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机场(2)

  当王舒初入猎人界时,她和他一样都是浮游猎人。那个不过十二的小女孩,眼神中尽是对他的蔑视,仿佛他不曾走入过她的眼中。他不服气,当时他二十来岁,正是年轻气盛。当他拼尽全力,一次次险中求生,终于走入了猎人排名强榜。

本来不是挺好的吗?他有了钱,可以好好过日子了,可以拱起生病的老母亲的医药费了。他获得了尊重,不用再苟且偷生了。

老母亲的病不能再拖了,但他染上了赌博,输的一干二净。

没关系,他可是强榜猎人。他有能力,可以赚大钱。他接了一个价格不错的委托,在南非。他欢欢喜喜地加入随行的军队,就差最后一战,他就可以下半辈子不用担忧。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一个小女孩,单枪匹马地站在战场上。

兽一般的眼神,看得他浑身颤栗。

是王牌猎人!他的队友说。

她依旧漠视着所有人。谁都进入不了她的眼中。

她说了什么?在所有队友倒下的时候。她蹲下,兽一般的眼神直直地望着浑身血污的他。

哦?是你。那只浮游?她说。

他那般骄傲的身份,在她眼中竟什么都不是。

他被她伤了右腿,行动不便。

任务没有成功,他没有拿到酬金。所有钱都被他输光了,因为受伤,他被其他强榜猎人挤了下去,只能做一些浮游猎人的任务,以前的仇家处处针对他。加上老母亲的医药费,他再度苟且偷生。

怪谁呢?他把责任推到了狐狸身上。

如果没有狐狸会怎么样?这个想法陪伴着他,直到他发疯为止。

是的,他疯了,所有人都说他疯了。

他在街上大笑,笑的猖狂,笑的绝望。

他用尽最后一笔积蓄,走私了一批枪支,雇佣一些非组织的浮游猎人。为的就是要狐狸身名败裂,死也要把她从高台上拉下来,死也要看见她惊恐的表情。

他笑了,冷冷的笑意。

狐狸,你在哪里?

他胡乱地开枪,墙上,柜子,玻璃。

狐狸,我来找你了,你怕了吗?不,你怎么会怕呢?你还是看不起我吗?

他忍辱负重,在她的组织里千百般打听,终于打听到了她的行踪。他与她匆匆路过三次,她从没正视过他。

“狐狸,我知道你在。出来!”他那近似咆哮的声音震耳欲聋。

柱子后面的狐狸半蹲坐着,丝毫没有出来的打算。

他以为他是谁?他让她出去她就出去?

“茵茵,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王舒会在这里?不要告诉我他是来接我的。”胡莉一边观看战情一边问道。

“抱歉,胡莉。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消息。”

“我记得我让你调查过他。”

“是的,包括在南非任务之后的情况,可是你让我给他的母亲汇了一笔医疗费,我以为他会善罢甘休,才让他进了组织。”

“有的人,不吃软的不吃硬的,偏要作死,我也没办法。”胡莉冷声道。

“胡莉,背叛是大事,要不要交给特殊部处理?”

“......随你。”胡莉淡淡地回了一句。望着明处的战况。

这时又来了一批警察。为首的警察四十来岁。火速包围了机场。

“头儿。”一个猎人有些慌了。

他们毕竟只是拿钱办事的,搭上小命就不划算了。

而王舒并不理会,抬起一个人的脸,然后摇头,放下。

疯子!那个猎人在他身后暗骂一声。

王舒一转身,那个猎人腿上已经多了三个血窟窿。

疯了,他已经开始对自己人下手了。周围的警察面面相觑。

“硕队长!”老庄喊道。

“佩枪!”

老庄隔空丢过来一把佩枪。恭跋硕眼疾手快,一把接过,对着王舒就是一枪。

王舒用枪身去挡,后劲之大让手枪飞了出去。

“该死的!”王舒表情狰狞,因为他看到一圈的警察用枪指着他。

“头儿!”一个猎人移动到恭跋硕身后,准备先对付他。被恭跋硕一个后踢踹倒在地上。

机会!

王舒上前一脚踢开恭跋硕手中的佩枪,恭跋硕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就这样赤手空拳扭打在一起。

“不要伤了硕队长!”老庄喝声令道。这下子警察们才悻悻放下了枪。

“庄叔,去对付那帮喽啰,别管我。”

“是!队长。”

胡莉歪着头躲在柱子后面偷看。她到是没看出来那个少年竟是个便衣警察。

“茵茵,调取机场监控,查一下那个便衣警察。”

“没问题。”

王舒就算腿脚不便,好歹也是曾经的强榜猎人,那个少年能与他不相上下,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她离开中国太久,对国内太多事情不了解,谨慎为上。

而此时王舒已经打红了眼,说白了就是在发疯。他低吼着,一拳比一拳猛。

好快!一旁的老庄根本看不清他的身手,空气中的拳风夹杂着微微的爆破音。

恭跋硕轻叹一声,放慢了动作,开始走起了步势。王舒的动作明明加快了,可是在他眼中似乎是放慢了,尽是破绽。

“怎么可能?”王舒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攻势被轻而易举地化解。

“活见了鬼了。”他咬着牙。不行,胡莉还没找到,他不能被别人打败。

被恭跋硕制倒在地上时,他赤红的双目,写尽了不甘。

是了,他不甘心。明明都计划好了,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冒出一个无名小卒。是他变弱了吗?

不!不是!

他为了今天苦心谋划,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在猎人界,可以杀人,可以报仇,但绝不允许背叛。他当然知道这次计划的后果,可是他即使被追杀,也要把狐狸拉下水。

所以,他不能放弃,他不甘心。

他挣扎着,十指抠着地面。嘴唇咬出了血。

枪!那个少年的枪。

王舒看见不过数米远的黑色佩枪。仿佛看见了希望,他嘴角上扬。

“糟了!”拼命制住王舒的恭跋硕也动弹不得,老庄还在对付一个小喽啰,而手枪就在王舒触手可及的地方。

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了。

王舒已经摸到了枪。但他吃痛,却收不回手。

一只黑色小皮鞋狠狠地踩在上面。

胡莉蹲身,捡起佩枪,对准了王舒。

王舒抬头。那双幽深的眸子,像极了野兽。

是她,她来了。

可怜王舒七尺男儿,竟不住地颤抖。

第八章 机场(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