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最之青娘

公子最之青娘

芈娘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太后朱氏

  荡通三十八年,明祖朱灏驾崩,其第十八子轩辕王朱肆即位,改年号荡元。据闻轩辕王登记大典突遇心悸,后被一游方和尚所救。不出3日,朱肆性情大变更名朱轩辕,时年方十岁。

荡元五年,朱轩辕即位五年来,明面朝里朝外风气皆正,几乎无偷盗行窃杀人放火之事,背后却阴沉难测。太后朱氏念及元帝已有十五,便与国父商议选秀一事。

这刚入三旬,天已经有几分转热。钱宁宫内,朱氏闭目半倚在梨花塌,听着乾太妃一侧轻弹着

古筝。朱氏现年才二十三出点头,是前通帝驾崩前三月才入的贵人。因着通帝一直未曾立后,只是让乾贵妃乾栎代管后宫,后位便一直空着。通帝仙逝后,众臣欲扶乾栎位太后。岂知乾栎却将凤印交给了二九年华的新近贵人吕俏,并拿出遗诏,说是先帝驾崩前夜写下。废太子朱康,立轩辕王为皇。贵人吕俏赐国姓朱,封德宏皇后。通帝逝后,可不入皇陵,升太后。众臣极力反驳,奈何乾栎以死相逼,才不得不委全同意。朱氏静心听曲,突感不适,抬眸,那如画的少女眉目清冷,剑眉斜飞入鬓,墨色的星眸深不见底。有冷冽的寒气不羁地散发着。嘴角微抿。“姑姑似有满腹心事,可否说出来挚儿听听。”

乾栎不语,只是低头弹曲,十指纤纤飞速在琴弦游走,突兀琴声愈发急速。乾栎颦眉,又自顾开始笑着,良久,“古琴定我意,古筝醉我心;古琴破红尘,古筝淡红尘。挚儿,五年光阴转瞬即逝,我已经生了银丝,断了念想,你,还不愿放下执念吗?”乾栎扶着案桌缓缓站起,指着自己的空洞的双眸,“通帝未去前,是你祖父逼着我安排你入宫,你更名入宫短短三月通帝龙体便大不如从前,其中缘由你我心中通透。那夜,通帝唤我前侍,是下了口谕,赐你白绫三尺。可你终觉是他的孤女,我如何能愿,篡写圣旨,废储君,立你为后。为着你,我把这一生的罪孽都坐实了。你瞧瞧我这双眼睛,既已剜了下来还了你,我欠你母亲的,早该还清了。你为何,为何还不肯放我。”

朱氏也不愠,紧抿着薄唇,从塌下暗格取出一方盒子。“这是母亲去年嘱咐我给你的,说有朝一日你醒悟才给与你。我一直留着,看着你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乾栎,我母亲那般疼爱你,将最好都藏起来留给你,你却食毒瞎了眼剜了她的眼睛安在你身上。你为何还不知足,抢走了母亲挚爱人的心。”朱氏打开盒子,只是一块破布,她将碎布丢在乾栎跟前,怒斥“因着你,母亲怀胎七月生下我便去了,父亲心怀愧疚也自刎在母亲牌位前。可怜我因着早产,身子骨一直不大好。你以为你欠我的仅仅只是一双眼睛?笑话,你不是口口声声爱着朱灏吗,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深爱。我不会让你早早了断,你便看着我将你丈夫的满堂江山,毁掉。”

“不可啊挚儿,罪孽我愿一人担着,和肆儿无关,更与天下无关。”乾栎早早在朱氏说起方盒时便已经慌了神色,她摸索着爬到朱氏跟前,紧紧抓着朱氏的裙角,金丝绣着的凤袍有些刺手,乾栎不由吸了口气。

朱氏看着乾栎,眼前这个泪痕满目的妇人,眸中闪过几分茫然,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太后,国父求见。”婢女琉璃揭开内帐,仿若屋内事宜皆不曾入眼。

朱氏很是满意这个新进的宫婢,知进退,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宫中,每个人都该懂得。朱氏理了理衣饰,望向琉璃,“乾太妃许是陪着哀家有几分累了,你送她回永康宫去吧。近来无事,便不必前来随侍了。”

琉璃应声,搀起地上的妇人。四十余的妇人已被岁月摧残,银发横生,精致妆容也遮掩不了脸上的皱纹痕迹,琉璃心中默叹,拍去乾栎衣裙上的脏污,“太妃,奴婢送您回宫去。”朱氏那番嘱咐,琉璃谨记在心,回了永康宫,这乾太妃再想着出来,怕是难了。

乾栎默不作声,像个人偶任由侍从摆布。突有个人从脑海一闪而过,乾栎心下细想,似乎只有此人能助她制止朱氏了。

待乾栎从后房离去,朱氏便让人将国父请入内帐。

国父吕赧正是吕俏的祖父,此次入宫是同朱氏商议选秀一事。他意欲将吕氏三房九女安入后宫之中。吕赧一入内帐便径直坐在朱氏左侧,“挚儿,我欲把你九姐姐安排在此次选秀中你看如何?”

“九妹妹?吕娅儿?那个痴儿?祖父,我看您是老花眼了不成,越来越不会看人了。朱肆可眼明目清着,你若不会觉着他能看上那个傻子吧”朱氏嗤笑,老家伙弄个傻子做诱饵,想踩着自己太后之位做他的白日梦。朱氏随心有怨恨,可心中中有不舍。那个通帝虽只做了她三月丈夫,对她却不得不承认是真的挺好。至于那个朱肆,五年前稚嫩的那声俏儿姐姐,如绕梁余音,久不散。

吕赧大怒,自从这吕挚被乾栎扶持做了皇太后,越来越不听从他的吩咐。“怎么,不过是让你在皇帝选秀中弄点手脚,这点小忙朱太后难道还不愿意吗?”吕赧其实并不喜欢长子娶那个妖女为妻,连带这那妖女所生的女儿也厌恶至极。吕挚十八岁那年突然找上自己,说要入宫。吕赧并不同意,转念一想,弃子也有弃子的好处。便连夜入宫,胁迫乾贵妃安排吕挚入宫。哪曾想她真有那样的本事,短短三月便让通帝死了,自己爬上太后之位。吕赧半眯着眼,似要透过吕挚的身体看看她那颗脑袋里到底是装了什么。

“祖父,您可消消气儿,毕竟这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就得心平气和的。万一你说哪天和先帝一般。。。”吕挚掩嘴嗤笑,似想起什么,神情凌冽,“祖父,您可记得清州虎门将军沈耀。这几日我一直觉得在何处见过这个人,方才想起,这沈耀与乾栎似乎有什么联系。”

吕赧沉思,片刻才猛然惊醒,“沈耀虽任清州城守,原籍却是藁城泰县。这般说起,乾太妃的母籍似也出自藁城。对了,乾太妃外祖家的四房似有上门婿正姓沈。挚儿你说,乾太妃如果与这沈家表兄有染,此事一出于这朝堂之上便是惊天一震。”

“不如趁此次朱肆心悸之食,作下文章。”吕挚芊芊玉手轻轻敲着榻案,心中开始盘算起来。从而也没有敲出吕赧眼中赫赫野心。

楔子 太后朱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