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慕北此人

  正在百岸深沉思之际,屋外突然传出一声轻微的响动,像是门扉被推开的声音,百岸深本就耳力极佳,加上四周安静非常,所以听得异常清楚。

只见一道黑影飘过,百岸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窗边,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这是他前世修习的步伐——画影。

画影是他现在这具毫无内力的身体唯一能修炼的东西,借着上个月的养伤的时间,他便将其修炼了起来,虽然没有前世的效果,但也够用了。

透过窗棂的缝隙,百岸深窥见一道人影背对他立在院中,明亮的月光照在那人身上,像是要羽化而去,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在百岸深的记忆中,能有这般出尘气质的,只有洛明昙一人。

知晓是洛明昙之后,百岸深便不在掩饰自己的声响,推开门走了出去。

洛明昙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只是一想便明白了来者的身份,对方也没有掩饰的意思,走到自己身旁便停住了,似乎是真的来赏月一般,只是碰巧遇见了自己。

洛明昙的目光始终落在高空的明月上,没有因为百岸深的到来而移开,也没有交谈的意思,百岸深也没有冒然打破这难得的静谧,仰头看着高空,不知道是在赏月,还是想些什么。

夜风轻抚过林梢,带来些微的凉意,心底的烦躁好似也在这风中一散而空,百岸深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这般心无杂念是什么时候了,毕竟神月教可不像仙谷这般与世无争的地界。

想到仙谷,百岸深不由自主偏头看向洛明昙,月亮恰在这时隐进了云层里,两人的身影被夜色笼罩,模模糊糊看不真切。若是以往面对这种情况,百岸深便会戒备起来,以防止无处不在的暗杀。

如今他却觉得没有来的安心,不知道是因为这夜色太美,还是人太独特。

“可是睡不着?”

清冷的声音响起,让百岸深瞬间回神,这时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又在洛明昙面前走神了,于是赶忙回答到:“是啊,想起一些事情。”

“过去的事便让他过去吧,执着于回忆并无益处。”洛明昙手指摩挲着一片竹叶,了无情绪。

“弟子明白,多谢公子。”

虽然嘴上说着放下,百岸深的心里却是不这般想,被自己最宠爱的女人和最信任的属下背叛,还断送了神月教,叫他如何甘心。

洛明昙只是看见百岸深眼中那一抹深色就知晓对方必是没有听进劝告,也不再多言。

世事万般,皆有因果,强加干预,反而不美。

“弟子观公子血气不足,可是身体不妥?”

“你也懂医术?”

“不懂,只是看过一些岐黄书卷。”

“如今你已经是仙谷的弟子,若是想学可以自己去藏书阁。”

“多谢公子,那公子的身体……”百岸深语气迟疑,脸上也适时露出几分关切。

“不过是与人交手受了伤,已经无大碍了。”

闻言,百岸深心底暗称,洛明昙如今的武功与自己前世只在伯仲之间,甚至更甚。也不知洛明昙怎么修炼的,百岸深只能将其归结到洛明昙恐怖的天赋上,之前就听慕南偶然提起过,洛明昙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倒不是说洛明昙是无敌的,保不准那个深山里隐居的老头跳出来,洛明昙就不是对手,只是那般人物实在少见,而且几乎不出世,就同时代的对手而言,洛明昙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刑休为了对付自己不仅收买了凉素衣还勾结武林正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凭一己之力伤了洛明昙?

依靠原主那有限且不完整的记忆当然是找不出答案的,所以百岸深只得将这个问题放在了一边,转而将重心放在刷洛明昙好感度上。

“那便好,公子对弟子有救命之恩,弟子当竭尽全力修炼,定不负公子所望。”

“……”

虽然百岸深给洛明昙一种不善的感觉,但是对方只是一个小小少年,洛明昙也不愿为难对方,此时见对方表明忠心,也缓和了面色。

之后气氛再次沉默下来,两人并肩站在院落之中,各有心事,直到晨曦时分才各自回房。

虽然一夜没睡,第二日一早,百岸深还是早早起了床,没想到有人起的比他更早。

百岸深刚整理完自己就见一位粉红衣衫的小女孩奔了进来,嘴里叫着百哥哥,在这仙谷中能有这般打扮和活力的也只有洛明昙捧在手心的那位小主沈璃心了。

“璃心,你怎么来了?”

“百哥哥,我听慕南说你昨天晕倒了。”说这话时,沈璃心抓着百岸深的手臂,大眼睛里盛满担忧。

“我只是太累了,没事的,不要担心。”

“真的吗?”沈璃心似是有些不相信,将小女孩的善良表现的淋漓尽致。

本来听到沈璃心说这一句时,百岸深是想肯定的,但是沈璃心的下句话却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们还是去找爹爹看看吧。”

“也好,我也想见见洛公子。”

百岸深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经过昨晚的梦境后,他越发迫切想要快点完成任务,洛明昙是他必须争取到的助力。

既然打定主意要刷洛明昙的好感度,他当然不会放过一切见洛明昙的机会。

听百岸深说想见洛明昙,沈璃心也不疑有他,立刻就带着百岸深朝洛明昙的居处走去。

此时,洛明昙正盘坐在木榻上调息,一股股浑厚的内力依照仙谷心法的套路在洛明昙体内流淌,帮助他修复那些暗伤。

只是不一会儿,他便收了手势,右手覆在心脏的位置,脸色泛白,眉头微蹙。

恰在这时慕北推开门走了进来,见洛明昙这个模样,赶紧放下了手中的药碗,坐到洛明昙的背后,内力透过手掌传出洛明昙的背心。

在慕北动作的一刹那,洛明昙便感觉到了,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慕北,你忘了我的话了吗?”

“公子,我只是——”

洛明昙担心慕北被内力反噬,也不敢震开的,只是声音越发冷了。

“收手”

“可是——”

“收手,立刻,咳咳……”

不知是牵动了哪里,洛明昙突然痛苦的咳嗽起来,见状,慕北赶紧扶住洛明昙,将一杯水喂到洛明昙唇边。

“我无事,放开吧。”虽然慕北深得他信任,洛明昙还是不喜与人太过接近,这一点连沈璃心都没有特权。

慕北依言放开洛明昙,退到一边,除了方才脸上出现一丝担忧外,其他时候都是面无表情。

对此,慕南就常常抱怨,不知道是公子影响了自家大哥,还是大哥影响了公子,怎么两个人都是一副别人欠他八百万的表情,还自带制冷功能。

“你的内力是你辛苦练的,怎能浪费来给我疗伤?”

“只要能帮到公子就不算浪费。”

“我这伤不是一朝一夕能好,就是借着你的内力也短不了多久,得不偿失。”

“我的内力是为公子练的,哪怕是帮公子减轻一点痛苦,都是值得的。”

闻此洛明昙已经不知道该说慕北是忠心还是死心眼了,相处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对方的固执,当下就打算不谈论此事。

“调查的如何了?”

虽然洛明昙没有指明调查的是什么事,慕北还是立刻就明白过来。

“消息已经送了过来。”

“取来我看看。”

“公子还是先喝药吧,文书可以随后再看。”慕北指着方才端进来的药碗,看来他也知道方才洛明昙是在转移话题。

“这是我找百药子配置的疗伤药,可以帮公子更快恢复,公子既然自己不愿意自己配置,就喝这个吧。”

洛明昙无语扶额,百药子居无定所,有时自己要联系他都不容易,也不知道慕北是怎么把人抓住的并且逼人把药配了出来。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怕是要调养几年,这些药材效果不大。”

“公子若是不愿意喝药,那请允许我用内力为公子疗伤。”

“……”

连百药子这个老顽童都拿慕北没办法,洛明昙干脆放弃了这无意义的争论,端起药碗将药喝了。见状,慕北那僵硬的脸庞总算缓和了些。

在两人说话间,百岸深和沈璃心已经到了屋外,透过打开的窗子正好将先前一幕收入眼底,沈璃心似是已经习惯了,只是撇撇嘴,百岸深却觉得十分惊诧。

因着洛明昙对慕北的信任,所以才会容忍对方的固执,这点百岸深可以理解,他不能理解的是慕北对洛明昙的态度。

百岸深早看出洛明昙受的伤只能靠内力恢复,至少要耗时几年,缩短的几个月相比几年来说确实微不足道,洛明昙身处仙谷,大可安心养伤,慕北为何要那般坚持?就像是担心有人趁洛明昙内力不足加害于他似的。

第七章 慕北此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