

小a低头,两只脚在雪地上滑动着。

“没,没什么。我们继续走吧“,小a抬起了头对我笑了笑。

街道两排被积雪覆盖着的松树努力的透出了一点绿.意。

回到网吧小a依旧开着包夜,而我则继续躺在收银台发呆。

小a开着语音似乎在和今天的妹子聊天,语气更加温柔了起来,话语中却可以听出他的底气不足。

我看着他拘谨的模样,很是好笑。

“小a,你们两个蛮配的啊!”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小a憋红了脸没有说话,我不禁失声笑了其来。

“别乱说“小a无力的说到,可是眼神却变得迷离起来。

见小a不在说话,我便自讨没趣的去后院添煤。

自从那晚之后小a变的干净也开始打扮起来了,言语之间透露出一丝幸福的味道,谈话中了解到小a恋爱了。

每晚小a依旧在语音里用底气不足的声音聊着天,很难想象现实中沉默寡言的人在网络上竟然那么能说。

每天他下副本的时间越来越少,显示器上总能看到游戏中的小a四处乱逛,手指在游戏窗口上飞快的打着字,时而皱眉时而低头偷笑。

游戏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带有图形界面的聊天软件。

每日做着同样的事情闹钟也会失灵,终于有一天我请了几天假在家和朋友整日厮混。小a也慢慢淡忘了,一日走在街上迎面看到一个女孩很是熟悉突然又记不起来是谁。

仔细回忆好像就是那天和小a一起吃火锅的女孩。

女孩挽着一个男人的手,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很是浪漫。

小a成备胎了……

晚上上班时候,很是期待小a的到来,他如果知道自己成了备胎一定会崩溃吧,莫名的开心。

吱呀!玻璃门被推开,小a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网管,和以前一样开台包夜。”我接过小a的身份证熟练的开好机子。

将身份证递给小a,小a正欲接手。猛的一缩小a抓了个空。

“小a告诉你件事情你别生气啊。”我故意压低声音神秘的说到。

“什么鸟事快说。”小a显得不耐烦。

“那个,那天和我们一起吃饭的女孩,我今天看她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

小a表现的很平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接过身份证,“哦!我知道了。“转身便去开机去了。

晚上小a和往日一样聊着yy,听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

聊天对象也没有变,温柔的口吻变得有自信起来,却多了分无奈。

年关将至,各家各户提前开始准备了起来,路边小贩卖着春联,放假小娃玩着炮仗。

而我则打算过完节辞职学点技术去。

小a最近不知怎的好久没来了,或许回家过年了罢。

一日晚班,我添完煤准备打个盹。

玻璃门被推开了,屋外寒风飕飕的吹了进来,谁这么晚还来开机啊。心中抱怨到。

进门的是好久不见的小a,依旧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呦,好久不见了啊,最近哪里发财呢,晚上包夜是吧机子早帮你留好了!“我有些兴奋的说到。

“晚上有空么,出走吃个饭吧。”小a淡淡的说到。

“该不会又是见那个网友吧,不去我还要上班呢。“

“不是就我们两个,有事和你说。去不去一句话!“小a显得有些不耐烦

“去,干嘛不去,免费的不吃是傻子么,等等我找人帮我替下班“

由于快过节又是深夜所以找吃饭的地方很难,最后终于找到一家烧烤摊,点罢酒菜便坐了下来,不一时酒菜入定。

“这几个月多谢你的照顾。”小a将我的酒满上。

“我们什么关系,和我客气什么,以后包夜忘带钱找我就好。”

“我明天就要去外地了,以后可能就不会回来了。”小a举起酒杯。

“去哪里,去外地干什么的。“我很惊讶的问到。

“去见一个人。“

“网友么?“,“嗯“。

“上次见的那个不是在本地么?难道她去外地了。“我晃动着酒杯,白酒随着我的晃动四处荡了其来,我看的入神。

“不是那个,是yy里聊的的那个。“小a呡了口酒答到。

“那那天见到的那个人是谁“我来了兴致。

“她是我要等的人,却不是我要找的人。”小a语气中带有一点忧伤。

“为什么等到了还不在一起?”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小a将酒一饮而入。

小a走了大概半年,老网吧被拆迁了,回忆随着老网吧的废墟变成碎片。

一日上q看到小a熟悉而陌生的头像闪动。

最近怎么样,女朋友如何。

我随手打到。

短暂的沉默,半晌小a回了句。

分了

怎么分的,我来了兴趣,很想揭开小a的伤疤。

我还有事下次聊,

qq头像随之黯淡,如遗照般没有生气。

小a的签名依旧是和以前一样。

我努力的忘记你,虽然我知道我做不到。

一、我是一个网管随便说说一个熟客的故事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