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逃出生天

  “公子”慕北轻轻唤了声,似是担心惊扰了洛明昙。

洛明昙的睫毛颤了颤,一双寒眸缓缓睁开来。一瞬间,被他看到的地方好似都结起霜来,带着一种冰冷的瑰丽。不过很快,洛明昙就收敛了情绪,那双漂亮的眼睛变得平静无波。

“怎么了?”许是很久没说话了,洛明昙声音有些嘶哑,给人一种特别的韵味。

“沈师妹私自去禁林了,而且没有回来。”

“谁带回来的消息?”

“慕南”

“带我去见他。”

洛明昙站起身来,率先向外走去,慕北赶紧跟在他身后。两人出现在竹阁时,慕南正在来回踱步,面色紧张,看来也知道这次桶大篓子了。

一见到洛明昙,慕南就跪了下去。

“公子,你快去救救沈师妹吧。”

“到底怎么回事?”

之后慕南就将他们在禁林遇到的变故告诉了洛明昙,当然关于百岸深和沈璃心一起失踪的事也没有隐瞒。

“不管怎样,先去把心儿带回来。”

让慕南留在竹阁等候,洛明昙和慕北两人运起轻功朝禁林赶去,因为两人速度都很快,一刻钟后就赶到了石屋外。

洛明昙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百岸深和沈璃心,沈璃心虽然昏睡着,却是没受什么伤,洛明昙放下心来,随即走到百岸深身边,为他查看伤势,越查看洛明昙的眉头皱的越紧。

百岸深中的暗器不是一般的暗器,此暗器名为风梭,有拇指大小,速度极快,外形像梭子一般。一旦被击中,风梭便会没入皮肉,留下一个血洞,让人血流不止,很难闭合。

若只是如此,倒还不是多麻烦,只要取出来便可,坏旧坏在这风梭刺入皮肉后,表面的细针就会像伞一般张开,形成一圈倒刺,牢牢的刺入肉里。

若是强行取出,足以让人血肉模糊,痛不欲生。这是很阴毒的暗器,仙谷使用的很少,没想到被百岸深撞上了,而且身上还有数十颗。

洛明昙有些担忧,百岸深已经失血过多了,现在又不方便帮他取出暗器,只得先稳住伤势,回竹阁再说。

洛明昙先喂了一颗药丸进百岸深的嘴里,又用布条给他缠住几处裂开的伤口。

此时天色渐亮,柔和的阳光洒在草地上,驱散草地上的雾气,带来温暖的感觉。百岸深的神识逐渐清醒,他偏过头,朦胧中窥见洛明昙的侧脸,一如第一次见面时他看见的模样。

不过此次洛明昙没有在下棋,他的目光是那么专注的落到自己身上,那双漂亮的手上捏着的也不是棋子,而是自己的手。

“这次洛明昙可找不到理由说是别人救的了……”百岸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现在了还有心情想这些,或许只要见到洛明昙,他就知道自己不会死。

感觉自己的神识再次模糊起来,百岸深突然伸手抓住洛明昙衣袖,当洛明昙诧异的看过来时,他虚弱的吐出了几个字:“不要丢下我。”

话落之后,百岸深就再次晕了过去,洛明昙沉默了片刻,慢慢抽回自己的衣袖。

“公子,如何?”方才那句话慕北也听见了,心里暗自将百岸深的危险性又提高了几成。

“伤势很重,再不取出暗器恐有性命之忧。”

“那我立刻将他送到许长老那里。”许长老乃是谷中除了百药子外医术最好的。

洛明昙目光落到百岸深脸上,想到方才他不安的眼神,终是不忍心。

“不用了,将他带回竹阁。”

离开的几人没有发现,在百岸深方才趟的地方的不远处,有一个巴掌大的黑匣子掩映在草丛中,那浓郁的黑色就算是在阳光下也不减分毫。

洛明昙刚回到竹阁,慕南就迎了上来。

“公子,师妹她……她没事吧?”

“心儿无事。”

心头的石头落地,这时慕南才注意到洛明昙抱着的百岸深,那满身的血吓了慕南一跳。

“百师弟他——”

“慕南,你先送沈师妹下去休息。”慕北将昏迷的沈璃心交给慕南,示意他先离开,然后进屋取摘除暗器的工具。

“哦……哦,好。”慕南知晓洛明昙要给百岸深治伤,立刻便带着沈璃心去了空房。

洛明昙没有浪费时间,将百岸深安置在另一间空房间后,就开始剪除他身上破碎的外袍。看见百岸深惨白的脸,又给他喂了一颗药丸,这药丸可以让百岸深陷入沉睡,减少他的痛苦。

随后,洛明昙花了半日的时间为百岸深取出周身的风梭,这是个精细的活,所幸洛明昙耐心十足。

最后一颗风梭离百岸深的心脏只有几毫米,洛明昙取的十分小心,他先是用薄如蝉翼的刀刃切开风梭附近的皮肤,然后将刀头伸入开口,避开经脉,一点点剥离倒刺上的肉,最后才用镊子将风梭夹出来。

取出了暗器,剩下的事就简单多了。洛明昙给百岸深上了药,这些药都是洛明昙亲自配置,外面万金难求的顶级伤药。

然后洛明昙用纱布将伤口包扎起来,不过因为伤口多且分散,等洛明昙处理完,百岸深整个人已经裹进纱布里。

到这里洛明昙的工作就完成了,接下来就看百岸深的恢复力了,但是洛明昙的眉头却没有舒缓下来,似乎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

慕北走到洛明昙的背后,等着洛明昙洗净手,然后将擦手的手巾递给他。

“公子,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百师弟这里我会吩咐人照看着。”

“心儿醒了吗?”

“还没有。”

“我去看看。”洛明昙说完就走出房间,朝着沈璃心休息的房间走去。

此时慕南正坐在床边,满怀担忧的看着沈璃心,嘴里还在小声说着什么,听到洛明昙进来就住了口,面色也泛起红来,一副被人看破心事的样子。

“弟子见过公子。”

“嗯”

洛明昙挥退慕南,走到床边坐下,侍女已经给沈璃心换了干净的衣服,虽然屋中燃着安神香,沈璃心睡得却不安稳,不知是做了什么噩梦。

洛明昙伸出手为沈璃心提了提被子,刚打算收回时却被沈璃心一把抓住,与此同时,沈璃心也睁开了眼,眼里满是惊惶,额头上也渗出细密的汗水来。

“百哥哥”

“他没事,正在休息。”洛明昙取过毛巾给沈璃心擦掉汗水。

等沈璃心看清面前之人时,一把扑进洛明昙怀里,大声的哭起来,好似压抑的情感一下得到了宣泄。

等候在屋外的慕南听到屋中的哭声,立刻走了进来,和他一起的还有慕北。两人进屋后就静静立在屋中,洛明昙不说话,两人也不敢说话,屋中于是只有沈璃心的哭声。

哭了一会儿,沈璃心也哭累了,再次睡了过去,这次要睡得安稳多了。洛明昙给沈璃心盖好被子,这才走出房间。

“公子,沈师妹她——”慕南刚想说什么,就被洛明昙的手势阻止了。

“所有事都等心儿醒了再说吧。”、

吩咐完慕南之后,洛明昙就回到了自己房间,折腾了一上午,他也有些乏了,不过如今他却是没有心思休息。慕北看见洛明昙坐在桌旁,神色忧愁,遂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公子,可是沈师妹有什么问题?”

闻言,洛明昙摇了摇头。

“心儿并未受伤。”

“那公子在担忧何事?”

“那名弟子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还要重。”

“他既然是仙谷弟子,就算无法痊愈,仙谷也可保他一世富贵,公子无需烦忧。”

明白慕北的意思,洛明昙却没有表态。

“等心儿醒了我会亲自问问她的,你先下去吧。”

等慕北离去之后,洛明昙回到了闭关室,不过这次他却没有练功。只见他走到寒玉床边,也不知道触到了什么机关,石墙上突然打开一扇暗门。洛明昙进入之后暗门就封闭了起来,外表再看不出分毫痕迹。

暗门之后是一条平坦的走廊,宽度可以允许两人并排走过上,两边廊壁上每隔一定距离就镶嵌着一颗夜明珠,用做照明。洛明昙径直穿过走廊,进入到一处宽阔的暗室,暗室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许多书架。

洛明昙走到一处书架前,取出架上一本厚实的书,先是用手巾掸去尘土,然后一点点翻阅起来。这暗室和仙灵殿是相通的,存放着许多机密典籍和仙谷的机关布置。

禁林在洛明昙接掌仙谷前就是禁地,据说以前是作为牢狱使用,如今已经荒废多年,所以洛明昙一直没在意,但是这次百岸深的伤却让他起了疑惑。

一处废弃的牢狱怎么还保留了那么精密的机关,九阵是仙谷的镇谷之密,虽然万花阵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但是也不该用于一处废地,何况是洛明昙毫无所知的情况。

洛明昙一页页的寻找着,终于找到了禁林的布置。根据记载,在人手撤走之后,出于安全考虑,谷主要求保留所有阵法,其中就包括了九阵之一的万花阵。

禁林的阵法是上任谷主,也就是洛明昙的师父天星下令留下的,这解释了沈璃心三人遇到的变故,但是洛明昙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当初禁林的牢狱用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将人撤走?

第十章 逃出生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