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平生一跪

  正在百岸深陷入自我怀疑之时,洛明昙手里拿着几本书卷走了进来,直接将书扔给了还在发愣的百岸深。

“这些都是仙谷功法和心法,你实在无事可以修习。”

“……”原来洛明昙以为他是闲的无聊才要人陪么……

被洛明昙当成孩子哄的百岸深麻木的拿起一本看起来颇有些岁月的书,书页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大字:“仙灵”,惊得百岸深险些将书落进池子里。

“完整的仙灵诀?”仙灵诀就是仙谷最高的内功心法,也是洛明昙修习的心法。

“嗯”

“公子为什么要将仙灵诀给我?”百岸深早就知道完整的仙灵诀只有谷主和亲传弟子可以修习。

洛明昙坐在桌旁,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你既是我弟子,自然有资格修习仙灵诀。”

“弟子?”

“嗯,你的伤伤及经脉,只有仙灵池可以治愈。”

虽然洛明昙说的简单,百岸深还是一下就明白过来,洛明昙为了给他治伤所以不得不收他为徒,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进入仙灵殿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其中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原因,但是洛明昙能答应收徒,百岸深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想罢,百岸深突然双膝跪地,重重的给洛明昙磕了一个头。

“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虽然是为了完成任务,但是洛明昙一直待他不薄,所以百岸深这一拜也不全是做戏。

此时百岸深还不知道,他这一跪就牵扯出许多恩怨来。

洛明昙站起身来扶起百岸深,眼中有些许动容。

他与百岸深本无多少交集,就算是救百岸深也不过是随手为之。一直以来,洛明昙都将百岸深视作陌生人,可以说这一刻,他才真正的认可了百岸深。

【叮,洛明昙好感度上升10点,当前好感度16。】听到系统提示洛明昙好感度上升十点,百岸深竟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这么久了,洛明昙总算大方了一次。

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百大教主从来不知道讨好一个人原来这么难,直到遇到洛明昙,他才明白世间有一种人叫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个中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若是生在现代,百岸深就知道有一个词语可以形容洛明昙——高岭之花。

当洛明昙靠近的时候,百岸深再次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莫名的熟悉感袭来,让百岸深有些疑惑。洛明昙身上的香味和仙灵池池水的味道有几分相似,但是却又不同,到底是在哪里闻到过呢?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头晕。”百岸深收敛起神色,再看向洛明昙时又是一脸笑意,人畜无害的模样。

“既然休息好了,我们就开始吧。”

百岸深在仙灵殿留了半个月,身上的伤总算是全好了。自那日过后,洛明昙的好感度就没有涨过,不过对百岸深的态度却好了许多,至少没有那么疏离了。

依着洛明昙清冷的性子,有这一点变化已是难得了,百岸深也满足了。

疗伤之余百岸深会缠着洛明昙请教一些功法心法上的问题,洛明昙总是一一解答,这一点上面洛明昙从不缺耐心。

原本百岸深还只是为了培养师徒情分装装样子,但是在发现洛明昙给出不少独特见解后,也开始认真请教起来。

前世百岸深虽然武功极高,却是毁敌一千自损八百,最后落得个经脉尽断的下场。这也是魔教功法的特征:修炼起来一日千里,使用起来威力巨大,练成之后遗害无穷。

仙谷的功法讲究淳朴自然,讲究生生不息,正好弥补了魔功的缺陷。洛明昙的话让百岸深如醍醐灌顶,前世一些疑惑都得到解答,或许等他习透仙灵诀的精髓,可以改进神月功的缺陷。

有时百岸深也会问一些仙谷的秘辛,因为成了洛明昙的弟子,洛明昙也少有隐瞒,让百岸深更加愿意和洛明昙待在一起,少了几分逢场作戏,多了几分真心实意。

半个月后,洛明昙带着百岸深离开仙灵殿。

刚出殿门就见一道粉色的身影扑了过来,与百岸深抱了个满怀。

“璃心,你怎么来了?”

“百哥哥你没事了吧?对不起。”

担心了这么久,终于见到了完好无损好的百岸深,沈璃心笑着笑着就哭了。见状,百岸深赶紧安慰起沈璃心来,将一个温柔师兄的形象扮演的完美无缺。

正在百岸深和沈璃心说话间,慕北走了过来,将一封信交于洛明昙,洛明昙拆开信封看了几行眉头就皱了起来,在慕北出现后,百岸深就分出一丝余光注意洛明昙,见到洛明昙这模样也在暗暗猜测信的内容。

洛明昙合上信纸,对着百岸深说到:

“你先陪陪心儿吧,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担心你,明日再来见我。”

“是,师父。”

之后,洛明昙就向竹林走去,慕北一步不落的跟在洛明昙背后离开。

百岸深突然有些感叹,离开了仙灵殿,洛明昙最信任的人只会是慕北,哪怕自己成了他弟子,离他最近的还是慕北。

要想取得洛明昙信任,进而控制仙谷,慕北是最大的障碍。要想对付慕北,他能利用的除了自己,就是身边的沈璃心了,想到这里,百岸深突然抱住了沈璃心。

沈璃心被百岸深的动作吓了一跳,头埋在百岸深胸口,脸一下烧起来。

“百哥哥?”

“嗯?”

“你……你做什么啊?”

“只是有点想你了。”

百岸深松开沈璃心,瞥见沈璃心通红的脸,好笑的刮了刮她鼻子,牵着她向山下走去。

“走吧,小丫头。”

在路过竹林时,百岸深不由自主的偏头看了一眼,除了满眼的翠色,什么都看不见。

此时,竹阁之中,洛明昙坐在上首,手指一动,那张信纸就变成粉末飘下。

“查清是谁做的了?”

“天启”

“星辰没落后,齐家这两年真是越来越不知收敛了。”

“公子,这事要如何处理?”

“齐辛既然想做这武林盟主,那就随他,做到几时就看他的能耐了。”

“是,我立刻下去安排。”

“江湖还能平静多久呢……”洛明昙手掌覆上胸口还未痊愈的伤,思绪逐渐飘远。

漫山遍野的山花,山风吹过泛起层层花浪来,姹紫嫣红迷人眼。白衣的少女坐在草地上,将一双玉足泡在溪水中,时不时的晃动一下,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天真烂漫的模样。

“洛师兄,你爱我吗?”

“嗯?”洛明昙站在少女身边,风吹动青衣吹起发,带着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未及弱冠的少年已具有不凡的气度。

“洛师兄,你爱我吗?”少女拍掉身上的泥土,站到洛明昙面前,大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洛明昙,再次重复了方才的问题。

“清荷,师父让我继承仙谷,我不知道——”

就算不听,沈清荷也知道洛明昙要说什么,无语的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

“洛师兄既然不爱我就不该和我成亲,难道就因为娘让你娶我?”

“沈师叔没有逼我,是我自己愿意的。”

“可是你根本就不爱我!”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沈清荷深吸了一口气,背过身去,目光看向远方,声音变得疏离。

“本来天星师伯在世时就不同意这桩婚事,你那么听你师父的话娶我做什么?你走吧,娘那里我会去和她说的。”

“师父他只是——”

“不用多说了,我不会嫁给你的。”

说完这一句,沈清荷转身就走,泪水忍不住就落了下来,一边擦泪一边小声的抱怨。

“什么嘛,什么叫为了仙谷娶我,本小姐是嫁给你又不是嫁给仙谷。”

洛明昙站在原地,想要叫住沈清荷,却又找不到理由,只能任其走远,越来越远……

洛明昙捂住隐隐泛疼的胸口,任凭脑中的记忆沉寂,有些怅然的想着,若是当初他和清荷成亲,清荷就不会偷跑出谷,也没有后面这么多事了吧。

第15章抽丝蚕蛊

“璃心,为什么你没有随师父姓洛?”房间内,百岸深似是不经意的问到。

“这个啊,我也不太清楚,爹爹说是娘亲就姓沈,我随娘亲姓。”

“那沈伯母她……”

“我娘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我也没见过,听爹爹说娘亲也是仙谷弟子,还是爹爹的师妹。”

“原来如此。”百岸深的手指叩击着桌面,发出一串有节奏的声音。

“百哥哥,你在仙灵殿中待了这么多天,仙灵殿好玩吗?”

要说这仙谷之中沈璃心最好奇的地方就要数山腰上的仙灵殿了,那梦幻般的青色殿宇让沈璃心向往不已,可惜,洛明昙从来不让她进,加之仙灵殿守卫森严,就算是她想偷跑进去都不行,所以一直没有得偿所愿。

“不知道,我只是在仙灵殿一个宫殿停留过。”仙灵池是仙灵殿众多宫殿中的一个,当然也是极为重要的一个。

“好可惜,我要是能进去看看就好了。”沈璃心显得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她就高兴起来。

“现在有百哥哥陪着我,我也不用无聊的想看仙灵殿了。”说这话时,沈璃心的眼睛亮晶晶的,一副跟定百岸深的样子。

百岸深默默的扫过好感度七十的字样,面上浮现了然的笑容,在察觉门外的动静后,这份笑容变的越发明亮了。

慕南站在窗外,神色复杂的看着屋内相谈甚欢的两人。他不知道百岸深和沈璃心在暗室里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沈璃心变了。

自从沈璃心醒过来后,她的嘴边就没有停止提起过百岸深,竟然还为了百岸深绝食。就算是在洛明昙答应要救百岸深后,沈璃心也是天天提心吊胆,每日都要到仙灵殿外面看一看百岸深出来没有,平日里总是出现在她脸上的笑容更是消失无踪。

慕南每天都陪在沈璃心身边,不管他如何逗笑或是像以前那般嘲讽她,沈璃心都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唯一会问的问题就是百哥哥怎么样了?

看着日益沉默,越来越憔悴的沈璃心,慕南不知道以前那个古灵精怪无忧无虑的小师妹哪去了?

直到百岸深再次出现,沈璃心脸上才出现了笑容,那么开怀,那么动人,是慕南如何安慰都达不到的效果。

难道百岸深在她心中已经那般重要了吗?一个相识几个月的人?慕南突然觉得有些难过,自己和她从小相识到现在,竟然还比不上一个陌生人短短几个月,心性純善的慕南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

“百哥哥,你既然成了爹爹的弟子,以后就可以随意进入仙灵殿了,不如我们……”

“不行。”百岸深摸了摸沈璃心的头,拒绝的很干脆。

沈璃心吐吐舌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就是说说而已啦,我已经答应爹爹不会乱跑了。”

“你记得就好,免得公子把你关进小黑屋子里,还把你吊在屋梁上。”慕南一边恐吓沈璃心一边走了进来。

“臭慕南,你不吓人会死啊。”沈璃心白了慕南一眼。

“我可没有吓你,这次公子为了给你收拾烂摊子可是召回了所有长老,在仙灵殿中一谈就是半天,这才让众长老同意公子收徒,你要是再闯祸就死定了。”

“难道众长老不同意师父收徒吗?”百岸深还是才知道洛明昙为了收他为徒做了这么多,一时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若是在以前,他肯定会对这种作态嗤之以鼻,但是百岸深知道洛明昙和前世那些沽名钓誉的正道人士不同,洛明昙不邪恶但他也绝不属于同情心泛滥的人,他不会因为名声好听救人。

“当然啦,以前我想拜爹爹为师,那些老头都不同意,哼,真过分。”沈璃心气呼呼的说着。

沈璃心的师父就是慕北的师父天风老人,所以慕北虽然比沈璃心大了一辈还是称沈璃心的师妹。

天风和天星是师兄弟,两人关系极好,因而慕北从小和洛明昙的关系就好,就算后来做了洛明昙的护卫,洛明昙也从未把他当做护卫看待。

“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公子不能收徒。这些年谷中优秀弟子不少,但是没有一个能拜的公子为师,百师弟你是个例外。”

慕南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羡慕,洛明昙虽然性子冷了些,却是个好师父。不像自己那个老顽童师父,慕南几乎是被他整到大的,直到前两年那个老顽童游玩天下去了,慕南才逃出魔掌。

“是啊。”百岸深不知为何有些高兴,洛明昙没有收别人为徒,独独收了他。虽然他觉得洛明昙收徒之事有蹊跷,但是他总会弄清楚的。

“百哥哥,你说爹爹既然收了一个徒弟,以后还会不会再收徒弟?”

“不知道。”洛明昙的事除了慕北,还有谁有机会干预呢?

“哼,就算爹爹要收弟子也不准收女弟子。”沈璃心坐在窗台上,一双腿悬空的晃着。

“为什么?”慕南有些不明白沈璃心这个无礼要求。

“要是爹爹收女弟子,百哥哥不就有师妹了吗?我才不要,百哥哥是我的。”

“……”

闻言,慕南眼神一暗,表情却一副嫌弃。

“小丫头小小年纪说这话也不害臊。”

“我不管,以后谁敢跟我抢百哥哥,我就让爹爹把她赶走。”沈璃心虽然心性不坏,到底还是被洛明昙宠坏了,平时还好,一遇到在意的人或事就会变得骄纵。

百岸深看了沈璃心一眼,暗自叹了一口气,洛明昙这女儿好骗是好骗,但是同样不省心。自己惹出的事,动动嘴皮子,大哭一场就有人给她收拾烂摊子,确实很难让人产生好感。

不过在自身强大之前,百岸深从不会因为自身喜恶影响任务,所以对于沈璃心宣告主权的话,他只是笑了笑。

“谁也抢不走我的,除了心儿。”

没想到百岸深会这样回答,本来还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的沈璃心一下就变得面色通红起来。

【叮,沈璃心好感度上升5点,当前好感度75。】对于大把情话随手拈来的百岸深来说,沈璃心实在是太嫩了。

被秀了一把的慕南感觉自己的心已经麻木了,看向百岸深的目光不自觉多了几分敌意,如果不是百岸深,他还不会察觉到自己对小魔女有情意。

慕南如今已经十四岁,可以认清自己的心意。至于百岸深,虽然壳子只有十一岁,却是实打实的老怪物。在场最懵懂的要数沈璃心了,她比百岸深还要小上一岁,所谓的喜爱也不过是小女孩的独占欲。

百岸深若想她长久保持下去,还要费些心思。

又和沈璃心说了许久的话,还一起吃了晚饭,百岸深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百岸深住的院子名叫姹箫,算是一个比较诗意的名字。

院中种着几颗柳树,垂下的柳枝正好挡在窗前,被风一吹就晃动起来,敲打窗棂发出有节奏的声音,渐渐和百岸深手指叩击桌面的声音合到了一起。

此时百岸深正面对着窗子坐在桌边,脸上的表情被柳条垂下阴影覆盖,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在百岸深面前摆着那个那日从暗室中带出的黑匣子,当日仇问天交给他的三件物事正安静的躺在盒中。

敲击的声音还在继续,在这寂静的小院里显得有些阴森,看来百岸深陷入了艰难抉择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百岸深终于动了,他打开盒盖后,没有看教主令牌和星辰诀一眼,径直取出了白玉瓷瓶,那只装着抽丝蚕的蛊瓶。

百岸深握着白玉瓶,仔细的端详片刻,小巧的白玉瓶雕工细腻,用的玉也是上好的上阳软玉,若是挂在身上做吊饰也未尝不可。

百岸深将瓶塞旋转了一圈,使其松动。接着,百岸深割破手指,任由血液慢慢从瓶塞的缝隙渗入白玉瓶内。

因为白玉瓶只有拇指大小,不消片刻,百岸深的血液就充分填满了瓶内。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瓶口传出,像是什么动物在进食。

百岸深的血液让沉睡的抽丝蚕醒了过来。

等血液被吞噬了大部分,这时百岸深才敢打开瓶塞。凭借良好的目力终于将瓶中之物看真切,抽丝蚕蚕身乳白,比普通的吐丝蚕小了不少,其他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

百岸深又往瓶中送了一些血液,然后盖上瓶塞,将白玉瓶放回黑匣子,如此喂养七七四十九天抽丝蚕就可以为他所用了。

天色渐完,屋中没有点灯,百岸深的身影彻底隐进了黑暗里。藏好黑匣子后,百岸深走到窗边准备关窗休息,等看清窗外景象动作不由的就停了下来,他想起那一夜洛明昙站在院中赏月的模样。

今夜又是一个月圆夜。

第14章 平生一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