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濒死之局

  直到进了屋,百岸深才放开沈璃心,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

“好险”沈璃心拍了拍胸脯,随后有些疑惑的看向百岸深。

“百哥哥,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

看着沈璃心一脸好奇,慕南再次嗤笑一声。

“笨”

“慕南,你再说一遍!”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百岸深不得不出口打断。

“璃心,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做什么?”

“百哥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禁林”说这话时,沈璃心声音压得很低。

“这禁林在何处?我怎么没听过?”

“仙灵殿后山。”

闻言,百岸深立刻摇头。

“不行,慕北师兄说了仙灵殿是禁地,弟子不能踏入。”

“去嘛百哥哥,我们又不是进殿,只是去后山。而且我们偷偷去,不会被发现的。”沈璃心拉着百岸深的衣袖晃了晃,使用她惯用的撒娇招数。

从百岸深的私心来说,他对仙谷的禁地是很感兴趣的,但是如今他武功低微,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冒然行动恐有性命之危。

“璃心,既然慕北师兄不能去总有道理的,万一被公子知道了——”

“爹爹正在闭关,慕北师兄守着爹爹,我们不会被发现的。”

“璃心,听话。”百岸深从来不喜欢别人违背他的话,沈璃心的拒绝已经让他有些不快。

以前百岸深在沈璃心面前扮演的都是温柔师兄的角色,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对沈璃心露出不悦的表情,沈璃心委屈的眼睛都红了。

“哼,不去就不去,我跟慕南去。”沈璃心抹了一把眼睛,扯过慕南转身就走。

“慕南,我们走。”

慕南看了百岸深一眼,什么都没说,跟着沈璃心走了。

目送两人的背影,百岸深手指敲击着桌面,发出有规律的声音,权衡再三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他想着既然拦不住沈璃心,若是沈璃心真出了什么事,洛明昙一定会查到他头上,如此倒不如跟去看看,至少还可以随即应变一二。

“真是拿你没办法,走吧。”百岸深追上沈璃心,状似宠溺的叹了一声。

“嘻嘻,我就知道百哥哥会答应的。”沈璃心欢喜的环上百岸深的手臂,发出一串银铃似得笑声,像是得到糖的孩子。

“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要小声的。”慕南翻了一个白眼,忽略心底的酸楚。

“本小姐就高兴,要你管。”

三人避开巡逻的弟子,沿着一条沈璃心之前偶然发现的小道朝着仙灵殿走去,然后绕过仙灵殿进去后山。

后山长着一整片的松林,密密麻麻的立着,所以称作禁林。

幸亏今晚的月亮足够明亮,三人还可借着枝桠间透过的微弱光芒摸索前进,否者怕是要爬行了。沈璃心毕竟是小女孩,虽然之前吵着要来,但是一见到这种环境,就吓的整个人贴在百岸深身上。

瞥见沈璃心的模样,慕南突然凑到沈璃心耳边怪叫一声,只吓的沈璃心跳了起来。

“慕南你这个混蛋,你做什么?”

“要是害怕就回去,我不会笑你的。”

“我……我才没有害怕,我不会回去的。”

三人于是继续前行,百岸深一只手揽着沈璃心,另一手中捏着一根木棍,这是他从树上折来的,勉强当做拐杖使用。

半个时辰后……

虽然走了半个时辰,但是四周的环境一点都没有变化,一眼望去全是黑漆漆的树干,这种结果让人十分泄气。

“师妹,这里好难走啊,我们回去吧。”慕南扶着树干,抬起衣袖擦掉额头的汗,不停的喘着气。

因为山路坎坷,才走了这么会儿,他便觉得脚酸痛起来。反观百岸深,虽然也出了不少汗,但是气息却没乱。

“真没用,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沈璃心脸蛋热的红扑扑的,但是有百岸深扶着,她倒不是特别累。

三人又走了一刻钟,终于走出了松林,入目是一片宽阔的浅草地。没有松树枝桠的遮挡,三人可以轻易的看见草地上的一切。

在草地中央,伫立着一间石屋,待三人走进才发现这屋子已经荒废的有些岁月了。墙面上攀着藤蔓,屋顶也是破破烂烂的,推开门,灰尘铺面而来,将三人搞得灰头土脸的。

“什么嘛这是,什么都没有。”沈璃心捏着鼻子,嫌弃的环顾四周,除了那些已经腐朽的家具,还真是什么都没有。

“就这样一个地方,长老们还当做宝贝藏着,害我脚都走废了,真是失望。”慕南扯掉身上的蛛网,有些生气踢了踢脚边的木床。

这一踢不要紧,只听一声咔擦声响起,那木床便寿终正寝似得整个塌掉了。

“这是……”在木床塌掉的地方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一排开凿出的楼梯延伸进洞口,不知通往何处。

“哇,这里竟然有一个地道,我就知道这里没那么简单。”沈璃心跑到洞口边向里张望,却被百岸深一把拽了回去。

“我们回去吧,这地道不像善地,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百哥哥,我们都走到这里了,不进去看看太可惜了,是吧,慕南。”

接到沈璃心恐吓的目光,慕南讪笑着开了口。

“那个师妹啊,我觉得百师弟说的对,这地道里万一有什么危险……而且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下面有什么,你们要是不去,就在这里等着我,我自己下去。”说完,沈璃心卷起裙边,作势就要下地道。

“等等”

百岸深深深的看了一眼沈璃心,摇了摇头,这妮子也是一个不省心的主儿。随后走到地道口,往里面抛了一块石子,听回声并不深。

“好吧,我们下地道去看看,但是一会不管还有其他什么地方,我们都必须要回来。”

“一言为定。”这次沈璃心倒是答应的很干脆。

百岸深从衣襟里拿出火折子,然后找些杂物做了一个火把,方才在林中怕被山下人看见不敢用,这里却是没了顾忌。

三人举着火把走进地道,因为常年的潮湿,地道中滋生不少青苔,所以三人走的很小心,一时谁都没说话,倒有种心惊肉跳的气氛。

地道果然不长,不一会儿,三人就走到了底端,那是一间不大的石室,空无一物,四周也没有什么门,就像只是主人挖的地窖一般。

“怎么又是这样?”沈璃心取过百岸深手中的火把,绕着石室走了一圈,期待像先前发现地道一般发现什么暗门。

久寻无果后,沈璃心有些泄气,在此期间,百岸深一直小心的戒备着,自从踏入这石室,他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璃心,我们该回去了。”

“好吧,我们走吧。”

沈璃心举着火把朝百岸深走去,走到一半时,沈璃心的脚下响起一声轻微的按动声,就像是什么机关被启动了一般,百岸深还来不及反应,沈璃心脚下突然一空,连人带火把落了下去。

百岸深迅速反应,跟着沈璃心跳进了洞口,随后地板迅速合拢,留下目瞪口呆的慕南面对着空无一人的石室。

百岸深之所以这么做有自己的考量,现在的沈璃心对他有大用,绝对不能死,他可没忘,洛明昙同意他留在仙谷时说的可是因为沈璃心的求情,洛明昙既然这么在意沈璃心,他冒一点险也是值得。

【叮,沈璃心好感度上升10点,当前好感度70。】“百哥哥,你没事吧?”沈璃心紧张的看着百岸深,方才落地之时,百岸深紧紧将她护在怀里,她没受什么伤,百岸深却是摔的不轻。

“我没事,不用担心。”百岸深摸着被压断的肋骨,倒吸了一口气,勉强的朝着沈璃心笑了笑。也亏得这落下的地方不高,否则他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这次还是太莽撞了。

百岸深不安慰还好,一安慰沈璃心就愧疚的想哭,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百哥哥也不会受伤,还被困在这里,一切都是她的错。

不过百岸深这样不惜性命的保护也让沈璃心感动之余悄悄在心埋下一颗名为爱的种子,那高达70的好感度便是证据。

“小心”

余光瞥到一点冷光,百岸深抱住沈璃心就地一滚,避开墙上射来的暗器。这一动就像是牵动了什么开关,无数闪着冷光的暗器从四面八方朝着两人射来,密密麻麻的只是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沈璃心吓得脸色都白了,手指紧紧抓着百岸深的手臂。

“对不起,百哥哥,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

“不要说话。”

百岸深全部心神都放在飞来的暗器上,暗暗分析避开的路线,在暗器相距两米时,百岸深一把抱住沈璃心,施展画影步法。

快的只看得见虚影的步法在无数枚暗器中穿梭,只听见一声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那是暗器刺入墙壁和地面的声音。

虽然避开了大部分暗器,百岸深的身上还是留下了数十枚,若不是有意避开要害之处,现在的百岸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就算如此,他现在的状况也并不好。

赤红的鲜血打湿衣服,在地上留下一道印记。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失血过多,百岸深的脸色越来越白,最后连嘴唇都失了血色。

沈璃心扶着百岸深,已经忘记了哭泣,只能不停给百岸深擦着冷汗。一直被洛明昙护的好好的沈璃心,从来不知道后悔为何物,但是这一刻她却是懂了。

□□并没有就此停止,一声碰撞声在两人耳边响起,两人的脚下如同先前一般空了,这次百岸深早有准备,在石板被抽走的瞬间,撑着重伤的身体,运起画影,硬生生带着沈璃心落在了另一个地方。

似乎是上天在嘲笑百岸深的挣扎,在百岸深移开的瞬间,整件石室的地板竟然都消失了,百岸深只得不甘心的带着沈璃心落了下去,在陷入昏迷的瞬间,百岸深只来得及低咒一声。

第八章 濒死之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